番外三 宋如月的日記

我好難過。

蒹葭回來了,但她已經不是曾經那個蒹葭。

她變得冰冷無情。

就連我跟她說話,她都不願意理睬。

我可是她的娘親啊。

可憐的閨女,這些年在外面到底經歷了什麼,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呢?

我不敢問,不敢揭開她的傷疤。

老爺說了,就讓這件事過去吧,不要再提,不要再問,就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是啊,就讓它過去吧。

回來了就好了,一家人團聚,比什麼都好。

可是,我真的好難過,好悲傷啊。

我宋如月天生麗質,心地善良,貌美如花,一輩子都沒有做過壞事,為何就這般厄運連連呢?

大女兒被人擄走,二女兒生來患病,隨時都會離我而去。

嗚嗚……

這一天,老爺提起了蒹葭的婚事。

我雖然不舍,但也知道,這個時候的蒹葭,是需要人陪伴,需要一個可以讓她重新活過來的人的。

Advertising

所以,我答應了。

但可恨的是,成國府竟然悔婚了。

我明明對府裡的丫鬟嬤嬤們千叮萬囑過,不讓她們議論蒹葭,更不讓她們把蒹葭的事情傳出去的,到底是誰,到底是哪個多嘴的到處亂傳的?

竟然說我家蒹葭是個傻子?

可惡!

老娘的肺要氣炸了!老娘要拿著菜刀,去砍死成國府所有的卑鄙小人!

嗚嗚,我可憐的蒹葭……

二爺他們突然又說,成國府願意把一個庶子入贅過來。

我呸!

庶子?而且還是一個母親出身低微,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庶子?

絕不可能!

我秦府可是有爵位在身!

我蒹葭可是秦家的大小姐!

我家閨女可是貌美如花,美若天仙!

區區一個卑微的庶子,有何資格?

Advertising

我不答應!

可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當我去詢問蒹葭的意見時,她竟然沒有反對。

我可憐的閨女,竟然默允了。

她是怕自己的名聲已壞,嫁不出去了嗎?

嗚嗚嗚嗚……

該死的成國府,我宋如月跟他們勢不兩立!

婚事辦的很簡陋。

對方甚至只來了幾個人,冷清的令人發指。

我感受到了深深的恥辱!

當我第一眼看到那個庶子時,我橫眉冷對,為我家閨女感到不值。

回到房間後,我哭了。

我可憐的蒹葭啊……

不過那小子,長的倒是不錯,看起來文質彬彬,底下的丫鬟們都在議論,覺得那小子應該是個好人。

哼,他最好是個好人,最好對蒹葭好。

不然,老娘一掃把把他掃地出門!

Advertising

哎,蒹葭好像還是沒有任何變化。

那小子倒也老實,沒有做出什麼讓人厭煩的事情,規規矩矩,倒也順眼。

希望他不是裝的。

聽微墨和小百靈說,他的文采很好。

微墨甚至說,他肯定可以中舉人。

第一次見微墨這般誇人,而且還是誇一個還未見面的男子。

我有些好奇。

回門那天,我心裡很煩躁,很想跟著一起去看看成國府那些人的嘴臉,可是按照規矩,我卻不能去。

等他們回來後,聽說了蒹葭在成國府的遭遇,我的胸要氣炸了!

不過,聽說那小子竟然當著成國府洛延年和王氏的面,挺身而出,幫蒹葭擋住了茶水,而說話還很強硬,差點把那王氏給氣死?

嗯,不錯。

不過想到他卑微的身份,我依舊煩躁。

那一天,我決定試試他是否真如微墨所說,很有才華。

我給他出了兩個題目。

結果,嗯,不錯。

Advertising

“秦府有佳人,絕世而獨立……”

“雲想衣裳花想容……”

呵,這麼明目張膽地拍我馬屁,看來也不是個老實人兒。

我得幫蒹葭看緊他了。

人家都說,男人一旦有了才華,就如沒有韁繩的野馬,到處狂奔和交配。

我要讓他明白,他就算再有才華,也只是我秦府的一個贅婿!

他休想到處狂奔和交配!

嘿,那小子還真給我長臉。

“梅須遜雪三分白……”

“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

哈哈,不錯,不錯。

看著那幾個貴婦人滿臉震驚的模樣,是真的爽啊、

我秦府豈是你們能嘲笑的?

我宋如月的眼光,又豈是你們能比的?

我隨隨便便招個贅婿,就是一個才華橫溢的大才子,你們算哪根蔥,竟然還嘲笑,哼!

那小子不錯,給他加雞腿。

是個讀書的料子,要是以後真考上舉人,哼,我倒是不介意對他好一點。

哈哈哈哈,我宋如月又出名了!

月墨!

哈哈哈哈!

那小子倒是挺會巴結人,寫的詩詞竟然把我的名字也加上去了。

哼,別以為這樣,我就能讓你姐妹通吃!

明明是我家蒹葭的贅婿,卻跟我家微墨勾勾搭搭,鬼鬼祟祟,想干什麼?想一鍋端?

做夢!

哎,微墨好像挺喜歡那小子的。

聽珠兒說,每次只要那小子去見微墨,微墨就會很開心,而且不再咳嗽了。

老爺也嘆氣說,我們是不是嫁錯女兒了?

不,我們怎麼會錯呢?

明明是那小子的錯!

