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章 你可真夠蠢的

   川流不息的人群裡,纖細瘦弱的女子掩面疾奔,因未注意看路,期間撞到不少路人,引來不少的怒斥聲,女子卻是恍若未聞頭也未回跑出人群,直到跑了很遠,跑到無人的地方才最終停了下來。

   身子軟軟滑倒在牆角,她抱膝嚶嚶啜泣著。

   幽幽如泣如訴的哭聲似乎帶著無盡的委屈,響徹在寂靜的巷子裡,不知過了多久,卻引來巷口幾個地痞流氓的注意。幾人打個眼色,朝這邊走了過來,女子卻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半點也未察覺。

   “小美人,你在這裡哭什麼呢?是不是想情郎了,別難過啊,來,讓哥哥們好好安慰安慰你……”

   “你,你們是誰,走開,不要過來……”

   頭頂傳來的聲音讓女子一驚,看著圍在自己眼前的人愴惶的站起,哪知蹲的太久腳發麻,還未站穩便又滑了下去,旁邊的男人見勢一拉便將她拽進了自己的懷裡,手也不停在女子身上亂摸起來。

   “放開我,你們放開我……”

   “小娘子別怕啊,瞧你,怎麼這麼可憐,這麼白的小臉兒怎麼有人忍心把你打成這樣,乖,跟著哥哥我,只要把我們兄弟伺候舒服了,我保證以後再沒人敢欺負你,嘖嘖,好香好軟的身子,哥都忍不住了……”

   “大哥,今兒兄弟們可真是走運,居然遇到個落單的,看樣子還是個富家小姐,瞧這又白又嫩的,肯定比怡香院那些貨色滋味好多了,還不用花銀子,大哥可得讓兄弟們好好樂呵樂呵,嘿嘿……”

   “放開我,你們放開我……”

   “若放過你那誰來陪兄弟們,小娘子放心,哥哥們一會兒定會讓你快活似神仙,到時候只怕你會求著我們要你,哈哈哈……”

   被幾人上下齊手,女子憤力的掙扎著,幾人言詞下流讓她又羞又急,只是身嬌力弱的她又哪兒敵得過這些大男人,手腳被齊摁冰冷牆壁。

   男人尤散惡臭的嘴湊上女子臉頰,女子眼中流下屈辱的淚水,眼底是無盡的絕望,就在她撇頭躲避的瞬間,瞳孔微微放大,眼中迸發出一道光亮。因為在不遠處的巷子口突然走出一個人。

   “救,救命,救救我……”

   她本能的出聲求救,卻被男人伸手捂了嘴,幾個男人轉頭看眼巷口,見是個衣衫襤褸瘦瘦弱弱的小乞丐,頓時呵呵笑了幾聲,其中一人滿臉凶神惡煞拿把匕首向小乞丐的方向比劃著:“小子,敢壞霸哥的好事,活膩了是吧?”

   小乞丐本想上前的腳步頓住,髒污的小臉透著幾分懼色,看眼女子凌亂發絲下含淚的眼眸,又看了看男人手中的刀子,在女子期待的眼神裡,垂頭捧著破碗走開,也徹底帶走了女子所有的希望。

Advertising

   “小賤人還敢求救,看老子今天不干死你……”

   在女人臉上狠捏了一把,男人吩咐手下抓住女子不停扭動的雙手,隨手哧溜撕開了女子衣物,錦帛碎片紛飛,男人三兩下解開自己的衣物,眼中泛著淫光將頭埋在女子胸前一陣啃咬,雙手下探強硬掰開女子雙腿,將自己發脹又惡心的玩意兒抵了上去,一個挺身正要進去。

   那巷子口卻突然又響起陣陣腳步聲:“快,快點,差爺,你們快點,就在那裡,就是他們,你們快把他們抓起來,畜牲,你們快點放開她……”

   “是官差,大哥快走……”

   “他娘的……”

   男子低咒了一聲,眼見手下都已落荒而逃,也起褲子就跑,衣物沒穿好行動不便,沒幾下就被官差給拿住。

   他雙手被反剪,惡狠狠的瞪著小乞丐:“他媽的臭小子,居然敢壞老子的好事,老子告訴你,等霸哥我出來,有你好受的。”

   小乞丐身子微抖,瑟瑟躲在官差身後。

   “你才給本捕頭老實點,光天化日你強污良家女子還他娘的敢在官爺面前如此囂張,信不信等爺抓你回去,給你十大酷刑伺候?”

