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章 挑唆,你不稱我自己稱

   “娘現在總該看清了,我們在這候府裡到底算什麼?”

   馬車裡,紀嫣然抬起頭嬌柔臉龐滿是憤恨:“鈺弟蒙弟還有我,我們三個加起來的份量也抵不過紀少陽和紀華裳兩人一根手指頭,我們不過只是隨手可棄的犧牲品。還有娘這個候夫人,在那老虔婆眼裡也不過是條看門狗罷了。”

   “放肆,有你這麼說自個兒親娘的?”被自己的女兒罵成看門狗,劉氏本就燥亂的心頭頓時火冒三丈,可抬頭看清眼前少女臉上的恨意卻在瞬間愣住。

   只見紀嫣然緊掐著雙手,杏眼鼓起,眼球泛著紅絲死死瞪著她,那樣子就好像在看殺父仇人一樣。

   劉氏也驚得吸了口氣:“嫣兒,你,娘不是和你說過了……”

   “難道我說錯了?娘難道不是他們招則之來,揮之則去的一條狗?我難道不是被他們隨意丟棄的犧牲品?候夫人,二小姐?你自己好好看看,有你這樣的候夫人?有我這樣的候府嫡千金麼?”

   紀嫣然本清脆聲音透著幾分陰冷:“你為紀家做牛做馬這麼多年你得到什麼了?我自小對那個賤人處處討好忍讓又得到什麼了?你什麼也沒得到,我得到的只是冷對,羞辱,懲罰,鞭打……”

   “如今我什麼都沒了,因為那個賤人我成為別人眼中的笑柄,可你還在繼續討好他們!怎麼,你以為你向他們搖尾乞憐,他們就會大方的施舍給你一根肉骨頭麼?我告訴你吧,你還是什麼也得不到。尤其,每當我看到你可憐兮兮朝他們討好搖尾的樣子,我就覺得心中發惡,想吐。”

   “逆女!”如此忤逆之言讓劉氏,轟的一聲,大腦充血,抬手巴掌便朝紀嫣然臉上甩了過去。

   “你打,你除了打我,讓我忍你還能做什麼?”紀嫣然也不躲只定定看著劉氏那巴掌停在她臉頰前。

   劉氏臉色青紫,終沒能舍得煽下去。

   撤手。

   她穩住胸口劇烈起伏陰沉著臉低聲道:“你以為娘這麼做是為了誰?我是可憐,可若不是為了你們我用得著這樣?若非為了你們,我大可什麼都不理會,他紀少陽是世子又如何?他襲爵後還是得叫我聲母親,還是得供著我讓我下半生衣食無憂。若非為了你們姐弟三人的前程,若非為了讓你們能嫁得好,若非為了讓你們全都成為人上人,我也不必日日向他們搖尾乞憐!”

   “……”紀嫣然唇瓣都咬出了牙印。

   恨。

   心早就被恨填滿。

Advertising

   當眾被辱的恨,當眾被打的恨,當眾被揭醜的恨!

   整整近月時間,她呆在房裡借著養傷連門都不敢出,每每看到別人投來的視線就好似看到當日被眾人嘲笑的樣子。

   那麼,狼狽不堪!!!

   可她的親娘卻還在討好她的仇人,還說的那麼的冠冕堂皇,就算想要她嫁得好,就算想要他們成為人上人,就沒有別的辦法了?為什麼非要向她最看不起最討厭的人,搖尾乞憐,處處討好?

   她就是看不得她那副樣子。

   劉氏看得又氣又心疼,崩著臉道:“嫣然,娘早就跟你說過,讓你忍一時之氣,你怎麼就是聽不進去?丟臉算什麼,她紀華裳丟的臉還少?你是永寧候紀戰的女兒,就憑這一點有誰敢輕慢你三分。一個六皇子沒了就沒了,皇家兒郎多了去了,比他好的更是大有人在,嫁不成六皇子你再挑其它人不就好了。”

   “誰敢輕慢?”

   紀嫣然松唇諷笑,眼裡滑出行淚水:“所有人的眼裡都只看得到她,父親願為她傾半個候府,你覺得他會為了我這麼做?呵,我紀嫣然又算什麼?娘未親身感受過那種被嘲笑的感覺,當然可以說的這樣輕松!”

   “我……”

   劉氏眼色微暗:“是,娘承認,只要有他們在,你父親你祖母眼裡看到的永遠不會是你們,所以娘早已有安排,只要除掉他們,這候府裡的嫡子嫡女就只剩你們姐弟,你覺得到時候還有誰能擋你們的路,還有誰會記得以前?”

   自己的女兒她自然了解,嫣然和她一樣,雖聽她之言處處對紀華裳討好,可實際嫣然自小心高氣傲。

   被個不如自己的人壓著,本就不甘,再接連受挫數次被個看不起的人害得當眾丟臉,難免心生怨懟,她以為經過勸解,她已想開了。可沒想到她心中多年怨恨暴發,竟比她想像中的還要深得多。

   紀嫣然微愣:“娘你……”

   “娘早就和你說過,你勿須多管,更勿須多言!”

   劉氏坐到紀嫣然身邊,無奈將聲音再次壓低:“嫣然,娘知道你心裡的苦也知道你有多討厭她,娘也只要你和她保持面上能過得去。娘不妨告訴你,今日的宮宴,娘早就替她安排好一條不歸路。現在,你明白了。”

Advertising

   “你確定她今天會去宮裡?”

   紀嫣然冷哼道:“這幾次我想盡辦法想要她丟臉受辱,可次次都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每次丟臉的都是別人,她反而半點損傷也沒有,就連上次遇到刺客都沒能將她刺死,每次好像總有那麼些人幫著她,娘,你就真那麼確定,你這次的計劃能行?”

