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這是挑釁嗎?

此時的蠻荒皓月,紅魔看到這一幕,不由皺了下眉,“蠻寒,小可憐那丫頭被人抓起來了,天山城主那老小子本事挺好啊!要不要我給他點教訓?”

雪易寒抬眸朝天山城看了一眼,然後搖了搖頭,“不用。她們與御藥門的大弟子一起下山的,一會兒一定會有人去通知他們的。”

說完,他又道:“看著點,要是他們敢動混沌寶寶,就給他們點苦頭吃吃。”

掩去眼中的冰冷厲氣,雪易寒又忙自己的事了。

天山城主府這邊,此刻怎一個亂字了得。

被強制帶走審問的雀雅是悔得不行,早知道聽小師妹的話快點離開了。

只是,小師妹怎麼會知道那城主小姐笑出聲了就會死呢?

她和龍甜都不約而同的看向明霧顏,想知道一個答案。

明霧顏知道她們想問什麼,可是現在又不是說話的時候,只得用口型說了兩個字,“仙診!”

雀雅立即意會了過來,小師妹是五門同修的天之驕女,這仙診門修的是傳承之力,但是,這具體是什麼,除了仙診門的人,其他人是不知道的,而且御天學院也有規定,不是仙診門的人不得打聽,因此其他人並不知道小師妹究竟是得了什麼傳承之力。

看來,小師妹的傳承大概就是疾病預測什麼的了。

龍甜雖然猜不明白,但大致上還是明白的,所以她也沒有說話,看看事情會怎麼進展。

明霧顏他們被控制了近半個時辰,痛失愛女的天山城主才親自過來審問她們三個人。

天山城主看了一眼她們三人,這三個女子穿得都是御天學院的衣服,想來是御天學子了,雖然心中覺得這三人不太可能是殺害自己女兒的凶手,但還是問道:“我的下人見你們三個在外面鬼鬼祟祟的,你們在那兒說什麼?為什麼有一個人指著我女兒大叫,說她笑了?”

龍甜知道城主說的是她,是她之前太詫異了,她剛想回答,明霧顏已經替她回答了,“城主,我們都是御天學院的,我和我一個師姐是御藥門的,我們本是來送祝福的,只是遠遠見到城主小姐笑得一臉病容,很是奇怪,就停下腳步多聊了幾句;。”

天山城主一臉的驚疑,御藥門的弟子他們平日裡是非常尊敬的,只是,御藥門的普通小弟子什麼時候懂得觀病了,距離那麼遠,卻說自己女兒笑得一臉病容,他當下臉色不太好了。

Advertising

這兩天可是女兒的大喜之日,她的身體是好得不能再好,飯都比平時能多吃一碗,哪裡像有病的樣子了。

“既然你們這麼說了,我女兒的死因還沒有查明,本城主會立即通知御藥門的風掌門過來,若能證明你們是無辜的,就會放你們離開!”

之前還喜笑顏開的天山城主,此刻一下子老了好幾歲。

雖說愛女之死很讓他傷痛,但是他也明白,御藥門的人不好惹,想讓御藥門的人參與此事也難,但是眼下有這三人在,他相信女兒的死因一定會查明的。

雀雅一聽天山城主要通知掌門,立即苦了一張臉,要知道,掌門一出現,這事情就大條了。

明霧顏顯然也是想到了這一點,立即婉轉的對天山城主說道:“城主,我們是和我們大師兄蒙歌一起來的,他此刻正在一品居,請你立即派人轉告他,他的小師妹目睹了城主小姐的死,他會立即過來的。相信城主也想抓到凶手,或者查清城主小姐的死因吧?”

天山城主多看了明霧顏一眼,最後點了下頭,當即吩咐人道:“直接去一品居將御藥門的大弟子蒙歌請過來!”

“是,城主!”

這邊,蒙歌一聽到城方府發生的事後,立即帶上肖騎就走了。

在探查過城主小姐的屍體後,蒙歌對天山城主道:“我想單獨見見我的小師妹,她是不會說謊的。”

天山城主猶豫了一下,最終點了下頭,讓人將明霧顏帶了出來。

蒙歌拉著明霧顏到了角落,小聲的問道:“小師妹,你說說當時的情況!”