   那捕頭抬腳便將男人狠踹在地,轉頭盯著抱縮成團的女子輕咳道:“那個姑娘,你還是先起來隨我們回衙門吧,你放心有你作證知府大人定會稟公審理,到時你看我們於大人不判他流放邊境個十年八年有他好受的。”

   “不,我不要去衙門,我不能去,求求你們,若我真的去了,我爹不會放過我,我祖父也不會放過我的,我不要去,求你們了我不要去……”女子卻是使勁兒的往後退,捂臉縮著身子猛搖頭。

   “這……”

   “官爺,既然她不願去還是算了吧。”

   小乞丐探出頭瑟瑟道:“您看她也怪可憐的,一個姑娘家卻倒霉遇上了這樣的事兒,我聽說那些大家族裡規矩可嚴了,肮髒事兒更是多的很,若這事兒傳出去只怕她真會被活活打死的。還好的是這些人也沒得逞,你們就當做好事積德救救她,以後佛祖定會回保佑你們的……”

   “頭兒……”

Advertising

   “算了,先將他帶回去,這小子倒挺會說話,記著以後出行小心點,帝都最近時有殺手出沒,尤其女子千萬別到人煙稀少之地,免得不止遇到流氓還有可能成為刀下亡魂。”

   官差說了兩句,押著那流氓走遠。

   巷子裡只剩下小乞丐和女子,小乞丐上前伸手觸了觸女子的肩膀,女子像是受驚的小鹿一樣躲開。

   “那個,我沒惡意的,我只是想看你怎麼樣了?”小乞丐看女子衣不蔽體的樣子,將自己的外衫脫了下來:“雖然我的衣服有些髒又補過,不過,你還是將就先遮一遮吧,你現在的樣子也不方便出去,要不然你告訴我你家在哪兒,我去給你報信讓你家人來帶你回去。”

   女子抬起頭:“你,既走了,為什麼要回來?”

   “我說你真夠蠢的,為什麼,這還用問?”

   小乞丐微愣,而後直接翻了個大白眼道:“我一個人又打不過他們,自然是先走然後去搬救兵來啊,難不成你要我傻傻的自個兒湊上去送死?那樣不止救不了你,還得把我自己小命兒給搭進去,雖然我是個乞丐賤命一條,比不上你們這些大家小姐的命金貴,可好死還不如賴活著呢,我救你就算不錯了,你總不能指望我拼了命來救你,我又不認識你。”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女子咬了咬唇有些尷尬。

   “那你幾個意思?我說你說話就不能大點兒聲兒?”聽女子蚊蠅般的聲音小乞丐很是無語,看清她臉上有些糾結自責的表情小乞丐忽然眼眸一亮。

   “我知道了,你是想問我為什麼救你是吧?好了實話告訴你吧,其實我也是個姑娘家,我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別的姑娘被霸哥那群惡棍糟蹋。”

   “你也是個姑娘家?”女子抬頭滿是詫異。

   “你不信啊,不信你摸摸看。”

   小乞丐一屁股坐在女子旁邊,拽著女子的手便放到了自己胸前,感受到那柔軟到幾不可覺的凸起,女子一臉恍然大悟,有些尷尬的抽回了手。

   “原來你……”

   “怎麼樣,現在信了吧?我說你也是,一個姑娘家干嘛沒事兒到處跑,還跑到這沒有人的巷子裡來,你難道不知道那群人是什麼人麼?那可是這一片出了名的混混,那被抓的叫丘霸,平日裡專門干些坑蒙拐騙的事兒,被她拐騙虜去玩過的姑娘不少,那人渣不止搶銀子玩女人,最後還把那些姑娘全都賣進了妓院,簡直就是個畜牲。”

Advertising

   “妓,妓院?”女子聽完小乞丐一席話,臉色瞬間刷白。

   “是啊,可不就是妓院。那些女孩兒慘著呢,要不你以為我干嘛把自己弄成這副樣子。好歹我也是個…哎,算了,和你這個不知世事人心險惡的大小姐說也說不明白,這下我被你害死了,丘霸是被抓住了,可他那群嘍羅卻跑掉了,到時只怕得滿城的追殺我。得了,你也趕緊走吧,免得萬一他們殺個回馬槍,可沒有人再來幫你了。”

   小乞丐說著收起義憤填膺的表情,站起身就走,卻被女子一把拉住。

   她回頭:“干嘛?”