微墨從未出過門,從未見過其他男子,單純的像是白紙一樣,肯定是被那小子的花言巧語給騙了。

微墨從未出過門,從未見過其他男子,單純的像是白紙一樣,肯定是被那小子的花言巧語給騙了。

我要好好教訓一下那小子,讓他不敢再痴想妄想。

哎。

珠兒說,那幾日微墨又咳嗽了,而且咳血了。

大夫說……

不,我不能失去微墨!

我可憐的微墨,嗚嗚……

算了,微墨的病重要。

我讓珠兒去告訴那小子,讓那小子經常去陪陪微墨,但絕不能做出越禮的事情。

姐夫和小姨子,整天混在一起……

哎,我好苦惱啊。

還好,蒹葭根本就不在乎那個小子。

啊!

天殺的成國府和王家宋家,竟然誣蔑我們,要置我們秦家於死地!

還好,我家微墨運籌帷幄,讓我們秦家反敗為勝!

嗯?

老爺竟然說,這都是那小子的功勞。

我連忙去問微墨。

嘖嘖,的確是那小子,不錯,不錯。

不過……

哼,那小子這般有心機,我可要幫蒹葭和微墨看好了!

嗯?到底是幫蒹葭看呢?還是幫微墨看?

啊啊啊,好可怕!

長公主竟然帶著兵來府裡了,竟然還要拜那小子為師,竟然還送給了他一柄鎮國寶劍!

我的天啊,那小子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厲害了?

這是要上天啊!

嗚嗚,我就是多說了一句話,那小子就瞪我。

可惡,我不怕他!我不怕他!

今天那小子又瞪我了,微墨為他辯解,說他只是看了我一眼。

哼,他就是瞪我!他就是瞪我!

嗚嗚!卑微可憐的小如月,真的不怕他啊!

哈哈哈哈……

那小子果然沒有辜負我的雞湯和諄諄教導,竟然考上了舉人,而且還考了第一名,解元!

哈哈哈哈哈哈……

我宋如月,我秦家,終於揚眉吐氣了!

我宋如月的眼光,天下第一!

我就說嘛,我就早就說了,那小子一看就是個人中龍鳳,一定會考中狀元的!

這全是我的功勞!

是我每天給他熬雞湯,是我給他買書,是我讓大家都不要打擾他,是我每次的嚴厲教導,是我身為岳母大人的威嚴,才讓考中的。

哈哈。

秦家有我聰明伶俐貌美如花的小如月,這是要上天啊!

哎,這一天終於還是來了。

蒹葭說,要休了他。

我知道,大家都知道,蒹葭是為了微墨。

罷了。

既然蒹葭不喜歡他,剛好微墨又不能沒有他,那就這樣吧。

只是可憐的蒹葭,又成了孤家寡人。

希望那小子不要辜負微墨,更不要心裡怨恨蒹葭。

蒹葭是為了成全他與微墨啊。

嗚嗚,我可憐的小蒹葭……

哎,要離開莫城了。

好舍不得,好難過啊,嗚嗚嗚……

耶!京都好美!京都好繁華!我愛京都!

不行!

那小子那麼有才華有本事,京都又有那麼多富家千金,官宦大小姐,我一定幫微墨看好了!

哼,舉人又如何?解元又如何?贅婿就是贅婿,你休想離開!

你要是敢走,哼,我就死給你看!

我小如月可是不怕你的!

對了,還有川兒,川兒可是強大的武者!

那小子要是敢拋棄我們秦家,老娘就讓川兒一拳打爆他的腦袋!

這段時間發生了很多事情。

我沒有心情再寫了。

我可憐的朗兒,嗚嗚嗚……

那該死的小皇帝,竟然被人殺死了,活該!

啊,長公主竟然登基了!

女人做了皇帝!

我的天啊,太可怕了!

哎,我們秦府已經上了長公主的船,已經下不來了。

罷了,就讓那小子去折騰去吧。

他那麼厲害,只能把秦府的命運,都交給他了。

長公主大婚,對方竟然是楚公子。

哈哈,楚公子可是我的救命恩人,聽說與我家青舟的關系也很好。

我們秦家穩了!

哈哈哈哈!大消息!大消息啊!

我家賢婿竟然連中三元,考中了狀元!

狀元郎啊!

哈哈哈哈哈哈……

我幸福的暈倒了……

哼,那小子竟然不來感謝我!

我小如月功不可沒,沒有我的辛苦,哪裡有他的狀元?

算了算了,自家人,就不跟他計較了。

啊!天啊!

休書竟然是假的,那小子與蒹葭竟然……

嗚嗚!

我秦家的兩閨女,竟然都進了他的碗裡……

可是他竟然還敢瞪我!

可惡,老虎不發威,你當我小如月是病貓嗎?

等川兒和老爺回來,我要讓他們好好教訓教訓你,讓你知道,就算是你狀元,也別想為所欲為,我家川兒可是武者!

一拳可以把你的腦袋打爆!

“娘親,我一拳下去,我的腦袋就爆了……青舟他,已是天下無敵……”

啊!武王!

啊!北境王!

那小子竟然是北境王?

那小子竟然是天下無敵的楚公子?

天啊!

卑微可憐的小如月,竟然被他耍的團團轉,竟然被騙了那麼久!

可惡!當初人家一口一個楚公子,一口一個恩人,還當著他的面前激動地說崇拜北境王……

啊!好羞恥!好丟臉啊!

我不要活了,嗚嗚嗚嗚……

“卑微可憐的小如月,永遠都不會原諒那個小混蛋!”

“哼!除非他道歉!”

(本章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