明霧顏將蒙歌的身子拉低了些,在他耳邊小聲道:“大師兄,我們就遠遠的見到了城主小姐,我的腦袋裡突然就出現了,‘笑聲出,紅顏滅,三息逝!’這幾個字,然後我就拉住師姐她們,讓她們不要去了,然後就看見城主小姐被一個孩子逗笑,倒地死了。”

蒙歌的臉色變了一變,小師妹居然又診出了一個死診……

“大師兄,我們真的沒有傷人,不過,也沒有看到可疑的人,那城主小姐是怎麼死的?”

Advertising

蒙歌安慰的拍了下她的小手,“我知道了,我會跟天山城主解釋清楚的,一會兒我就帶你們回去。那城主小姐是中毒死的。”

明霧顏驚了一下,不過沒有說什麼,又回到雀雅她們身邊了。

也不知道蒙歌是如何解釋的,僅僅過了一會兒,天山城主就讓人放了明霧顏她們三個,而且還一再感謝。

他們走後,城主府外面的轉角走出來兩個男人,一個冷眉以對,一個一臉詫異。

“庭海,你說御藥門的人怎麼會參與這件事的?他們御藥門不是一向不參與五國糾紛的嗎?”

風庭海耳清目明的道:“還不是城主府抓了三個小丫頭,沒見她們是被御藥門的大弟子蒙歌帶走的嗎,想來也是御藥門的人了。”

“那,他們會不會查到我們頭上來……”花天素害怕了,要是被家主給發現了這件事,那他這一輩子就完了。

“怕什麼,反正人已經死了;。能當我風庭海新娘的人只有雪若翩。不解決這件事,你以為雪若沉會把自己的妹妹嫁給我?再說,這天山城主也是個心大的,明知自己女兒身有暗疾,還要妄想嫁到我們風家,這不是找死嗎。”說到這兒,風庭海的言辭多了幾分凌厲。

花天素沒有再說什麼,怪只怪那城主小姐倒霉了。

……

另一邊,蒙歌回程的路上將自己為明霧顏在一品居拍來的東西交給了她後,忍不住叮囑了幾句。

“小師妹,你還太小,很多事都是一知半解的,這天山城主與一品居暗地裡乃死敵,你如果與一品居居主相識,最好就不要再與城主府的人有任何聯系……還有,城主小姐這次原本要嫁的是,星邏國的風家長子風庭海,只不過,很少有人知道,其實風庭海真正喜歡的人正是一品居居主雪若沉的妹妹雪若翩。風家也有人在御天學院學習,一個叫風庭月,是那風庭海的妹妹,是御行門的人。一個叫風庭鈺,與這兩人是堂兄弟,也是御行門的人。以後你們不要與他們多打交道,知道嗎?”

蒙歌的聲音很小聲,但明霧顏能聽出來他的一片關心之意,所以沒有問為什麼,乖巧的點了點頭。

同行的雀雅對風家的事到是有所了解的,聽完,她想到了大師兄話中的深意,不由得驚出了一聲冷汗,“今天是我疏忽了。小師妹,風家素來以研制秘藥聞名,那風庭月是個心狠手辣的,她與上次陷害你的慕欽是戀人關系,有人說,那風庭月在慕欽離開後還公開表示過要替他討回公道。我看,從明天開始,你要一步不離的跟著我才行。”

明霧顏忙點頭,雖然大師兄和師姐說得含蓄,但是她已經聽明白了。

Advertising

城主小姐的死是因為中毒,而風家以研制秘藥聞名,且風庭海又不喜歡城主小姐,所以,城主小姐的死十有*是與風家人有關系的。

自己之前與慕欽有過節,間接的也與那風庭月也有了仇怨,大師兄是想提醒自己防著風家的人對自己不利,不要惹他們。

風家的人連一個自己名面上的未婚妻都可以毒殺,何況是別人。

明霧顏懷揣著心事往回走,也不知道今天是不是日子不好,她才到達學院,就看到了御行門烈焰部的一行人,為首的人是一個男子和一臉異色的明若妍。

龍甜小小聲對明霧顏道:“那個男人就是東方淼。”

明霧顏“嗯”了一聲,沒有在意,依然淡定的走自己的路。

明若妍和東方淼見御藥門的大師兄在,所以沒敢放肆,不過卻在經過明霧顏的時候,東方淼衝她做了一個殺頭的手勢。

明霧顏輕笑一聲,這是挑釁嗎?

