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怎麼解

   楚玉一邊開車,一邊撥了楚陽的電話。

   “喂,二哥?”

   “嗯,我問你,如果,女人被下了那種東西,怎麼解?”楚玉沉聲問。

   “哪種?”楚陽不解。

   “就是那種!那種,不好的東西!”楚玉咬牙。

   “哪種不好的東西?”楚陽莫名其妙。

   “迷藥!”楚玉真是殺人的心都有了。

   楚陽一愣,有點反應不過來。

   “怎麼解?”楚玉沉聲追問。

   “呃,二哥,那你就准備獻身吧,應該沒有什麼別的辦法。”楚玉快速回答。

   “楚陽——”楚玉的語氣裡含了警告。

   “是寧寧!”楚玉咬牙說了出來。

   “啊?寧寧?二哥,你不能傷害寧寧,聽到沒有?你要敢傷害他,我到爺爺那裡告死你!”楚陽一聽就急了。

   “少廢話!快點說!”楚玉惡狠狠地說。

   “那,那,那你把她放到冷水裡吧,堅持半小時,你在哪兒?我馬上過來。”楚陽慌了。

   “到我公寓來!”楚玉加大了油門,從後視鏡裡看到溫幼寧已經開始掙扎,看來那兩個畜牲下的藥量很大。

Advertising

   楚玉小心地把溫幼寧放到浴缸裡,溫幼寧緊緊摟住她的脖子,用自己滾燙的皮膚貼上他冰涼的臉,聲音也含含糊糊地:“熱死了,楚玉,你別走,你好涼快。”

   楚玉聞著她身上少女的馨香,心跳不由加快。

   溫幼寧的紅唇已經湊過來,胡鬧地親他:“楚玉,我難受,你救救我,我難受死了。”

   楚玉咬牙,掰開溫幼寧的手:“寧寧,乖,你忍一下,忍一下。”

   說著,打開花灑,讓冰冷的水灑在她越來越紅的臉上。

   溫幼寧一激靈,楚玉立刻停下水:“對不起,對不起,寧寧,對不起。”

   說著用手去擦溫幼寧臉上的水,他的手剛一碰到溫幼寧,溫幼寧立刻就把臉貼上來:“楚玉,我熱,我要你抱著我。”

   楚玉咬牙,再次打開花灑,用手澆在溫幼寧的臉上脖子上。

   溫幼寧胡亂用手來擋水,被嗆得咳嗽。

   楚玉慌亂中也澆了自己一身水,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門鎖一響,知道是楚陽來了,氣得他一聲怒吼:“你死到哪去了?怎麼才來?”

   楚陽剛到浴室門口。

   “砰”的一聲,浴室的門關上。

   “先別進來!”楚玉又一聲怒吼。

   楚陽被他吼得一愣一愣的。

Advertising

   門再打開時,楚玉一身濕淋淋的,浴缸裡的溫幼寧身上蓋著他的西裝,掙扎著想要起來,嘴裡喃喃念著:“楚玉,楚玉,你快來救救我。”

   “打針還是吃藥?你快點!”楚玉衝著楚陽吼。

   楚陽被楚玉嚇一跳,拿出針來先給溫幼寧注射了一針。

   溫幼寧漸漸安靜下來。

   “暫時沒事了。”楚陽回身對黑著一張臉的楚玉道。

   “二哥,得給寧寧換上干衣服,這樣會感冒的。”

   楚玉愕然:“怎麼換?今天玉嫂不來。“玉嫂是他家的鐘點工。

   楚陽看著他老哥,抓抓頭皮:“要不然,我給寧寧換?我好歹也是看著她長大的,當她是親妹妹——”

   楚玉一把把他推出浴室:“滾!”

   楚陽站在浴室向裡張望:“哥!要不要我幫你?”

   “砰”門又被大力關上了。

   楚陽抿嘴偷笑,這下二哥總算能往前走一步了,這事得告訴爺爺才行,笨蛋二哥,追個傻丫頭都追一年多,得給他們助點力才行。

   “二哥,你得快點兒,我們一會兒得把她送到醫院去,她這種情況得輸液,清一清血,而且你得找到給他下藥的混蛋,要教訓他們一頓,不行!你得讓他們生不如死才行!”楚陽在浴室外高聲道。

   溫幼寧醒來時,看到周圍一片雪白,有一絲錯愕。

   頭很痛,喉嚨也痛,鼻塞,很難受,感冒了?

