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這丫頭發起脾氣來不好哄

“就是,這床大的睡我們三人都夠了。”龍甜當即表示,“行,我讓出房間來跟霧顏睡。”

雀雅眨了眨眼,“方才雀澤也把自己的房間讓給嚴諾他們了,自己跟肖騎睡一間,不如我們三人睡一起,我將房間讓給我師傅的妹妹水柔子,她是御靈門的人,跟我關系不錯。”

明霧顏沒有意見,“行,你們將東西搬過來,一會和我們去看看這驛站提不提供吃的。”

這大雪天的,要吃點熱的食物才舒服。

很快,三人讓了兩個房間出去,然後一起去了大堂,驛站管事說,驛站不提供任何食物,哪怕是飲水,都是要靠大家的。

這一刻大家才明白,真正的歷練從現在已經開始了。

明霧顏多問了一句,“驛站有廚房嗎?我們能不能用?”

驛站管事點了點頭,“可以用,一切你們隨意。”

明霧顏聽後挺高興的,轉頭對雀雅她們說道:“師姐,龍甜,你們來幫我忙,我做飯給你們吃。”

“好吶,我也來,我可是餓死了。”雀雅准備回房拿東西,明霧顏卻是笑笑,“師姐,直接去廚房吧,我什麼都准備了。”

龍甜也是呵呵一笑,霧顏有空間,所以她准備的東西應該比她們都要多,因此也不推脫,三人直接去廚房了。

廚房很大,除了幾個爐灶,什麼也沒有,走了一圈,明霧顏在廚房外面看到了一堆被雪覆蓋的木柴。

明霧顏捧了一堆進來,放進爐灶內,隨手拿出一根九焰靈火捏碎,那濕噠噠的木柴立即燃燒了起來。

雀雅見後高興極了,“這九焰靈火真好用。”

明霧顏笑笑,從自己的空間裡拿出了一套鍋碗瓢盆,然後拿出了一些新鮮的時令收菜和肉類,分給雀雅和龍甜。

龍甜沒下過廚,所以負責燒火,雀雅切菜,明霧顏先是蒸上了米飯,然後開始拿出各種調味料准備好,開始炒菜。

Advertising

每炒一個菜,明霧顏都會分成兩份,份量也是比較足的。

炒了一個青菜,煮了紅燒肉,煲了玉米排骨湯,一鍋酸菜魚,做了一大盆的板栗燒雞,一個芙蓉燉蛋,五菜一湯全是明霧顏在現代常吃,又簡單,又喜歡吃的。

這些菜的做法全是雀雅和龍甜不熟悉的,不過聞著香味,兩人都有些餓了。

雀雅叫來了雀澤和肖騎過來端菜,幾人在大堂擺上了兩桌,都是五菜一湯,這香味饞得大家流口水,緊接著也有人進了廚房,准備做些吃的。

紫蘇高興的道:“顏丫頭,你准備的東西有點意思。”

別的人帶的全都是有些歷練的各種法器和靈器,再不行就是各種亂七八糟的丹藥,這丫頭到好,帶了一堆水果蔬菜。

不過,若不是這丫頭這麼有意思,他現在怎麼能在這大雪天吃上可口的飯菜呢;!

蒙歌也是笑著看著自己的小師妹,他真是沒想到,她們不僅讓了房間給自己,而且還特意為他也准備一桌吃的。

因為考慮到是不同的隊伍,他這一桌的菜肴自然是他和自己的幾個伙伴享用了,也因為此舉,蒙歌他們那一桌的人都對明霧顏刮目相看,有了幾分好感,其中就有仙診門的幾位師兄。

那些沒吃到的,有的是羨慕,有的就是嫉妒恨了,其中又以東方淼為首的那幾人更為嫉恨。

“五殿下,廚房的火燒不著,柴都是濕的。”

東方淼愣了一下,“那她們是怎麼燒著的?”