欺負她年紀小?靈力弱?想在魔獸森林歷練時找自己麻煩?

行啊,來而不往非禮也,她說過的,她會為容蜜討回公道的,這一次,在魔獸森林就看看那東方淼有多大能耐。

想到這兒,明霧顏與大師兄和龍甜道過別後,直接與雀雅回了一號院。

此時已經是吃晚飯的時候了,可是等明霧顏來到餐廳時,卻發現別人在吃美味佳肴,自己的餐桌上什麼也沒有。

她郁悶的看著管理大嬸,“為什麼我沒有?”

管理大嬸看了她一眼,認真的道:“你想想你有多久沒交御珠了?而且前三個月你在關禁閉時還欠了我一千五百個御珠,沒交齊,今後也不用來這吃飯了。”

明霧顏撇了撇嘴,她低頭算了一下,然後再抬起頭,無比委屈的道:“大嬸,就算我吃了三個月,也不能欠一千五百個御珠啊,一天十個,三十天才……”

Advertising

“還要加上送餐費,因為送的是禁室,所以價格不同……”管理大嬸打斷了她的話;。

一號院的人見明霧顏沒飯吃,全都朝她看了過來,有同情的,有幸災樂禍的,而表現的最為興奮的人就要數千嬌了。

她笑嘻嘻的道:“霧顏小師妹,你可以拿著你的無極卡去別處吃啊!”

明霧顏瞪了她一眼,這女人真是討厭,明知道她的無極卡換成綠卡了,現在哪來的無極卡去吃飯。

而且,御天學院又不收銀子,哎!

雀雅也是無比心疼的看著她,“小師妹,不如我現在陪你去掙點御珠吧,如果在學院有欠費的人是不能去歷練的。”

而且,一號院還有規定,自己的飯是不能給別人吃的,因為那是大嬸根本各人的修煉需要,特制的菜肴,很特別。旁人吃的話,一個不好還會弄巧成拙,導致靈力倒退,所以她也不敢冒然將自己的飯分給小師妹吃。

明霧顏心想,自己空間裡有那麼多吃的,大不了自己先煮一點,吃了再去賺御珠。

哪知,管理大嬸像是知道了她在想什麼,只道:“一號院內不能升火,把欠帳還清了你再去歷練。”

說完,大嬸轉身就走了。

明霧顏郁悶極了,居然不能升火?不升火她怎麼煮?不如她回空間去煮?

想到這兒,明霧顏對雀雅說道:“師姐,你吃好了到我房間來找我,我們晚上去掙御珠。”

她如今和師姐她們是同一組去魔獸森林歷練的,她不想因為自己拖後腿,所以,今天晚上哪怕不睡覺,她也一定要掙到一千五百個御珠。

她決定了,一會兒還去御天馬場,洗一匹馬就有一千御珠,即使和師兄師姐他們分,她洗個幾匹馬也有一千五百御珠了。

“好。”雀雅點頭答應了,也加快了吃飯的速度。

明霧顏回到自己房間,跑回了自己的手鐲空間,剛想點個火,卻發現這個空間根本點不著火,無論她試多少次都一樣。

想想郁悶,她只得又進了雪易寒送自己的空間,只是無一例外的是,這空間也是避火避雷避雨的,她這才記起,在禁室時,每次她吸收靈石都是將靈石拿到外間的,雪易寒說過,空間避火的原因是因為此空間特殊,且裝滿了靈石,防止靈石的靈光外泄,影響靈石的品質。

因為她不愛吃干糧,最後只得拿了自己之前買的水果吃了起來。

就在她扔掉手裡的桃核,准備再吃一個時,雪易寒忽然端著一個餐盤出現在了她的面前,似笑非笑的道:“以後想吃什麼可以用仙書神泥告訴我,我會給你送到這裡。”

明霧顏愣愣的看著他,好一會兒才找回自己的聲音,“這空間到底是你的,還是我的,為什麼你想來就可以進來?”

