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聞言,韓衝更不樂意了;“擦,什麼王一山李一山,很牛逼嗎?爺壓根兒就沒聽過,少在勞資面前大蔥插鼻子裝大像,趁小爺沒發火之前趕緊滾。”

聽見韓衝這話,在場的人皆是一怒。

李克陰沉的說道;“敢羞辱我老師,不管你是誰本公子今天都要你付出代價。”

王一山的老臉上也是閃過一抹冷光,在這江東之地賭石界竟然還有人不知道他王一山。

“小子,你們大膽,趕緊給王大師道歉。”

“兩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敢得罪王大師,你們闖大禍了!”

韓衝一臉不屑,他掏了掏耳朵對著陳玄說道;“陳玄,這主人都還沒說話,我怎麼感覺有一群狗在亂叫啊,你聽見了嗎?”

陳玄心裡一樂,老老實實的點了點頭;“聽見了!”

“哼,兩個無知的小輩,今日我王一山便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大師不可辱。”王一山冷哼一聲,一派高人風範的說道;“別說我欺負你們,今日此地原石遍地,只要你們能從其中任意一塊原石裡面解出翡翠就算本大師輸了,反正,你們若沒有成功,必須跪下來給本大師道歉。”

“呵呵,以這兩個不知死活的門外漢想贏王大師,簡直痴人說夢,他們輸定了!”王一山身後的人一臉冷笑。

韓衝翻了翻白眼,說道;“老東西,那萬一我們贏了呢?”

“哼,你們要是贏了,本大師不僅既往不咎,而且我這裡還有一張五百萬的支票,你們大可拿去。”

聞言,陳玄眼睛一亮,一把就握住了王一山的手;“成交!”

見到陳玄就這麼輕易的答應了,韓衝有些急了,他急忙把陳玄拉過來說道;“我 靠,你小子咋這麼輕易就答應了,這老家伙其實還是有些實力的,萬一咱們輸了難不成真給他跪下嗎?”

對於王一山的名字,韓衝其實是聽過的,也知道對方是什麼人,在江東之地賭石界地位頗高,和這種大師級人物定下賭約,而且還是在對方引以為傲的領域,怎麼看都是輸。

“怕啥,不就是一個老頭嗎?”陳玄沒想那麼多,輸了就輸了唄,大不了直接跑了,要干仗也可以,陳玄可不怕,最主要是他看上了那老頭手裡的五百萬,這要是贏過來小金庫又有著落了。

Advertising

韓衝苦笑一聲;“你小子可別害我,你真有把握嗎?”

“哼,怎麼,莫非你們是怕了嗎?”見到陳玄和韓衝兩人沒動靜,李克一臉嘲諷的說道。

王一山一臉冷傲,說道;“年輕人,如果你們不想賭也可以,不過你們必須給老夫跪下道歉,不然別怪老夫讓你們走不出這賭石行。”

聞言,韓衝火爆脾氣上來了;“靠,老家伙,賭就賭,你當小爺怕你是不是?”

聽見韓衝這話,王一山身後的人都笑了,他們知道,接下來這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毛頭小子絕對會死的很難看。

“呵呵,既然你們想自取其辱那本公子就成全你們。”李克冷笑道;“不過既然是賭約沒有觀眾怎麼行,你們去把消息散開,今天我要讓所有人都看看這兩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是怎麼被老師踩在腳下的。”

看到這裡,韓衝心裡有些發虛,他韓大少一世英名可別在這裡給毀了!

“誰踩誰還不一定了。”陳玄一臉自信,他對著王一山說道;“老頭,咱也別廢心思到處去找了,就拿我身邊這塊原石做賭注如何?”

王一山看了看那塊標價三百萬的原石,他冷笑道;“你的意思是這塊原石能解出翡翠?”

陳玄淡淡道;“如果你耳朵沒聾的話我確實就是這個意思。”

王一山一臉冰冷,他嘲諷說道;“好,就拿這塊原石做賭注,若你能解出翡翠來,本大師必定把五百萬支票雙手奉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