他們這一群人可都是烈焰部的燒個火是小事,怎麼會連個柴燒不著的。

想到這,他親自去了廚房,在試過幾次,發現火真的燒不著後,他郁悶了。“去找個人問問他們怎麼燒的?”

這時,白芍也拿著食材走進了廚房,一見他們燒不著火,微微一愣,也沒說話,直接到了另一邊,放下東西,直接將一堆濕柴扔進了爐灶內,緊接著捏碎了一根九焰靈火,火很快就燒了起來。

Advertising

東方淼立即走了過來,笑道:“白師姐,你這用的是什麼方法燒的火?”

白芍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在一品居買的九焰靈火,送你一根吧!”

說著給了一根九焰靈火給東方淼。

東方淼忙笑著道謝,命人升上火煮飯去了。

這邊,明霧顏他們已經吃好,本想收了碗盤去洗,可是大師兄他們那邊的人說自己什麼也沒做,還吃上了熱騰騰的可口飯菜,所以洗碗的事就交給他們了,因此明霧顏只在他們洗好後收回了自己的碗碟,然後便回房休息去了。

床很軟,明霧顏一上,床就睡著了,這一覺竟是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這天,風雪比之昨天更大了,洗漱好後,明霧顏發現雀雅和龍甜在吃干糧,而且還准備了她的份,她便也坐了下來吃東西。

才吃兩口,她忽然間想起了什麼,忙從自己的冰箱內將管理大嬸送給她的那盅湯拿了出來。

原本是准備去熱熱的,卻發現那湯還是熱的,就跟大嬸剛交給她時一模一樣。

她驚訝的打開蓋子,聞見一縷清香,整個人都精神了,她喝了一口,發現還是很燙的。

她疑惑了片刻,很快便高興的笑了起來,看來她的冰箱真的很神奇,食物放進去是什麼狀態,它拿出來就是什麼狀態,就像冰箱內的時間靜止了一樣,這真的是太好了。

雀雅看了她一眼,笑道:“這是大嬸送你的吧,居然還熱著,太神奇了。”

“嗯,湯很好喝,就是不知道是什麼湯,聞著靈氣十足!”明霧顏點頭,心中對管理大嬸充滿了感激。

“肯定是好東西了,大嬸做的東西向來神奇又古怪。對了,小師妹,你的食材還夠嗎?紫蘇老師說中午想喝口熱湯。”雀雅輕聲問道。

明霧顏朝空間看了一眼,點了下頭,“米面什麼的還挺多的,蔬菜和肉類要少一點。”

Advertising

她僅僅是將自己的大冰箱裝滿了而已,至於米面她到是准備了好幾百斤,堆放在她與雪易寒的共享空間。

“那我們一會兒去廚房做點吃的,這天氣太怪了,溫度降得厲害,聽說寶船那邊已經有不少人凍病了;。”

“好,我們今天中午用山藥燉羊肉,給大家去去寒,另外,我們可以煮一大鍋讓雀澤師兄他們拿去寶船那邊賣。”明霧顏提出了建議。

雀雅一聽,笑了起來,“行,就這麼辦,白送他們,他們還當我們的慈善堂的,不記好,反惹事,還是賣吧只是要賣多少錢呢?”

明霧顏想了想,“就一人十御珠吧,反正我們歷練回去後租藥田也是需要御珠的。”

“十御珠太便宜了,不如五十御珠一人吧,也不算貴,再配一碗飯給他們。大家都吃得起。”龍甜覺得,這畢竟是在學院外面,不能按學院食堂的標准來。

再則,她們的食材少,也不可能人人都有份。

明霧顏想了想,“也行。”

休息了一會兒,明霧顏和雀雅他們一起去了廚房,開始烹飪山藥燉羊肉,當羊肉的香味傳開時,不少人都圍了過來,有好奇的,有想分一杯羹的。

這時,紫蘇走了過來,他看了明霧顏一眼,指著剛出鍋的一大桶山藥燉羊肉,“這個,全給我了,省了你們去賤賣,我用這個買下了。”