一點*也沒有。

之前在禁室,因為太寂寞,太孤單,也不覺得他進了這空間有什麼不對,相反,她挺喜歡他突然就出現的,但是現在,她第一次正視這個問題了。

雪易寒看了她一眼,似在斟酌著用詞。

“這空間是你的,也是我的,有一種空間可以與人共享,我們有緣,所以,這空間便與你共享了。你快吃吧,我還有事,過幾天再來看你;。”

雪易寒分分鐘轉移了話題。

明霧顏也沒有追著問,因為她低頭吃飯時雪易寒已經走了。

吃完飯,正好趕上雀雅來找她,兩人約上龍甜和雀澤,以及肖騎,一起去了御天馬場。

因為白天大家要學習,所以晚上去御天馬場掙御珠的人還挺多的,當明霧顏來了時,還是引起了轟動。

因為,大家生怕她再給天靈馬洗次澡,會再次造成傷害,另外,大家還很好奇,她怎麼有勇氣再來的,所以都在議論紛紛。

聽著大家的指指點點,雀雅回頭惡狠狠的瞪著那些多嘴多舌的人,還真的嚇的有幾個新來的八卦師弟師妹閉了嘴,其中還包括福若蘭。

明霧顏感激的看著雀雅,“師姐,你們在這兒等我,我去找一下紅財神,跟他打個招呼。”

“小師妹,要我們陪你去嗎?”雀澤擔心的問道,生怕紅財神找師妹麻煩。

“不用了,我就是去說一聲,順便對上次的事情道個歉。”明霧顏打算自己一個人去,而且她還有事要跟紅財神說。

“那你去吧,我們在這兒等你。”雀雅點了點頭。

紅財神在聽到明霧顏來了時,立即放下了手頭的事情來見她。

在看到她沒有普通人剛離開禁室時的沮喪和陰霾感,他也笑了,這孩子果真不是個普通的。

“紅財神,我還可以繼續來幫你清洗天靈馬嗎?”明霧顏覺得,出了上次那樣的事,她還是來打個招呼比較好。

紅財神看著眼前懂禮貌的小丫頭,笑著點了下頭,“可以,上次的事也不能全怪你。”

而且,上次這丫頭還想了辦法彌補,弄到最後他不但沒虧,還賺了一大筆,當然,這一點他就暫時不跟明霧顏說了。

“謝謝!”明霧顏也松了一口氣,至少這紅財神沒把自己當成瘟神。

其實上次的事自己也有責任,自己修煉的靈火是據有冰屬性的冰火,所以就算沒有那慕欽搗亂,那天靈馬也是會因她的火受傷的,當然了,這一點她也不會跟紅財神說的。

“還有事嗎?”紅財神是什麼樣的人,見她說了謝謝又沒走,當然就猜到她可能還是有事跟他說的。

明霧顏點頭,將自己制作的儲靈球拿了出來,“在給馬兒烘干毛發的時候,我可以使用這個嗎?”

紅財神接過來一看,眼睛瞪得老大,他摸了一下那溫暖的如一輪小太陽的儲靈球,然後又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這是用儲靈球制作的中階靈器,你自己做的?”

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他發現這儲靈球在明霧顏手裡是隱隱發光的,這種光芒普通人看不見,可是他不一樣。

“嗯,我剛學會簡單的靈器制作,因為上次的事,我怕再無意中傷到馬兒,所以想著讓火之靈以太陽光的形式發光發熱,而且還配合了風之靈,這樣馬兒洗澡時就像沐浴在和風中,應該會很舒服,而且不會生病……因為沒有試過,想著讓您先看看是不是可行。”明霧顏給紅財神講解著她的儲靈球的用處和好處。

紅財神目光深深的看著明霧顏,內心非常的激動,這個丫頭居然會自己制作靈器,這丫頭真的是個寶藏啊!

要知道,整個御天學院也沒有多少人會靈器制作的,所以,靈器制作師非常的稀缺,因為靈器制作是屬於御靈門管的,會靈器制作的人如今都是御靈門的重點培養對像;。

“行啊,我跟著你一起去看看。”紅財神打算親眼見見她制作的靈器使用效果如何。

其實御天馬場偶爾也有人用靈器來幫助做一些事,但是畢竟還是少數的,因為一個靈器的制作費時費力,價格還相當昂貴,很少有人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因此他對明霧顏有了一種特殊的信任感。

因為,她是真的肯花心思來對他的天靈馬的,而且對他的馬兒也相當的大方,所以,此刻他覺得自己一開始對她的維護是正確的。

“我還做了一個儲存水之靈的簡單靈器,想配著用。”說著明霧顏又拿出了另一個波光流轉的水靈球。

紅財神看後笑著點頭,“可以用,不過就是不知道你制作的靈器可以為幾匹馬兒使用。”

