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章 到底有多自私,暗夜黑影

   夜色裡男子負手站在憑欄處,身姿掀長俊顏如玉,金絲銀繡的華麗錦袍角著微風輕拂擺動盡顯威儀貴氣,那雙燁燁星眸落在少女身上,而從他站身處下望恰巧能看到八角亭下的水平河堤邊的台階。

   顯然方才早就將少女放花燈的那一幕,盡收在眼底。

   那樣的少女,沉靜如水卻又比明月還耀眼。若看到那幕,或者他那位六皇弟會後悔也說不定!

   男人想到此不禁笑了。

   安夙卻不知,他到底在笑什麼,有什麼值得好笑的?明明方才眉宇深鎖現在卻在笑,這個時候還笑得出來?

   腳步微頓,而後安夙卻是迎面走了上去:“王爺也來放花燈?不過一個人卻未免有些太過形單影孤,看王爺剛剛愁眉深鎖怎的卻好似遇到了些困惑之事?這倒是頗讓我不解,我以為這世上應該沒什麼事,能夠難倒王爺才對。”

   少女語氣淡淡,心中的平靜讓她自己都覺訝異。

   有人說愛的極致是恨,可她從愛到恨,最後卻又從恨到平靜,如今再次面對這個人,恨他,都讓她覺得那是對自己的侮辱。

   “本王不是神,只要是人都會有困惑之時,這有何好奇怪的?倒是你的傷可有痊愈了,這麼晚還出府?”蕭燁言語亦平靜而溫潤,似乎早將那日無雙閣中發生的事忘到了九霄雲外。

   安夙鳳眸微轉,淡笑:“是麼,那不若讓我來猜猜王爺到底在困惑什麼,能讓王爺這樣的人也如此困惑的事,似乎除了朝堂之事,便也只剩女人了。未知王爺又是哪種?該不會真被我猜中,王爺在這裡,是在等佳人現身?聽王爺方才之言,莫非是怕我在這裡妨礙了與佳人幽會?”

   蕭燁微微蹙眉,看著女子那抹笑,沉吟片刻道:“你們女兒家的心思,本王不怎麼明白,在女子眼裡心裡似乎除了男子便只剩與別的女子爭風吃醋,整日裡盡思些兒女情事,難道,除此之外就別無可想了?”

   “王爺所說未免太過好笑,自古以來哪個女子不是依附男人而活?男人志在四方可以有遠大抱負,可女人不是生來就該在家相夫教子?”

   安夙諷笑著出口反問:“如果有一天有女子與你大談朝政,甚至妄想入朝為官馳騁沙場,王爺覺得君王會否應准,群臣百官又是否會點頭答應?王爺又是否甘願被個女子比肩下去??”

   “有別於眾的特例獨行,或會鶴立雞群耀眼一時,卻總會礙到別人的眼,從來難與生存為繼,甚至還會帶累身邊人。連我都能明白的道理,我以為王爺身在天家應比我更深有體會才是,人想要好好活著,就要認清自己的身份,認清自己的本份。”

   “似乎,你說的也對。”

   蕭燁微怔,有些啞然的笑了笑:“看你說的頭頭是道,言語間頗有幾分通透之意,你是想告訴本王,你現在已然認清你的身份,也認清了你的本份?”

Advertising

   君作女蘿草,妾作菟絲花,輕條不自引,為逐春風斜。說的沒錯,女人依附男人而活,古今從無例外。

   可或正因此,當那個獨特的人出現時,才會更吸引人的眼光。不管好或壞總會讓人第一時間注意到。

   眼前的女子和她同樣都很耀眼,不同的是那個人是顆蒙塵的明珠。即使背負很多,即使很辛苦,可她一直都努力的堅持著。那份聰慧睿智,那份堅韌與堅持讓他也不得不欽佩,也無法不動容。

   而眼前之人,其實一直都活的肆意!

   她,無疑是幸運的……

   男人的眼神帶著幾分審視,又有幾分恍然,讓安夙一時間也無法分清他到底在想什麼,或者,是想到了那個女人?或者在想今日發生的事?又或者是在想該如何替阮家解決這次麻煩?