說著紫蘇遞過來一個簡單大方的墨綠色儲物戒。

雀雅和龍甜都很是意外的看著紫蘇老師,不明白他為何用這個昂貴的物品來換一桶羊肉。

明霧顏看了他一眼,笑著點了下頭,“好。”

當紫蘇將那桶羊肉搬走後,明霧顏笑嘻嘻的將那只儲物戒給了雀雅,“師姐,給你。我們再煮一桶山藥燉羊肉,不賣御珠了,爭取再換一只儲物戒回來給龍甜。”

出去歷練,什麼東西都拿在手上總是有些礙事的,還是儲物戒指方便些。

雀雅受寵若驚的道:“小師妹,這個真的送給我啊?”

儲物戒可是相當昂貴的,而且不是有錢就一定能有的。

她知道小師妹大方,不僅給了容蜜一只,還能雀澤買了個乾坤袋,這次又給了自己一個儲物戒,她真的是將大家都裝在心裡的。

想到這兒,她的眼眶有些紅,很感動。

龍甜也是很希望自己有只儲物戒的,不過她並不嫉妒霧顏先給了雀雅師姐,此時,她有些好奇的看著明霧顏,“霧顏,為什麼你認為再煮一桶羊肉能換回一只儲物戒?”

明霧顏神秘的眨了眨眼,極小聲的道:“看見紫蘇老師穿的那件滿是口袋的奇怪衣服沒有,我感覺到裡面有很多五行齊全的寶貝,應該全是靈器,我想,那應該是一件裝法寶的百寶衣,我懷疑他是一個煉器師,剛才這個儲物戒有紫蘇老師的特有氣息。”

“什麼?”雀雅和龍甜驚訝的叫了一聲,然後捂著嘴猛眨眼睛。

她們一直奇怪紫蘇老師老是穿得奇奇怪怪的,每年的歷練,他都是最後一名,但是,他也是每年歷練中,從來不會受傷的人,難到……

難到他的秘密就是小師妹猜測的這樣?

仔細想想,雀雅覺得小師妹是對的。

龍甜也反應了過來,“那我們趕緊煮吧!”

另一邊,紫蘇老師卻是用一桶羊肉跟同行的幾個帶隊老師換到了一罐靈藥,幾塊他尋找了好久的煉器五行紫金石,將東西放進自己的百寶衣,他又繞回了廚房,正巧見第二鍋羊肉出鍋;。

“紫蘇老師,你還換嗎?”雀雅一高興,直接問了出來。

紫蘇一愣,笑道:“幾個小狐狸,行了,再送你們一個儲物戒,羊肉歸我了。我今年對你們幾個可真好,以後要好好孝敬我,知道嗎?”

“是。”雀雅、龍甜、明霧顏三人笑嘻嘻的一口同聲的應了一聲。

紫蘇扔下一只儲物戒,再次抱著羊肉走了。

得了儲物戒的龍甜也是高興壞了,拿著戒指愛不釋手的。

因為沒有羊肉了,接下來明霧顏只好隨便炒了幾個小菜,跟昨天一樣,端上了桌,同樣的,她也給大師兄准備了一桌一模一樣的。

明霧顏廚藝不錯,每道菜大家都是吃個精光的,羨慕壞了那些沒熱菜熱飯吃的人。

傍晚的時候,雪下得太恐怖了,驛站的大廳內,大家將桌子靠邊,寶船內又下來了一批人擠在大廳內,那七十七個房間內也都紛紛又多住進了一些人。

明霧顏他們房間依舊是三個人,到是紫蘇老師居然讓出了房間,自己住進了雀澤和肖騎那邊。

這一晚對於很多人來說都是不眠之夜,不過明霧顏到是睡得非常安穩,第二天起來時,她發現整個驛站的過道都是人了,雀雅說,那廚房也站滿了人了,到是房間裡的人被堵得死死的了,出也出不去,就是出去了,也走不動路。