明霧顏想了想,“我不知道了,但是這容器是裝滿了相應靈器的。”

“嗯。”紅財神沒再說什麼,直接領著人就去靈天浴場了。

雀雅和明霧顏兩人配好了靈藥,然後開始給馬兒開始洗澡,他們先用普通的水洗了一遍,然後又用水靈球清洗了一遍,最後將洗好的天靈馬給牽到了旁邊。

紅財神給明霧顏的火靈球安裝在了靈馬軒,通常,只有即將賣出的靈馬,才有資格洗水之靈,享受純淨的火之靈洗禮,但是這次為了測試明霧顏的火系儲靈球,他讓人將他們洗好的馬兒牽到了這邊。

看著靈馬軒那圍著火靈球歡快的嘶鳴的天靈馬,紅財神笑了。

看來他的馬兒很喜歡呢!

當洗到第二匹的時候,紅財神發現了不一樣的地方,顏丫頭制作的火系儲靈器精純度和純淨度比一般的儲靈器強上太多了,他想,以後自己要用的靈器不如從這丫頭這兒購買好了。

短短時間洗了兩匹天靈馬,而且也沒出問題,雀雅可是高興壞了,就連頻繁來牽馬的雀澤、肖騎和龍甜也是樂不可吱。

“小師妹,要是這種儲靈器再多制幾個,我們就要發財了。”雀雅笑得開心極了,配起靈藥來也是更加的歡快了。

她是真沒想到,小師妹居然在關禁室的時候自己學會了靈器制作,真的是好聰明啊!

明霧顏也笑了,“以後有時間我會多制作幾個,等歷練回來,我們幾個一起租一片大一點的藥田,一起種我們需要的藥草。”

雀雅一聽她這提議,高興壞了,“好,聽你的,上次那片藥田被毀後,我們不是又種了一次嗎,就在你被關禁室的時候,我那片藥田又被毀了,今年真的是顆粒無收,明年一定會更好的。”

雀雅雖然語調歡快,但是明霧顏還是從她的話裡聽出了一絲心痛和落寞,她想,那藥田老是臨近收獲時就被毀,一定是人為的,以後一定要想個辦法守著那片藥田才行。

“我們加入你們,明年我們一塊兒出資管理藥田。”又回來牽馬的雀澤和龍甜也笑嘻嘻的道。

“嗯。一會兒問問肖騎師兄,我們五個一起。”明霧顏笑著眨了眨眼,沒有什麼比團隊合作更好了。

“不用問,我能代表他,他一定會同意的。”雀澤一口應承了下來。

肖騎跟龍甜又牽走一匹天靈馬後,肖騎回來了,他高興的道:“紅財神說我們今天的速度好快,如今已經洗了六匹天靈馬了,看來我們今天晚上能洗十匹了。對了,那個藥田算我一份。”

雀雅笑著點頭,“行吶;!”

約麼過了半個時辰,紅財神那邊來說,火系靈力球裡面的火之靈已經用完了,數了下,他們一定洗了十匹馬,紅財神便讓人送來了一萬御珠,而且貼心的分成了五份。

拿到御珠,明霧顏高興的笑了,“我終於可以和大家一起去歷練了。”

雀雅笑著拍了一下她的頭,“這回大嬸不會說你了,而且出發前,一定會給你做美食的。”

“是哦!那我們回去吧,時間不早了,大家准備一下。”明霧顏撓了撓頭,她很好奇學院的歷練是怎麼回事。

“我都准備好了,霧顏,你和師姐快回去吧,已經亥時了,再有半個時辰大家該集合了。”龍甜催促著她們。

“我的東西都在乾坤袋裡,也已經准備好了,我和肖騎先去廣場集合,到時候幫你們先占個好位置。”雀澤說著將一封信和一壺酒遞給了明霧顏,“小師妹,這是你家人寫的信,方才忘了給你了。”

明霧顏點了點頭,看著這酒壺,她有一瞬間的失神,這是自己那便宜爹爹的酒壺,她沒想到那酒鬼老爹會送自己一壺酒。

敬爺爺寫的信不長,只有寥寥數字,“霧顏,歷練要小心,注意安全,家裡一切安好,爺爺和你爹等你回來!”

