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章 綺尋遺言

   看著不停流淚的一雙妹妹,看著蘇長卿泛紅的眼眸,安綺尋又何嘗不是心如刀割,她緊緊握著男子的手:“長卿,我求你……”

   “好,我答應你,你說,無論什麼我都答應你。”看著女子哀求的眼神,蘇長卿抹去臉上的淚應。

   安綺尋側頭看向榻前哭抱在一起的妹妹,伸手輕輕拉過安元菱的手,放在蘇長卿的手裡:“長卿,我要你三媒六禮娶元菱過門,許她一世一雙人。”

   “姐,不要……”

   “不行,我說過除了你,這輩子絕不會娶別人……”

   蘇長卿與安元菱驚呼出聲,兩人卻是同時反對。

   安綺尋握著兩人的手道:“菱兒,別,別怪姐姐自作主張,強要你答應這門親事,這些年因為姐姐耽誤了你的終身大事,你的心事姐姐豈能不知,長卿他是個好男人,我相信他會對你好。長卿,你答應我就不能反悔,好好的照顧她,我知道我的要求有些過分,可菱兒是個好女孩兒,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只有將他交給你我才放心,也才能去的安心。”

   安元菱撲在女子身上哭喊著:“大姐,不要,我不要,我只要大姐,我不要嫁人,大姐阿夙回來了,你別死,以後我們都會好好的,大姐……”

   “菱兒,你也想大姐死不瞑目麼,咳咳咳……”女子一陣猛咳,咳出大口大口的鮮血,那艷紅的顏色刺得人眼生疼。

   安元菱哭著點頭:“大姐我答應你,我答應你,我知道你是為我好,大姐我答應你,你不要再咳了,阿夙,你快幫幫大姐,大姐她很辛苦,我好怕,阿夙,我好怕……”

   安夙將安元菱扶起,哽咽著為女子渡氣,胸口酸澀一個字也說不出。此時她恨極了自己為何竟未習醫,為何下山時竟未讓師兄隨他一同回來。師兄醫術盡得師父真傳,若他在,就算治不好大姐,也定可為她續命。

   她恨自己只能看著親人離去,卻無能為力!

   “長卿……”安綺尋卻是艱難的抬起頭,看向蘇長卿眼裡滿是祈求。

   “我答應你,我什麼都答應,尋兒你別急,慢慢說,你慢慢說,我什麼都答應你,我答應你我會娶元菱,我會替你好好照顧她,我用我的生命發誓,我發誓我會,綺尋……”男人下顎抵在女子額頭,愴惶伸手替女子輕拭著血跡。

   “那就好,阿夙……”

   安夙握著女子的手,哽咽道:“姐,你有什麼要我做你說,阿夙聽著……”

Advertising

   “娘臨終時還,還有遺言,找到當年走失的小妹,若實在找不到,你知道娘的心意,記得,保護好自己……我……我想走的干干淨淨,所以我死後你將我的身體火焚,就將我葬在爹娘身邊,不用設靈,不用守孝,有爹娘陪著我不會孤單,還有最後,選一個月後的吉日,替我送你二姐出,出嫁,答應我,你們都要好好的,我會看著你們,你們都要好……好好的……”

   聲音逾漸低弱。

   女子美麗的眼睫緩緩瞌合,嘴角卻掛著一抹淺淺的笑,最後的彌留之際,她的心中或也有很多不舍,很多牽掛。

   牽掛兩個妹妹,牽掛那個她等了七年的男人,可最終還是要離開,去見自己的父母,或許也有欣慰。

   元菱,這是姐姐唯一能為你做的,把你交到他的手中,也請你替姐姐好好的照顧他,終有一天,我相信,你的心願會實現的……

   長卿,原諒我今生注定要失約了,有元菱在,我相信終有一天,你會看到她的好,就讓她代替我陪伴你。長卿,奈何橋邊,三生石上,我定會刻下我們的名字,不管輪回幾世,綺尋終有一世會尋到你,還你一世長情……

   “綺尋……”

   “大姐……”

   寂靜的屋苑中是安元菱與蘇長卿撕心裂肺的呼喊。

   凝著女子破敗的容顏,安夙淚噙在眼中,五指緊扣榻沿,將紅木雕紋的床板都摳出五個深深血指印:“大姐,你放心去,阿夙會遵你遺言照顧好二姐,阿夙會讓你清清白白上路,阿夙會找到小妹,阿夙會送害你的人下去,向你請罪!”

   漫天風雪蕭蕭……

   冰冷的雪地裡架著干枯柴枝,安夙走到滿身襤褸的男人身邊,看著整整三天三夜死死抱著女子不肯撒手的蘇長卿。

   抬手狠狠煽在他臉上:“給我放手,若真那麼舍不得,若真那麼心痛,就好好送大姐最後一程,然後將害了大姐的人全都抓出來替大姐報仇,才能讓大姐安息瞑目!”

   蘇長卿抬頭,布滿血絲的痴呆雙眼終於慢慢聚焦:“你說的對,我要將那些害了綺尋的人通通抓出來,我要替綺尋報仇,我要替她報仇!”

   男人踉踉蹌蹌抱起早就沒了呼息的女子將她放上了柴枝,一遍又一遍親吻著女子的眉眼,每一個親吻都是一滴淚,都帶著濃濃的愧疚和不舍,似乎要將那張臉深深鐫刻進骨髓。

Advertising

   安夙舉著火把點了火,劈啪火舌咋響,她就那麼眼睜睜看著那熊熊火焰將她最親最親的人一點點吞噬……

   哧——

   遠處傳來一道輕響,將完全沉浸在過往悲痛中的安夙拉了回來,她轉頭看著不遠處相思樹後那截飄飛的鵝黃色裙擺,微微蹙眉。

   不小心踩斷樹枝的丁凝,有些尷尬的走了出來:“對,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想要偷聽你們談話,只是我看你們臉色有些不好,怕你們會出事,所以才跟了過來,我,華裳,蘇夫子他,他沒事吧?”