“也不知道這風雪何時才能停,不然這麼些人,餓都要餓死。”雀雅嘆了一口氣。

明霧顏也朝外邊看了一眼,沉默了一會兒,她才道:“閑來也沒事,不如做包子怎麼樣,十御珠一個。”

“可是我們連廚房都不能去啊!”龍甜感嘆,不能升火,廚房裡滿是人,哪裡能有地方讓她們做包子。

明霧顏看了一眼房間,“將你們的東西都收進儲物戒裡,我們就在房間裡做包子,至於火,我有火系儲靈球,夠燃燒一陣子了,鍋和工具我也都有。”

“那行,我們試試吧,反正干坐著也無聊。”雀雅一錘定音,三人立即開始行動。

明霧顏從空間裡拖出來一大袋面粉,自己剛從一品居拍回來的可隨意變大變小的大盆,開始和面。

龍甜不懂,所以從頭開始學,而且非常的認真。

雀雅負責趕皮,明霧顏制作餡料,然後三人開始包包子。

在明霧顏扮好餡料的時候,鼻子挺靈的水柔子跑了過來,見她們幾個准備賣包子,也笑著加入了進來。

水柔子與自己的姐姐水靈子一樣,酷愛美食,而且動手能力強,有了她的加入,四人的速度更快了。

當第一鍋包子出爐時,那香味,真的是彌漫了整個驛站,喚醒了所有人飢腸轆轆的腸胃,一聽說馬上有包了賣,大家都瞬間清醒了,開始有人預定。

雀雅叫來了雀澤和肖騎他們維持秩序和收錢,現場一片忙碌!

蠻荒皓月的華美宮殿中,雪易寒看著這一幕不覺好笑,混沌寶寶好像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能活得風聲水起的,即使在這種惡劣的天氣下,她還能想到賣包子掙錢。

紅魔也覺得小可憐挺好玩,他指著遠處道:“蠻寒,你想不想吃包子?”

反正他是挺想吃的,在大雪天看見那一抹溫暖,讓人的心都暖了,這丫頭真的不是個簡單的;。

他第一次覺得,蠻寒這家伙運氣真好,眼光真好!

雪易寒沉默了一會兒,幽幽的道:“有機會會吃到的!”

話落,他拿出仙書神泥,直接敲出了幾個字,“混沌寶寶,給我留幾個包子!”

明霧顏感覺到仙書神泥有異動,停下盛包子的手,拿出來看了一眼,當下笑了,直接將手上裝滿包子的盤子放進了他們的共享空間。

雪易寒很快就拿到了熱氣騰騰的包子,還很大方的分了紅魔一個。

吃到香甜的包子,雪易寒笑了,包子很香,因為是她拿的,上面還留在她的味道。

紅魔看著蠻寒在笑,心下動容,普天之下,也只有那丫頭能讓蠻寒展顏了!

魔靈驛站這邊,明霧顏她們的包子已經在火熱的開賣了,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就已經賣出了五百個。

明若妍躲在角落裡吃包子,一邊吃,一邊憤怒的瞪著那個熱鬧的房間,憑什麼那個賤丫頭有房間住,有錢賺,還得到了大家的肯定,她堂堂公主,卻蹲在角落裡啃包子。

她不甘,她好恨,好討厭明霧顏。

坐在她旁邊的風庭月輕聲道:“就讓她得意一時,她活不長的,現在人多,別輕舉妄動。”

明若妍“嗯”了一聲,低頭吃包子。

風庭月說得對,等進了魔獸森林,就是明霧顏的死期!