   她驀然笑意更深:“我有沒有認清我以為王爺應已明了,我說過我並不是個輕易放棄的人,王爺莫不是忘記了?或者王爺還想再次告訴我,在你心中賢王妃的位置早就有了更適合的人選?”

   蕭燁星眸凝著少女:“如果本王說是,你是否就會退縮了?”

   “若它朝有緣得見王爺自會知曉,天色已晚華裳告辭。”安夙不答,道了聲告辭,領著婢女越過男子而去。

   那個位置應該就是為了那個女人而留的吧?

   蕭燁,你到底有多自私?

   若真那麼喜歡她,若真覺得她那麼合適,若真的早就認定她,為何今日卻連面都未露?為何明知阮家有難卻不出手相幫?為何明知有人對付阮家也能如此無動於衷?就為維護所謂賢王的名聲不惜任她暴露?

   那又為何一直隱瞞與她的關系?

   甚至護的滴水不漏?

   他到底在想什麼,又到底想做什麼,或者他們已不在需要隱瞞,或者他早有應對之法,又或者,他們打算放棄在安家尋找玲瓏玉骨的想法?

Advertising

   不,不可能。

   花了這麼大的力氣,將阮家遷來帝都,足見志在必得之心,他們不可能會放棄,那個女人也不可能會放棄,而那個女人是蕭燁的人,這就能解釋為何安宅會易主,此事皇帝必然知曉,也是同意的。

   也就是說,這其中有君命。

   阮家背後的人說是那個女人,不如說是皇帝。就不知,皇帝是否知曉那個女人的存在?應該並不知道,皇帝知道他自然也再無隱藏的必要。

   還原當日麟兒聽到的原話,那個讓噬天不滿的他顯然就是蕭燁,噬天說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蕭燁,那靖城之事就與蕭燁脫不了關系。

   到底靖城有什麼,居然能讓她親自前往?

   靖城……

   她真該讓人好好的去查一查了。

   幾次接觸,她才恍然發覺蕭燁變了,早已不再是當年初上戰場時,那個胸懷下天,溫潤又魯莽的少年皇子,現在的他做事謹慎,心思深沉難測。或許,不是他變了,而是她根本,從未真正了解過。

   而尋了這麼久,這裡或許就是她一直在找的突破口。

   微風拂面帶來些許冷意,也讓人頭腦更漸清明,安夙心思百轉千回眨眼已理出條清晰脈落,嘴角也多了抹冰冷笑意。

   利而誘之,亂而取之,實而備之,強而避之。敵人再強大都不可怕,只要找到弱點一擊而中,勝利遲早是屬於她的!

   而這出戲也真是越來越熱鬧了。

   皇帝,蕭燁,那個女人,千菩提,還有當初的殺手,到底有多少人在覬覦那樣東西?不過她現在更想知道蕭燁接下來會做什麼?

   安夙思索間腦中已閃過數個可能。

Advertising

   驀然頓步,她卻記起件事來,她忘記了她還有一樣東西,一直寄放在那個男人那裡,也該找個機會將它拿回來了。

   ……

   阮家的後續,卻並未完結。

   翌日清晨,阮家銀樓門口發現一具屍體,屍體雙手雙腳都被切開擺放,臉上被砍數刀,面目全非,眼也被挖了出來,那凄慘死狀嚇昏好幾個路人。

   有人報官後查證,死者正是被虜走的阮三爺,阮成傑。商鋪門口發現死人還是商鋪的少東家,自然無人敢再光顧。

   銀樓被迫關門。

   與之同時,阮家其余商鋪也都出了事,胭脂水粉鋪裡有混混闖入搗亂拿著夜壺便往裡潑糞,香粉樓眨眼變臭樓,不少顧客被殃及池魚屎尿加身,都圍在鋪子裡討要說法,掌櫃的賠笑又賠銀,這才息了眾怒。