   安夙松開緊捏的雙手,斂下眸中情緒。

   不語。

   他能有什麼事,大姐希望他們能好好的,他也答應了大姐會好好的照顧保護二姐,他甚至為此和父母絕裂搬出了蘇國公府,在葬了大姐與他一起查清大姐的冤屈為大姐報仇後,依約迎娶二姐進太傅府。

   他親口對她保證,會好好的對二姐。

   她這才放心的離開。

   五年征戰,她親眼目睹滿地災民,屍橫遍野,她每到個地方都會著人打聽小妹的下落,遇到需要幫的人也總會幫上一把,也期望有人能在小妹需要的時候也幫幫小妹,她離都時也托了師兄找江湖中的朋友四處找尋,卻一直都沒有小妹的消息。

   她也時有與二姐通信,知曉他們過得很好,也終於知道二姐其實也早就心系於他,大姐臨終遺願不止是想成全二姐,也是想用這份責任困住他,阻止他做傻事。

   大姐用心良苦,她也感欣慰,以為大姐九泉之下可得安息。可不想他在安家落難時,卻落井下石休了二姐。

   丁凝看了看不言不語的安夙,又看著地上抱著自己的頭,又哭又笑仿佛已瘋顛的男子,上前蹲在地上,才輕輕扯了扯他的袖子,哪知蘇長卿卻是突的爬起來便跌跌撞撞的衝下了山坡。

   樹林之間,安夙撇了一眼蘇長卿遠去的背影,抬頭望著天。

   許久……

Advertising

   丁凝上前與她並立:“華裳,雖非有意,可我確實聽到你們的談話,我有問題想要問你,可以麼?你和蘇世子妃,也有淵源?你們認識麼,為何從未聽人說起過?可聽你方才之言,你們應交情匪淺。”

   “你對這些很感興趣?在我看來,你不是個會打破沙鍋問到底的人,也不像是會在意這些無聊之事的人!”安夙說著撇頭看了她一眼,語氣早已平復,再聽不出絲毫波動。

   丁凝點頭:“是。”

   “為什麼?”

   安夙有些不解:“你們年紀相差很多,她早就嫁人,你卻是閨閣女子,你與她應並無多大交集,唯一可能……因為蘇長卿?我忘了,你曾祖父是他的授業恩師。”

   “你誤會了。”

   丁凝看著安夙搖頭,沉吟片刻道:“蘇長卿確是我曾祖父得意門生,我與世子妃相識也的確是因為他,曾經一度我都是太傅府裡的常客,我自認與世子妃雖算不上知己,但至少能稱上一聲朋友。我並非想為他說話,只是,在這件事上蘇長卿或許有錯,可我覺得我還是應該告訴你,那份休棄世子妃的休書,並非出自蘇長卿之手。”

   安夙微默,問:“你怎麼知道?”

   “世子妃是個很和善的人,也很熱心,她甚至答應幫我………”

   丁凝微頓,眼中泛著淚光咬唇道:“安元帥去世之後我曾去安府吊唁,後來還曾去太傅府裡探望過世子妃,再後來安家出事我也曾去過太傅府,世子妃還央求我帶她回家見父親和曾祖父,我告訴他蘇長卿之前已去丁府見過曾祖父,可她依然堅持。那天我就守在書房外,世子妃從曾祖父的書房裡出來時,是哭著離開的,我曾問過曾祖父也求過曾祖父和父親,可曾祖父和父親都只無奈搖頭,他們只告訴我五個字,聖命不可違……”

   “我再去太傅府時,卻沒能見到世子妃,我有些擔心便派人去找,可就在那個時候我收到消息,世子妃也被押進天牢,湖香找到了被打傷的穗兒,她是世子妃的貼身丫頭,穗兒醒來後告訴我,是蘇國公夫人趁蘇太傅在外奔走時帶人將世子妃趕出了太傅府,還領著官兵將世子妃抓了起來。”

   “我想救世子妃卻苦於沒有門路,便想先找蘇長卿商量,卻正好看到國公夫人與蘇長卿大吵,蘇長卿去求皇上想要說出實情,我就跟在他後面,我親眼看到他被蘇國公帶人攔在宮門外,被強行打暈帶回了蘇國公府。”

   “我沒有辦法只能去求父親,我知曉父親與郭大人有幾分交情,便想求父親幫忙將世子妃救出來,可父親說世子妃和安家眾人都被打入天牢死囚地,就算賠上丁家也不可能救他們出來……”

   少女聲音微帶哽咽:“我,我以死相逼,父親最終答應我,帶我進天牢去見世子妃一面,我假意去蘇府探望,想要救蘇長卿出來帶他一起進天牢,我想,我雖不能幫他救他的親人,可能讓世子妃見蘇長卿一面也好。可我在蘇國公府卻沒能見到蘇長卿。”

   “後來蘇長卿的侍衛旬昭找到我,交給我一封信,他告訴我蘇長卿被國公夫人鎖在府中,派了暗衛重重看守根本出不來。他說蘇長卿根本沒寫過休書,他說他主子托我把那封信交給曾祖父呈給皇上救世子妃出來,也托我想法子進天牢看望世子妃替他轉告她,他沒寫過休書,他一定會救她……”

Advertising

   “也就是說你見到了元…世子妃?她當時情形如何?還有,那封信呢?”安夙靜靜的聽著,眼神落在丁凝身上,她未想到會在丁凝這裡,聽到二姐逝去前的消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