只是,這一場雪比所有人想像的下的要久,要大。明霧顏她們賣了包子,賣了雞絲粥、皮蛋瘦肉粥、白粥,等到第七天的時候,她們關門大吉了。

縱使明霧顏的存貨頗多,她的米面加起來也只剩下幾十斤了,所以她打算留著自己吃了,因為這鬼天氣還不知道要幾天才好轉。

沒了明霧顏的供給,大家只能開始動用自己准備在歷練時吃的干糧,且一時間也連著吃了三天。

緊接著,有人開始服用歷練時才會吃的營養丹藥了,這樣吃一顆,就不用吃飯了。

這些在別人眼裡看起來很正常,可是明霧顏卻覺得這些人很可憐,不過人家高興,她自然也不會說什麼,每天也只過好自己的生活,到了飯點就做點吃的。

入住驛站的第十一天,風雪意外的毀壞了驛站的驅風定雪珠,一時間溫暖的驛站進風,半夜將所有人都給凍醒了。

“小師妹,甜兒師妹,我這有暖袋,你們要過來一起擠一擠嗎?”雀雅招呼著自己的兩個小師妹。

這暖袋挺大的,容得下兩三個人,是大師兄用綠卡替自己拍下的,有冬暖夏涼的作用,非常好用。

“不了,我這兒有師兄替我拍下的一件寶靈衣,我這會兒不冷。”龍甜轉頭對明霧顏道,“霧顏,你過去和師姐睡吧!”

“不用這麼麻煩,大家安心睡覺吧!”明霧顏從空間裡拿出了一顆火靈球,很快,整個空間漸漸的溫暖了起來,就是吹來的風也變暖了。

緊接著,她也將大師兄為自己買的東西仔細的看了一遍,十張綠卡,大師兄幫她買了一顆粉色的靈獸蛋,一個小巧可愛的丹爐,五顆五行靈珠,一顆手掌般大小的夜明珠,一支萬年人參,外加一面盾牌。

而大師兄送自己的則是一大盒各種應急丹藥,從初級到高級,乃至極品丹藥都有一些,加起來有二十二瓶之多,看得出大師兄是花了很多心思的;。

“真暖和,我睡了。”龍甜打了個呵欠,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小師妹,天色還晚,你也睡吧,東西明天再看。”雀雅叮囑了一聲,前面太冷,現在這會兒暖和了,她也想睡了。

“嗯。我這就睡了,晚安!”明霧顏將盾牌留下,放大它,留在了窗邊,這時房間裡更暖和了,連外面的風雪聲和門外大家的哀嘆聲都消失了,然後她將其他東西收了起來。

這一夜,明霧顏房間內的三人一夜好眠!

第二天,雪終於停了,可是天氣卻更冷了,那種冷,有不少師兄師姐說,是百年難遇的冷,不少體質差的都生病了,若非大家都有靈藥稱著,否則病的人會更多。

吃過午飯,趁天氣稍微暖和一點,所有人再次登上了寶船,准備趁這會兒盡快到達魔獸森林。

因為這怪天氣,坐上寶船後,大家都覺得格外的冷,明霧顏坐的位置靠邊,因為寶船速度快,風也很大,很冷,所以她拿出盾牌掛在了寶船邊緣,接著又取了一個火靈球出來,一時間這邊暖和了起來。

盾牌遮住的地方只是一個角落,剛好就在千嬌的後面,看著後面的人一片舒適,千嬌氣不打一處來,使出一點御力,就把明霧顏的盾牌給推下了寶船,一時間冷風再次灌了進來。

雀雅比明霧顏反應還大的最先站了起來,“千嬌,你欠扁啊?”

千嬌冷哼一聲,“要冷大家一起冷,就你們金貴,特殊?”

明霧顏冷冷的盯著千嬌,聲音冷冰冰的道:“也沒人說你不可以用法器或靈器來遮擋風雪,你扔掉我的千金盾牌,就得還我一個,否則你會後悔的。”

她的手心無意識的聚集了五行靈氣,內心有一種決絕。

這個女人就是欠教訓!

