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章 凶手,那把火

   阮府大火臨近天明才被撲滅,此刻還冒著滾滾濃煙。

   奢華府邸只剩一片廢墟焦土,滿是殘垣斷壁的地面密密麻麻擺滿數十具被燒焦面目全非的屍體,咋一看去讓人頭皮都發麻,都府衙於衝,右衛軍督統蕭燁全都半夜被驚動,此刻正站在屍體前空地上。

   “刑師爺,如何了?”

   “回大人,王爺,已經全都檢查過,被燒焦的屍體共八十具,要核對出身份需要時間,另外仵作驗屍後發現所有人都是一刀斃命,只有一人胸肋各處骨骼都有銳器刺過的痕跡,應是被人刺了十余劍才刺中心髒而亡,手段極為殘忍。另外清理廢須後,我們在在後院枯井裡找到十二把劍,都染血跡,應該是凶器,還有大人與王爺來之前,有阮家一位小姐被救起後送往醫館治療,大夫說傷勢太重能否保住命還難說……”

   “給本王傳令下去,將醫館保護起來,再宣太醫,無論如何都要把人給本王救活!再派人去看看搜尋邵副督統的人可有回來?”看著那十把染血的長劍鏘哐當全被扔在地上,蕭燁沉臉下令,聲音帶著絲冷怒。

   話落,旁邊有侍衛立即領命飛快而去。

   於衝亦是滿臉鐵青:“敢在天子腳下滅人滿門,這凶手當真目無王法,本官聽聞有人看到凶手逃逸,也早就猜到凶手可能並非一人,可本官一直有命人守在阮府之外,凶手殺了這麼多人卻無一人反抗求救,就算是深夜眾人都已熟睡可阮府這麼大總有守夜之人才對。火起時第一時間便有衙役衝進來,可除逃走的凶手外卻未有人發現其它可疑之人,這未免太過匪夷所思。”

   “還有,二十多天前效外阮家織染坊大火用的是火油,可昨夜大火比之那夜更甚,火起時尤伴濃濃酒味,本官命人查過,阮家地窖之中才進的一批酒幾乎全都被搬空。看來,這些人對阮家情形極為了解。凶手殺人放火卻不及時離開反而等衙役趕到時才走,顯然是為掩護同伴轉移,而那些凶手,極有可能就隱藏在火勢現場,可惜阮家人都死了,唯一幸存者又生死未蔔,否則……”

   於衝說著難掩眼中郁卒之色,發生這麼大的事,早朝時龍顏大怒,偏偏出事的是阮家,若被有心人拿來大作文章,他自然首當其中,可恨這凶手一把大火把所有燒光,半點線索都未留下。

   如今也只能寄希望邵鋒能抓到逃走的凶手。

   否則,聖上面前他無法交待!

   蕭燁聞言不語。

   這些時日整個帝都都已戒嚴,各方城門早就全面加強戒備,不止盤查更嚴也嚴格控制了火油乃至桐油等易燃物的流向。

   還有右衛軍每隔一刻鐘繞阮府巡邏一次,一連半個月都未有動靜,可就在所有人都放松警惕幾乎以為凶手絕不會再有所動作時,凶手卻反其道而行,用如此殘忍手段滅了阮家滿門。

   更讓人沒想到,他不用火油,也能放出這樣一把大火,他命人控制了火油等易燃物,卻獨獨忘了酒,灑不止能飲也極易燃,阮家酒窖他也看過,裡面空空各處卻都散落了許多的空酒壇。

   這些人絕非一般人,從開始的殺人放火到最後撤退時留人吸引府衙與右衛軍的注意,手段干淨利落,計劃周全,絕非對付院家商鋪的混混能做到,也絕不可能是歸義候府的人暗中所為。

Advertising

   換言之,有人混水摸魚!!!

   “大人,王爺,我們在偏院柴房裡找到一個人。”有衙役這時上前回稟,他身後兩人架著一個人走了過來:“這人被關在柴房裡,因柴房離起火地有段距離所以逃過一劫,不過人被用了刑,早就暈了過去。”

   “用了刑?”