   更有甚者拿著鞭炮便往金飾鋪子裡扔,那是劈裡啪啦一陣炸響,鋪子裡頓時青煙直冒,雞飛狗跳,尖叫聲不絕,許多人銀兩未付,戴著首飾玉器便衝出了商鋪,還大叫著以後都不會再光顧。

   那些混混卻扔完就跑,腳底抹油溜的比誰都快。等衙門捕快來時,那些人早就沒了蹤影,找人詢問,得,那些混混還真是聰明都知道戴上面巾,等騷亂起也根本沒人認得出是誰。

   掌櫃的欲哭無淚,上報東家,阮家也只能自認倒霉。

   即使後來加派了衙役巡邏守著,也沒什麼作用,衙役守鋪子門口,穿著流裡流氣的混混便成群結隊的堵在街頭巷口喧鬧起哄,不拿刀也不拿劍,反正就那麼堵著路,衙役來趕人就走,衙役走了再回。別說進鋪子,那方圓百丈之內,除了貓貓狗狗,蟲蟲螞蟻根本就沒個活人。

   不到五天,都府衙的大牢裡就人滿為患,阮家商鋪也全都掛上了東家有事的牌子,徹底關門大吉。

   阮家商鋪接連出事,阮藍兒與秦昊天失蹤第三天阮家人才察覺不對在都府衙裡報了案。都府衙的人天天進出阮家,派了大批人馬尋找兩人下落,連京畿衛也嚴密加強了城門進出的盤查。

   多日無果,甚至有人開始私下裡議論這是安家鬼魂來復仇了。

   整個帝都有種風聲鶴戾之感。

Advertising

   可奇怪的是,自從阮家商鋪關門之後,阮家卻平靜了下來,都府衙的人一連守了半個多月都沒有任何發現。

   是夜,無星無月。

   巍峨的宅門外,有人提著食盒走了過來。

   穿著捕快服的漢子將裡面的碗全都端了出來:“來來來,吃點熱乎乎的混沌暖暖身。依我看,我們就這樣守下去也不會有任何發現,我們這麼多人天天在這兒守著,那賊人要敢來就怪了,頭兒,你說是不是?”

   另一人接過瓷碗沒好氣的瞪了那青年男子一眼:“大人讓守著就守著,你小子哪兒來那麼多廢話?”

   “我這不是發發牢騷麼。”

   那人訕訕一笑有些不忿道:“這阮家一倒霉,我們也全都跟著倒霉,天天夜裡在這兒吹涼風,依我看那根本都是胡謅的,什麼鬼魂復仇,肯定是阮家得罪了什麼人才惹來別人的報復,就是不知道我們得守到什麼時候,總不能就這麼一直守下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抓住那匪徒,這樣我們不就可以早些回去抱婆娘逗孩子了麼?”

   “這誰知道,不過於大人和刑師爺已經在想辦法了,總不會叫你一直在這兒守著的,你就放心吧,這附近還有京畿衛每隔一刻鐘巡邏一次,那些賊人若敢來不是正好,抓了他們我們便立下大功,也不用再守了!”

   “那倒是,呵呵……”

   夜色裡七八個人全圍在一起連吃邊笑聊著。

   就在此時,那夜空中卻突的有抹白線自深宅大院的另一邊兒飛了出來,然那白線才飛出高牆不到百丈,就被人用石子擊落從半空墜下消失了蹤影。

   十余暗影借著夜色的掩護,如同幽靈一般越過高牆落在院落之中,守在外面的衙差卻半點都未察覺。

   幽深院落蜿蜒曲折,蓮池邊也早有道身影候著,直到來人站在身邊,那人才驚覺上前:“主子,您來了。”

   “可辦妥了?他們在哪裡?”

   “都已辦妥,先前我去看過,他們應該都在東廂的書房裡。”

   “既如此,我們也走吧。”

   話落,來人徑自轉個彎朝前方行去,一路如入無人之境,不到小半刻鐘已出現在一個阮落之中。東院廂主院正是阮明輝的住的地方,此時院中書房裡還亮著盞燈。

   透過微弱的燭火,可以看到裡面有三道人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