“憑什麼?你說還,我就還?你一個賤民算什麼東西,我乃堂堂郡主……”千嬌得意的訴說著自己的優越感。

紫蘇的目光也朝那千嬌掃了過去,然後對著前方的風澤道:“你隊伍的這女人不歸還一個相應價值的靈器,我就將她扔下去。”

明霧顏見紫蘇替自己說話,不由的收斂了自己的氣息,到了指尖的靈氣也收了收。

風澤不笨,當然知道紫蘇其實是變相的救了那千嬌一命,所以目光看向千嬌,很認真的道:“將你最好的靈器拿出來給明霧顏。”

千嬌本來還想反駁和拒絕,可是風澤老師眼中的森冷嚇到了她,她只得拿出了自己一方靈器,不甘心的扔給了明霧顏。

明霧顏接住靈器,看了一眼,然後直接扔下了寶船。

千嬌不可置信的大叫一聲,“你……”

明霧顏拍拍手,坐了下來,“你扔了我的靈器,我也扔了一回,現在公平了。”

千嬌咬牙,“你狠!”

“謝謝!”明霧顏淡然的回應。

寶船上一片安靜,大家是第一次見識到明霧顏的厲害,有敬佩的,有幸災樂禍的,也有默默的將明霧顏恨在心上的。

另一邊,一直關注著這艘寶船的紅魔在看到這一幕時,忍不住笑了,他側身對雪易寒道:“真沒想到,這丫頭脾氣還挺硬,行為也真是有趣;!”

雪易寒收回目光,淡淡的道:“這丫頭發起脾氣來不好哄!”

他分明看見混沌寶寶是真的動了怒的,若非那紫蘇插了一手,他敢肯定,那丫頭一定會真的將那個倒霉女人給扔下寶船。

不過,他喜歡這樣的混沌寶寶!

御天學院的寶船在半個時辰後抵達了魔獸森林外圍,當所有人下船後,護送來的掌門叮囑了幾句就帶著寶船回去了,歷練正式開始。

從現在開始,所有人的生死都要自己負責了!

好在魔獸森林沒有大風大雪,反之天氣還挺好,遠遠看去,綠樹成蔭的,紫蘇帶著明霧顏他們直接進入了魔獸森林的第一重山,即第一個關卡。

“這一關,你們每人只需要獵殺一頭低階魔獸,取得它們的魔丹就行,不要貪多,第一重山的低階魔獸很多,雖然好對付,但賴不住數量多,明白嗎?”紫蘇交代了第一句話。

“知道了。”大家異口同聲的應道。

本來按照往常,大家一般到第一重山的中部才會有魔獸出現,可是明霧顏他們這一隊運氣不好,才往林不到半個時辰,就有一群妖猴圍攻了他們,且有越聚越多的樣子。

紫蘇皺眉,一邊抵擋著那群妖猴,一邊喝道:“你們幾個快速檢查一下,你們誰的衣服染到香蕉粉了。”

這些來歷練的死孩子,這麼快就開始報復打擊搞陰謀了。

明霧顏也皺了下眉,仔細聞了一下,忽然將龍甜的衣服扯了下來,“你的衣服上被人動過手腳。”

龍甜一聽,立即後怕的脫下了衣服,再遠遠一扔,只見自己的衣服立即被那些妖猴扯了個稀巴爛。

“下寶船時千嬌推了我一下,一定是她弄的。”龍甜見自己的寶靈衣就這樣毀了,氣憤的跺了一下腳,“看我到時候怎麼收拾她。”

“先離開這!”紫蘇喊了一聲。

其他人只得趁妖猴啃著那件殘破的寶靈衣時撤離。

只是,他們才剛到達安全地,就見地上陸陸續續的爬來了一條條的毒蛇,那數量,多得讓人惡心。

看到這蛇,明霧顏就想到了曾經拿著一條靈蛇在自己面前囂張的明若妍,想想火大她直接擊出一掌,一道火焰牆連地,伴著風速移動,那一群蛇瞬間燃成了灰,看得人驚詫不已。

紫蘇看著那一堆蛇灰,呵呵的笑了起來,“這樣不錯,省事!”