   “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若是你實在沒地方去,不如,不如暫時先和我回我家,只是我家裡規矩多,而且,我……”女子蠕了蠕唇,欲言又止的看了看自己的破爛的衣物有些為難。她現在這個樣子根本沒辦法回府,若就這樣回去,絕不會有好下場。

   “看你樣子也知道你在家不受寵了。”

   小乞丐指著女子臉上的紅印,又摸了摸自己下巴思索道:“不過能先讓我躲上一陣子也好,這樣吧,你身上有沒有銀子?有的話拿來給我,我先帶你去我落腳的地方歇歇,再去買兩身衣服回來,然後我們一起回你家。”

   “好。”

   女子在身上摸了摸,摸出個精致的荷包遞了過去,小乞丐拿著荷包掂了掂有些訝異:“你這人可真奇怪,你就不怕我是騙子,是壞人麼?”

   “若你是壞人,剛剛又為什麼要救我?我如今的樣子,又還有什麼好被人騙的?”女子凄然一笑,若沒有小乞丐剛剛的相救,她,也只有死路一條吧?

   “那倒也是。”

   小乞丐凌亂發絲下漆黑的眼眸閃了閃,上前扶起女子:“行了,我們先離開這裡吧,對了我叫麟兒,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阮蔚兒,你可以叫我蔚兒。”

   “阮蔚兒……蔚兒,很好聽的名字,不過你怎麼會一個人跑來這裡?你臉上的傷又是誰打的,他們為什麼要打你?”

   “這……我也不知道讓你和我回去到底是對是錯。”聲音幾不可聞,阮蔚兒咬了咬唇淚珠又滑了下來。

Advertising

   “放心吧,有我在,我會保護你的。”

   小乞丐拍著胸脯保證著,走到半道微微轉頭,右手探向背後比了個手勢,被巷子深處另一邊通道拐角處的一雙眼盡收眼底。

   那人收回視線,疾步拐了幾個彎,前面出現一群人,除了穿著捕快服的三名捕快,還有一個人被反綁著手打暈在地,恍眼可見那人衣衫不整,連褲帶都還散著未系好。

   “蔔哥,現在怎麼辦?丘霸這個混蛋是趙四爺的人,我們也不能真把他送衙門裡去,可放了他的話他可能認得我們,沒准兒還會找我們的麻煩。”

   “那就把他處理干淨。”

   衛蔔看了看幾人震驚的臉開口:“怎麼,猶豫了?若你們真想出人頭地,不想再做一輩子乞丐永遠的被人踩在腳底,那首先就要學會心狠。我們現在不殺他,等他緩過來就會殺了我們。”

   “可……”

   “沒什麼可是,這種人渣活著也是浪費糧食。趙家在城北勢力的確很大,可趙家的當家人卻不是趙四,他死了,我們才有機會,明白麼?”

   “明白,我們都聽蔔哥的,與其這麼落魄的活著,還不如跟著蔔哥轟轟烈烈的干他一回,以後吃香的喝辣的,咱也嘗嘗做人上人的滋味兒,那樣就算是死也是值了。”

   “說的不錯,我們相信蔔哥。蔔哥你身子還未好,先回去歇著吧,這裡交給我們幾個就好了。”

   “你們辦完事就回去,最近不要露面,我還有其它的事要去辦。”衛蔔點點頭轉身,消瘦的臉上浮上抹笑,袖下雙手輕輕握著,看著陰沉沉的天空卻是舒了口氣,這世上沒有人不想出人投地。

   他也一樣,而他等這天已等了十年。

   整整十年。

   就在他也快要絕望放棄的時候,他要等的人終於出現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