收好信,明霧顏和雀雅回了一號院,明霧顏將所有御珠一個不剩的交給了管理大嬸,大嬸看了她一點,很滿意的點了下頭就拎上御珠走了。

明霧顏其實也沒有什麼好准備的,因為她所有東西都在空間裡,所以這次只是將門鎖了而已。

臨走時,管理大嬸給了明霧顏一盅熱氣騰騰的湯,叮囑道:“這是你的歷練禮物。”

“謝謝大嬸。”明霧顏收了禮物,回頭又道,“等我回來也給大嬸帶禮物。”

大嬸笑笑,沒說什麼,見雀雅出來,便遞給她一包甜點,然後便走了。

明霧顏將大嬸給的湯放進了自己空間裡的冰箱裡,然後便和雀雅去了御天廣場。

到了那邊後,她整個人都驚住了,因為那個大的離譜的廣場上正停著兩艘超大的五彩的飛船,飛船上已經密密麻麻的坐滿了人。

她還沒得及細看,就見一個穿得像一個七彩麻袋的男人朝她們招手,“你們兩個,上來這邊!”

明霧顏看了一眼這穿著太過前衛的紫蘇,眨了眨眼,便上了船。

因為雀澤他們來得早,所以明霧顏他們的位置還不錯,在船的中部,不過,令她不爽的是,坐在他們旁邊的就是千嬌他們這一隊。

而千嬌與白芍師姐、嚴諾師兄一組的,共屬於風澤老師。

風澤老師這一隊非常的強大,足有五百人這麼多,所以這一艘寶船就只有他們這兩組人。

寶船起飛的那一刻,明霧顏很激動,因為它的速度非常快,寶船的四周會劃下五道漂亮的光芒,像長長的絲帶,也像是現代閱兵時,飛行表演時的漂亮拉煙,劃破長空,美麗非凡。

明霧顏想,這個世界,真的是一個非常神奇的世界,她也好想有一艘寶船啊!

“沒見識!”千嬌對著明霧顏冷哼了一聲。

瞧著她的表情,就是從來沒有坐過寶船的,一副鄉巴佬的樣子,所以,一種優越感立即浮現在了千嬌的臉上。

明霧顏明知道她說的是自己,也不理她,反正她確實是沒見過這種寶船;。

雀雅卻是聽不得有人這樣說自己的小師妹,立即朝千嬌瞪了一眼,“沒教養!”

“你……”千嬌激動的站了起來,剛想發火,就見風澤老師朝她看了過來。

千嬌立即不說話了。

這歷練才開始,她不想給風澤老師留下不好的印像。

紫蘇忽然敲了敲自己面前小小的長方形桌子,“干坐著也挺無聊的,你們幾個,每個拿點吃的出來孝敬我。”

雀雅皺了皺眉,明霧顏卻是笑了笑,直接就從空間裡拿出了一袋紅艷艷的蘋果,“紫蘇老師,都說出門在外要吃蘋果,這樣就能平平安安的。”

千嬌離得近,聽到明霧顏這麼乖的就將東西拿了出來,還說出這種討好的話,冷斥了一聲,“狗腿!”

明霧顏笑嘻嘻的回了一句,“牛嘴!”

撲哧……

坐的近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雀雅和龍甜也是捂了嘴笑,牛嘴嘴巴大,說的就是大嘴巴的千嬌,小師妹罵起人好可愛。

紫蘇看了明霧顏一眼,隨手拿起一個蘋果咬了一口才笑道:“你這丫頭有點意思。”

吃了悶虧的千嬌氣得咬牙切齒的,可是她不敢回嘴,因為紫蘇明顯是向著那個明霧顏了。

看來,一切得到了魔獸森林再說了。

寶船又安靜了下來,不少人開始吃東西,明霧顏也是咬了一個蘋果吃。

另一邊,雪易寒正在聽著屬下的各種彙報,整個人有種容光煥發的感覺。

紅魔當然知道這向來不苟言笑的蠻寒在高興什麼,所以偏生要說個不好的消息來打擊他:“御天學院的寶船已經出發前往魔獸森林了,但是那邊的天氣異變,興許只到魔靈驛站那邊就會遇到暴雪天氣,驛站只有七十七個房間,不知道顏丫頭會不會露宿風雪。”

雪易寒的臉色果然沉了沉,略為思考便道:“此次御天學院一共有十二個隊伍,你去安排一下,每個隊伍分六個房間,剩余的五個給同行的掌門。”

紅魔笑笑,點頭應聲,“好吶!”