雀雅也住一號院,對於小師妹的辣手滅蛇,她也想起了明若妍,這一群蛇來的也是沒道理的。

她來魔獸森林也歷練過幾次了,從沒有哪一次走到這種地方就遍布陷阱的。

“小師妹,這樣會很消耗靈力,我帶了不少防蛇早鼠蟻的藥,一會兒我們找個地方休息,四周撒上一點。”雀澤說道。

“嗯。”明霧顏點頭,她知道雀澤師兄這是在擔心她靈力消耗過度,到時候遇上真正的危險會有麻煩。

一行人往前走了約麼半個時辰,發現由南樹老師帶領的大師兄等人已經獵殺了兩頭低階魔獸,正在烤魔獸肉吃。

“小師妹,你們要不要一起過來吃?”蒙歌邀請道。

明霧顏不想吃魔獸肉,所以抬眸看向紫蘇,是不是要停留,她聽老師的;。

紫蘇點點頭,“坐吧!”

大師兄這邊的隊伍也非常龐大,足足有二百人那麼多,明霧顏他們就在蒙歌旁邊坐了下來。

除了明霧顏,其他人也都吃了一些魔獸肉,說是補充靈力的,可是明霧顏不喜歡,她喜歡吃看起來正常的動物肉。

“小師妹,魔獸肉挺好吃的,你不試試?”仙診和御劍同修的劉扯笑看著明霧顏。

明霧顏搖了搖頭,“劉師兄,我害怕,不敢吃!”

她說得是實情,劉扯聽後卻是哈哈一笑,“也罷,我這有一包桂花蜜糕,給你吃。”

說著就拿出了一包桂花蜜糕遞給明霧顏。

“嗯,謝謝劉師兄!”明霧顏也沒有客氣,打開來便吃了,還別說,很好吃,甜甜的,很糯,但又不會太甜。

見她喜歡,劉扯也挺高興的,東西是她在學院的糕點屋買的,他平時也愛吃。

就在大家吃飽准備休息一下再出發時,天空中忽然出現了一群群的奇怪鳥兒,那鳥兒的嘴像一把劍那麼長,尖尖的,冒著寒氣,那鳥眼睛也泛著詭異的紅光,看得非常瘆人。

“不好,是食人劍鳥!”

人群中有人立即認出了此類鳥兒。

紫蘇也是皺眉,“這種鳥不是在第三重山才會有的嗎?”

蒙歌的臉色沉了些,對明霧顏道:“小師妹,你們跟我們分開走吧,這應該是有人想對付我們,你們跟我們在一起太危險!”

他直覺認為這些食人劍鳥是有人引過來對付自己和劉扯他們的,所以不想拖累小師妹他們。

歷練一但開始,學院裡那些私下有仇有怨的,都會選擇在這個時候來報復,想他死的當然也是有不少的。

明霧顏聽懂了大師兄的話,她鎮定的道:“我們之前還被妖猴和蛇群圍攻過呢,我不怕。”