   “你什麼意思?”

   劉氏微愣:“你這是在懷疑娘的手段?”

   “我說的只是事實,爹早就懷疑你,否則也不會派暗衛保護她。今日有那老太婆在,還有暗衛在,女兒勸娘最好想清楚,要麼能將她一舉給除掉,要麼最好別動手。否則,別到時也像我一樣,落個偷雞不成蝕把米的下場。”

   紀嫣然低低的提醒話落,劉氏看清她臉上陰狠的表情,那心突然就像被揪起來的疼,蠕了蠕唇她道:“光在候府稱大有何用,到了那裡也不過是和娘一樣的命婦。頭上壓著的人多了去了。你放心,就算她不去也會有人讓她去,只要她走進那道宮門,今日娘保證定讓她:插翅也難飛!”

   劉氏聲音透著幾抹陰限,她苦心安排這麼久的計劃,又怎麼可能會允許失敗的存在,就算她是煞星又如何?就算閻羅王不收她,她也會收拾她。

   她就不相信,她能次次都逃脫!

   紀嫣然看了看劉氏,放在雙腿緊捏的手微微松開,繼而垂頭不語,嬌俏的臉上劉氏看不到的地方,嘴角卻驀地勾起抹得逞的幽冷陰暗的弧度。

   如此就好……

   她就等著看,看那個賤人凄慘的下場!

   馬車搖晃而行,母子兩俯首低語,卻沒看到就在街邊不遠處,被她們算計的人此刻就站在距離十幾丈遠的街邊一家商鋪之中。那後面馬車之中探出一雙眼睛明明看到,卻只訝異片刻後拔下了車簾,並未作聲。

   ……

   陳記藥鋪。

   安夙正帶著婢女站在藥櫃前,藥櫃後藥童苦著臉手腳直哆嗦:“紀,紀大小姐您要的東西小店是真沒有啊,那都是朝庭明令的禁藥,您就算砍了小的,小的也拿不出來啊……”

Advertising

   “你們陳記不是帝都最大的藥房麼?連鶴頂紅,孔雀膽這些見血封喉的毒藥都沒有還開什麼店,沒有這些那砒霜泄藥迷藥之類的總有,你給我一樣包個一斤半斤過來。”女子聞言橫眉怒目,素手拍在那藥櫃之上,蠻橫的樣子看得藥童欲哭無淚。

   “大小姐,咱們陳記是藥鋪,不是毒藥鋪,要是真賣那樣的毒藥,這誰還敢來光顧……”

   “我管你藥鋪還是毒鋪,總之你今天不把我要的東西賣給我,你們藥鋪今兒個就別想開了!我說你這伙計磨嘰什麼磨嘰?我買你的東西付你銀子,你賣我東西給足稱收銀子,咱們銀貨兩清,你有銀子也不賺,是不是想你家掌櫃的來把你攆出去?”

   “我是藥童不是伙計,況且,朝庭早有明令砒霜類的耗子藥買賣一次絕不能超過五錢,您這不是難為人麼您這……”十四五歲的小伙兒五官皺在一起。

   他要真賣了掌櫃才會攆了他,砒霜買一斤半斤,哪有這麼買賣的?那麼多毒藥她拿去毒老鼠還罷了,這要真是毒死人算誰的?到時出事不止藥鋪,他豈不也得跟著倒霉。

   嘭——

   藥童話未說完,就被女子巴掌拍在藥櫃的巨響給震沒了音。

   “你要不敢稱就滾出來,我自己稱!”女子眉一豎,抓著櫃上的小稱就往裡走,卻被身後幾個丫鬟給攔了下來。

   “小姐,等等,您買那麼多毒藥做什麼啊?你可別千萬想不開,那毒藥可不是鬧著玩兒的,那會吃死人的……”

   “就是小姐,咱們還是趕緊走吧,免得一會兒趕不上瓊華宴了,奴婢求您了那毒藥可不是別的東西,它不能隨便吃的啊……”

   “都給我放開,我不過是備著對付別人,你們干什麼?真以為我會自個兒去吃毒藥那麼傻?”

   四個丫頭收手,都是瞠目結舌。

   “對付別人,小姐您想帶毒藥進宮?這,這……”

   珍珠聞眉毛都擰成麻花,實在不明白小姐這又是弄得哪出,明知要去參加瓊華宴卻早早出門就為來買毒藥?這要真把毒藥帶進宮裡,豈不是會被當成圖謀不軌的人給當場宰了!

   “難不成真給我自己吃,你們不也說最近我得罪的人太多,這萬一進宮去有人害本小姐怎麼辦?我自然得先做准備,買些毒藥往那桌上一擺,我倒要看看哪個不長眼的,敢再來惹我。”

Advertising

   “噗嗤……”

   女子拔高的話音方落,身後便響起道男人的嘲笑:“估計這全帝都能想出這種辦法的也就你了,你倒還有點自知之明還知道自己得罪的人多。不過,紀華裳你確定你這樣的辦法會有用?這萬一拿撒了給自個兒吃了……”

   “你以為人人都和你一樣蠢,明知是毒藥還往嘴裡喂?”

   安夙折身看清來人,頓時蹙眉:“邵鋒?我說你怎麼就像跟屁蟲一樣甩都甩不掉,無論我走到哪裡都能碰到你?好歹我也是你家王爺的救命恩人,你是不是應該對我客氣點。還有,王爺是不是也好好的管管你的屬下,讓他別有事兒沒事兒總和本小姐做對!”

   藥房門口站著三人。

   除了蕭燁邵鋒,還有曾為她看過診的陳大夫。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