這邊紅魔剛安頓好,御天學院的寶船就已經使近了風雪區域。

原本平穩的寶船開始搖晃風雪吹在人的臉上,身上,異常的冰冷。

很快,寶船上的升起了船帆和天頂,風雪一下子減輕了不少,不過大家還是覺得越來越冷了。

約麼過了一刻鐘,帶隊老師被叫到了前方,僅僅過了一會兒,他們回來時帶來了一個不太好的消息。

“風雪太大,我們的寶船要前往最近的魔靈驛站暫避風雪,每個隊伍有六個房間,我們運氣不錯。”紫蘇坐回了位置。

其他人一聽都議論開了,而雀雅卻是難得的笑了,他們這一隊一共就六個人,所以每個人都有一個房間,本來她還覺得跟著這紫蘇老師挺倒霉的,但是此刻她第一次覺得也挺好的。

明霧顏也是淺淺一笑,靜靜的聽著其他人因為分配五個房間而爭執時。

千嬌知道,六個房間一定是沒自己的份的,所以她對自己身邊的一群人道:“他們那一隊人數這麼少,為什麼也分六個房間,就不能分兩個房間出來嗎,太自私了;。”

她這一說,其他人也道:“就是,我看他們那一隊至少能均出三個房間來。”

見大家站在自己這邊,千嬌挑釁的看著年紀最小的明霧顏,“你的房間均出來給大家。”

明霧顏根本理都不理她,即是分給她的,她憑什麼要均出來給不識好歹的千嬌。

見她不理自己,千嬌氣得不行,站起來就要理論,就在雀雅要罵千嬌時,紫蘇懶洋洋的道:“這魔靈驛站的房間是掌管魔獸森林的蠻王安排的,有本事你們去找他們更改。”

一聽到蠻王二字,所有人都嚇得大氣也不喘一下,決口不再提要讓明霧顏他們換房間的事了。

到是明霧顏因為“蠻王”二字而失了神。

蠻王,是指蠻荒之王嗎?

那,這是雪易寒安排的?

想到這兒,她的眸中閃過了一抹笑意,他到是安排的很公平,十二個隊伍,都是各自六個房間。

一刻鐘,寶船停在了魔靈驛站外面,依次下船的人被這風雪吹得東倒西歪的。

風雪中,惟有一座臨空而立的房子不被風雪所折騰,無論風和雪再大,它依然美美的不染一絲風雪,露著它綠色的屋頂和白色的外牆。

因為下船的人只有分得房間的人,所以沒有房間的人紛紛趴在寶船上,羨慕的看著下船的人。

另一艘寶船上,身為公主的明若妍也沒有分得房間,此時正郁悶呢,當她看到風雪中前方驛站的人有明霧顏時,她的心頓時不平衡了,雙手緊握成拳,整個人的表情也變得扭曲。

那種賤民怎麼也有資格去住房間的,真是太不公平了。

被嫉恨的明霧顏完全沒有感受到這道憤恨的視線,她靜靜的與自己的同伴進入了魔靈驛站。

還別說,魔靈驛站的房間比明霧顏想像的大多了,是一號院房間的二倍大,床也很大,還很軟,而且室裡相當的溫暖。

整理好自己的東西,明霧顏去了隔壁雀雅的房間,她剛到,龍甜也過來了。

“剛才我看見大師兄把自己的房間讓給兩個生病的師姐了呢!”龍甜有些心疼大師兄。

大師兄人真的太好了,這大風雪的天氣,居然把溫暖的房間給讓了出去,現在自己人在驛站大堂坐著。

明霧顏想了想,“龍甜,你和我住吧,把房間讓一間給大師兄,我的床好大,比師姐的床還大。”

不得不說,雪易寒的安排很合自己的心意,她就很喜歡大大的床,睡著還可以滾來滾去……

“是不是真的啊?”雀雅看著自己房間裡的床,大小還可以啊!她挺滿意的。

“當然是真的了,你們去我那看看。”明霧顏站了起來,去開自己的房門。

雀雅和龍甜一看明霧顏的房間,頓時呆愣了一下,“還別說,小師妹的房間不止比我們的大,還比我們的好看,甚至更暖和。”

要不是小師妹的背景她們太了解,否則她都要懷疑小師妹是給了人家分房間的人好處了!

-本章完結-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