   於衝看了看瘦瘦小小滿身是傷的人:“看穿著像是阮家的婢女,刑師爺,先讓大夫過來看看傷勢如何?待人醒後再仔細詢問。”

   “是,大人。”

   原就守在現場的大夫很快為那人診治,得出了結果。

   “大人,此人身上有傷卻不重,會暈過去有兩個原因,大夫把脈說她已有好幾日水米未進,後又被濃煙嗆暈。人已醒來,我仔細查問過,她說她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半夜突然聽到響動,爬起來才看到外面起火,她求救可沒人來救她最後便被熏得暈了過去。”

   “此人是阮蔚兒的貼身丫頭,因三日前不小心打碎阮夫人的玉鐲而被罰關進了柴房,屬下仔細看過,柴房那邊極偏,想來是凶手不知那邊還關的有人,所以未在那邊點火,才讓她僥幸逃過一劫。”

   於衝聽完刑師爺的話,只蹙眉:“先把她送回府衙看管,等阮蔚兒醒來後再仔細查證她所說是否屬實。”

   蕭燁瞥眼,見瘦小狼狽的身影被扶走,看到與那三人擦肩而來的人時卻瞬間移開了視線:“如何,邵鋒可有消息了?”

   “回王爺,我們的人已找到邵副督統,只是副督統受了重傷,前去追捕的人全都死了,不過凶手已被抓到。”

   “什麼,你說凶手抓到了?”於衝等人一震,隨即面露喜色。

   蕭燁沉聲問:“人現在何處?”

   親兵答道:“回王爺,副督統正在都府衙,凶手的屍體已被送了回來,也在府衙之內。”

   “王爺……”

Advertising

   “於大人,我們先回府衙看看,此案雖父皇交予於大人清查,可本王掌帝都巡邏治安,發生出此等惡劣案件也是責無旁貸。”

   “如此甚好,勞煩王爺了。”

   於衝與蕭燁等人帶人趕回府衙,府衙正堂之中同樣擺放著數具屍體,除當夜奉命隨邵鋒追捕的人,卻還有三具戴著鬼面的屍體。

   刑師爺與捕頭上前揭開鬼面具一一查看:“大人,全都死了,屬下與葉捕頭比對過,這三人都是在逃多年的欽命要犯,每個人身上都背著多條人命。”

   “欽命要犯?”

   於衝接過刑師爺手中一疊畫像,拿著畫像與地上的屍體做比對,那三人的確是在逃多年的欽犯,每個人身上都至少十數條人命,官府曾懸賞花紅緝拿多年都無果。

   沒想到這次竟會?

   放下畫像,他看向一旁的手臂還纏著沁血白布的邵鋒:“邵副統領可否將當時情形與本官詳細說說?據本官所知當時你們追捕的應是一人,為何後來卻會又出現三人?凶手死前可有說什麼?他們為何要殺阮家人?又可還有其它的幫凶?阮家失蹤那兩個人又是否在他們的人手上?”

   邵鋒臉色蒼白的搖頭:“於大人,我們追捕的確是一人,可後來另外兩人突然出現,這幾人負隅頑抗,本副督統只能命人將他們就地格殺,他們有沒有幫凶本副督統亦不知,他們死前也未有交待那兩人的下落。可照現在的情形看他們怕也是,凶多吉少。”

   刑師爺聽完上前恭聲道:“大人,依屬下看,這些人若非為財,便只能是被人暗中收買。如今凶手既已伏誅,依屬下看我們可先等阮家小姐醒過來詢問之後再說,她既是命案現場唯一的幸存者,也是唯一可能與凶手有過接觸的人,說不定她那裡會有線索。”

   於衝聞言點頭:“看來也只能如此,多謝王爺與邵副督統鼎力相助,待下官整理好卷宗後便會寫奏折將案情如實稟明聖上。”

   蕭燁垂頭看了看那幾具屍體:“無妨,本王職責所在。邵鋒傷勢不輕,既然府衙這邊已無事那本王就先離開。”

   “恭送王爺。”

