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你就不怕虧本?”

韓衝滿不在乎的說道;“我相信你小子,更何況賭石這個行當即便那些一流的行家都會看走眼,虧了就虧了唄。”

旋即兩人在整個賭石行逛了起來,不停的觀看著那些已經標好了價格的原石,在這些原石上面,陳玄也感覺到了和自己體內相同的力量,不過這些力量都太弱小了,有的原石裡面甚至只有那麼一絲微弱的力量。

對於這些原石,陳玄自然是沒什麼興趣,除非是原石裡面存在的力量足夠強大,甚至更強大,那麼陳玄才會下手。

上次在玉石市場陳玄正是感覺到了那塊原石裡面存在著渾厚的力量,所以才會成功。

一路走去,很多人都對著自己看中的原石下手,不過當把原石解開之後,基本上大部分人都血本無歸,當然這其中也有人賭漲的,不過這種人很少。

“咦!”

陳玄這時在一塊原石前停了下來,他感覺到自己面前這塊原石裡面也存在著和自己體內相同的力量,很雄厚,而且更為精純一些。

“怎麼樣?有發現嗎?”韓衝停下來問道。

陳玄指著自己面前這塊原石說道;“就它吧。”

韓衝的臉上有些肉疼,說道;“這塊原石標價三百萬,你小子確定嗎?要是沒漲,哥可就白白丟了三百萬。”

雖然他嘴上說著不在乎,但是那畢竟不是一筆小錢啊!

“這我可說不准。”陳玄聳了聳肩。

“呵呵,兩個門外漢也想來賭石行碰運氣,你們有那個發財的命嗎?”一個青年這時路過陳玄他們身邊,不屑一笑,特別是看見穿著一身保安服的陳玄,他眼中的不屑更濃,這種窮鬼也敢踏進賭石行,即便拿出他的全部身價只怕都買不起這裡的一塊原石。

聞言,韓衝怒而偏頭說道;“哪個傻屌在勞資身邊嘰嘰歪歪的,找抽是吧?”

青年的眼中閃過一道冷光;“胖子,你說誰?”

Advertising

“誰在回話勞資說的就是誰。”韓衝一點都沒慫,別說在東陵市,即便在整個東江之地青年一代裡面也沒有他韓衝怕的人。

“你在找死……”青年正准備對韓衝動手,一個老人忽然朝這邊走了過來,在老人的身後跟隨著不少人。

“克兒,怎麼呢?”老人神情倨傲,穿著淡紅色的老舊唐裝,留著山羊胡子,其單手負背,猶如一個世外高人一般,不過其臉上的那一抹倨傲,令人有些反感。

“老師……”青年對著老人行了一禮,說道;“遇上兩個不知死活的門外漢罷了,讓老師見笑了!”

“小子,你他娘說誰不知死活?有種再給我說一次。”韓衝不樂意了,今個兒出門沒看黃歷,居然遇上了一個敢和他韓衝對著干的主兒。

“年輕人,我勸你慎言,你知道他們是誰嗎?這位是王一山王大師,他可是咱們江東之地賭石界的泰鬥人物之一,站在他身邊的是王一山大師最得意的弟子,李克李公子,他們豈是你能得罪的?”

“小子,別自誤,一旦得罪了王大師,你知道那會是什麼後果嗎?”

“識相的趕緊走開,別在這裡自討沒趣。”

在那位穿著淡紅色唐裝的老人身後,不少人都一臉冷漠的看著韓衝和陳玄兩人。

穿著淡紅色唐裝的老人一臉優越,說道;“罷了,兩個無知小輩而已,克兒,以你的身份,豈能和這些粗魯匹夫一般見識。”

李克恭敬說道;“老師所言極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