而且,她知道,想對付她的人也是有不少的,那個千嬌,明若妍,以及那慕欽的女友風庭月。

蒙歌微怔,他不知道這才到第一重山的中部,小師妹他們居然已經跟妖猴和蛇群打過交道了。

他不笨,自然明白這其中的深意。

這時,食人劍鳥已經越聚越多,有的已經開始俯衝下來傷人了,開始有人使用出自己的法器來防護,陣陣爆破聲在四周炸響,有被鳥兒傷的人在慘叫,也有劍鳥被炸死。

這是明霧顏第一次見識到歷練的殘酷,她完全不知道動彈,呆呆的看著天空,而大師兄則一直護在她的身邊。

“小師妹,別害怕,拿出你的五行靈珠。”蒙歌一邊消滅著朝自己撲來的食人劍鳥,一邊指揮著明霧顏。

明霧顏應了一聲,趕緊取出自己的五行靈珠,說起來,她並不知道這東西怎麼用。

蒙歌抓起她手心的五行靈珠握在一起,微微一用力,五行靈珠便懸浮在了明霧顏的頭頂,一個肉眼可見的五色防護罩便形成了。

此時,一只食人劍鳥直接啄在了她的五行防護罩上,可是,下一刻,那壞鳥卻摔在地上,死了。

明霧顏驚嘆了一聲,這可真是好東西;。

她見實力比較弱的龍甜好幾次都快被食人劍鳥啄傷,伸手立即將她扯到了自己的防護罩上。

蒙歌看了她一眼,叮囑道:“你這個五行防護罩最多只能容納兩人,你們好好的待在裡面,別出來。”

說完,他立即揮劍去戰鬥了,那瀟灑的身姿,猶如驚鴻。

但是,天上的鳥兒越來越多,鋪天蓋地一樣,黑壓壓的遮了這一方的天地。

眼見著大家的視線受阻,受傷的人越來越多時,明霧顏也急了。

“霧顏,我有東西。”龍甜從儲物戒裡取出一個長方形的東西,然後扔出了五行防護罩外。

只見那東西一落地,她們的四周亮了起來,著實幫了大家不少。

“只可惜那東西支撐不了多久。”龍甜嘆了一口氣,這裡,就是她和霧顏師妹的實力最弱了,她們兩人都是新生,不過她比霧顏早到了御天學院半年,這會兒要是出去,估計是拖後腿的多。

明霧顏皺了一下眉,“甜甜,你有沒有毒藥?”

龍甜搖了搖頭,“沒有。”

明霧顏抓著她的手,認真的道:“我們一起往前走,去問雀澤師兄要點蛇蟲鼠蟻藥來。”

“嗯。”龍甜點頭,跟著明霧顏的步子,兩人一起繞到了雀澤身邊。

明霧顏先是揮出一團火燒退了圍著雀澤的一群食人劍鳥,然後快速的說道:“師兄,快點把你的蛇蟲鼠蟻藥或毒藥給我。”

雀澤回頭,“哦”了一聲,將自己所有的藥都扔給了明霧顏。

明霧顏蹲下身子,拿出十來個水系靈球,擺在地上,然後拿出幾個空罐子,將所有的藥都混合在一起,倒了進去,緊接著又制作了幾個純風系的靈球,擺弄一陣後,她收回了自己的五行靈珠,撤去了防護罩,暴露在食人劍鳥面前。

就在有幾只食人劍鳥俯衝下來想傷她們時,她拉著龍甜跳離,這時,一道颶風風暴伴著大雨卷上了空中……

那些攻擊得正起勁的食人劍鳥似被風吹傷,雨水雙濕了翅膀,最後它們驚覺這雨水還有毒,還沒來得及逃離,就全部像那些雨一樣,摔落在了地面。

天空漸漸的亮了起來,那黑壓壓的食人劍鳥幾乎無一幸免,地上樹上,掛滿了食人劍鳥的屍體。

在大家高興了片刻後,開始有人拼命的打噴嚏,緊接著也有人抱怨。

“霧顏小師妹,你這是幫人,還是害人啊?”

明霧顏尷尬極了,她只顧著對付鳥兒了,突然忘記大家也有可能因此淋雨而中毒了,還好,還好只是些防蛇蟲鼠蟻的藥。

“對,對不起啊!”明霧顏趕緊將功補過,將自己所有的水系靈球全取了出來,“那個,你們趕緊拿水靈球去洗個澡吧,對不起啊,我剛剛沒想這麼多。”

蒙歌笑著摸了摸她的頭,“沒事,這不怪你。若不是你,這會兒還不知道要傷多少人,還要戰鬥多久。”

“就是,別不識好歹!這些鳥兒只是昏了,一會兒要是醒了,更加要命,我們趕緊的洗了好走。”雀雅鼓勵的看了明霧顏一眼,然後拎了一個水靈球就躲一邊洗澡去了。

-本章完結-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