   於衝等人忙行禮恭送。

   待幾人消失,府衙捕頭上前:“大人,此案……疑點重重,你說這三人真的會是凶手?這三人有的在逃十余年,早前刑部通報各省州府追捕緝拿,慎刑司的人更是一直進行追捕,光他們三人懸賞花紅加起來已不下萬兩,可他們為何突然出現,還一起在阮家殺人放火,屬下覺得這會不會是……”

Advertising

   “展捕頭,凶手已歸案伏誅。”

   於衝冷臉看向展毅:“此案也就沒有再查下去的必要,你們現在要做的就是等證人醒來後核對證詞,然後盡快將卷宗整理成冊,也好讓本官早日將案情上報聖上並貼張榜貼出布告,刑師爺,你知道該如何做了。”

   “屬下明白。”

   刑師爺抱著畫像恭敬應答,大人的意思他懂,這件案子影響過於惡劣,不管這幾人是否真凶,都要當作真凶處置,大人才好向聖上有所交待,反正人是禁軍捕獲的。

   他們說是凶手,那就是凶手!

   ……

   賢王府,邵鋒隨蕭燁回到書房。

   原本蒼白的臉色好了許多,他進屋便跪地請罪:“王爺,都是屬下無能未能抓獲真凶,請王爺降罪。”

   “與你無關,是本王低估了對手。”

   蕭燁搖頭:“你做的已很好,天子腳下發生滅門慘案定會擾亂民心,如今於衝那邊想來很快就會有結果,此事暫告一段落。你既與凶手打過照面那就暗中派人查,本王只是奇怪,暗中潛伏之人既殺了所有人,為何會獨獨放過了你?”

   “這個,屬下也不知!”

   邵鋒蹙眉,眉宇間滿是遺憾之色:“可惜凶手戴著面具,後來出現的那些人也蒙著面,屬下中藥昏迷未能看到他們的真面目。原本,屬下猜測後來出現的人是那人同黨,可後來屬下想,他們未必是一路,否則就像王爺所說,他們殺了屬下也不過是再添一刀的事,可他們卻沒這樣做,除此之外,屬下委實想不出別的理由……”

   蕭燁沉吟著緩緩開口:“是挑釁,也是故意為之!”

   “王爺的意思他們是故意放屬下回來,可是為什麼?”邵鋒不解,挑釁,挑釁誰?挑釁府衙,挑釁王爺還是皇上?

   “為什麼?”

Advertising

   蕭燁反問著站起身道:“本王以為這並不難猜。邵鋒,你先派人看看昨夜有哪些人行蹤不明,再命人撤消戒嚴,不必在阮家附近加派巡羅。”

   這不止是挑釁帝威,挑釁皇家,也是挑釁他,為的自是逼他做出選擇,而他從邵鋒處聞訊第一時間也的確做出了這樣的安排。

   選擇讓凶手歸案,息流言。

   即使早知有人盯上阮家,可他也未想到這人竟會用這樣狠辣的手段,公然滅了阮家。不止他,只怕任何一個人都沒想到。

   尤其,這人竟做到了。

   利用柳紀兩家恩怨,擴大勢態以達到用柳家去對付阮家的目的,這個人不止膽大妄為手段狠辣,還心思細膩又難猜,精准的抓住每個機會,把所有人性格都摸透也把所有人都算計了進去,甚至故意挑在瓊華宴前動手。

   背後的人,幾乎把所有細節都算到了。

   還真是個:勁敵!

   邵鋒猶疑:“王爺,這……”

   蕭燁冷聲道:“阮家如今已被燒成灰,不管是有人報復還是有人打阮家的主意,凶手目的都已達到,暫時不會再做什麼,至於其它,本王另有安排。”

   “是,王爺,屬下這就去。”

   邵鋒退下,蕭燁卻是回到桌案提筆寫下一封信,輕輕拍手房中便出現一名黑衣人,“將這信盡快傳出去。”

   看暗衛消失的身影,男人臉色微沉。

   想打阮家的主意?

   很好!

   本王這次就幫你一把,也讓本王好好看看,躲在暗處的你到底有幾分的真本事,又能否將那樣東西替本王找出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