Advertising

   這裡是醫院嗎?

   這是一間單人的病房,自己怎麼跑到這兒來了?

   她起身下床,低頭看看身上穿著病人的衣服,昨天殺青宴,她才吃了一半,喝了飲料,有點頭暈,就去隔壁的包間休息了,怎麼休息到醫院來了?

   楚玉說要去接她的,人呢?

   她推開門,門外是靜悄悄的走廊,她左右看了看,護士站有個小護士在忙碌著。

   她走過去想問問自己是怎麼來的,小護士一看到她就先說:“你醒了?過來量個體溫。”

   說著把一只體溫計消毒,然後讓她放到嘴巴裡,抬頭看一眼牆上的掛鐘:“五分鐘之後來找我看溫度。”

   然後就急匆匆地抱著病例本子走了。

   溫幼寧嘴裡有體溫計,不好開口說話,只好看著她走了。

   她穿著拖鞋,含著體溫計,在走廊裡東張張,西望望,這裡的病房大部分都是空的,住的病人挺少的,看來是個VIP區域。

   走到她自己病房的隔壁,發現門開著,裡面有聲音傳出來。

   “阿德,你怎麼一點長進都沒有呢?都這麼多年了還是一手臭棋!”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從房間裡傳出來。

   “老爺子,這下棋是講智商的,這智商又不是拳腳功夫,練練就進步的。”另一個聲音辯解。

   “你這是借口!借口!”

   溫幼寧好奇,探頭看了一眼,正好與一位老人的目光對上。

Advertising

   溫幼寧不好意思的笑笑,點了點頭。

   老人家一看她就笑了,衝她招招手:“過來,丫頭,進來進來。”

   溫幼寧想了想,走了進去。

   見到兩位老人面前的茶幾上放著圍棋盤,溫幼寧定睛看了看,白子輸得很慘,看來是左手邊這位身材不高,面容黝黑,身材精瘦的老人的,而黑子應該是右手邊這位高大老人的。

   高大的老人見她的目光落在棋盤上,驚訝,繼而欣喜:“丫頭,會下棋?”

   溫幼寧看著棋盤點了點頭。

   老人伸手拉過她,把對面的老人家趕走:“那你來陪我下棋啊。”

   溫幼寧搖搖頭,指了指自己嘴裡的體溫計,又指了指手腕。

   兩位老人馬上明白了,精瘦的老人笑道:“六點四十五分。”

   溫幼寧馬上把體溫計拿出來:“終於到時間了,我先去找護士,爺爺,你們先下,我一會兒再來。”說完轉身出去。

   再回來時,戴了一只從護士那裡要來的口罩。

   高大的爺爺奇怪:“你是明星?怕被人認出來?”

   溫幼寧搖搖頭,坐在了白子爺爺這一側的沙發上:“不是,我感冒了,還不知道是病毒性還是細菌性的,不能傳染給你們。”

   兩位老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裡看出欣喜。

   溫幼寧從小就被爸爸逼著學棋,雖然長這麼大也沒贏過爸爸,但一般人還真不是她的對手。

   開始時,她只是給執白子的爺爺出主意,漸漸的變成她親自下,越下執黑子的爺爺越高興,執白子的爺爺見他高興也跟著高興起來。

   溫幼寧越來越認真起來,這個黑子爺爺的棋藝只怕不在爸爸之下啊!

   幾翻較量之下,白子還是輸了。

   “爺爺,你好厲害!”溫幼寧豎起大拇指誇贊,笑得眉眼彎彎。

   黑子爺爺哈哈大笑:“丫頭,你很不錯嘛,真想不到這個年紀的小姑娘還會下棋,這裡的護士小姐沒有一個會下棋的。”

   “再來一盤?”黑子爺爺滿臉期待的看著溫幼寧。

   溫幼寧點了點頭。

   白子爺爺站起來笑道:“那小姐你陪我們老爺子下一局吧,我的水平可是不行,我還是去給你們拿些吃的去吧。”

   溫幼寧也不客氣,動手收拾棋盤。

   “爺爺,你讓我三個子吧。”溫幼寧執了黑棋笑道,她的臉被口罩擋住,圓圓的眼睛一笑就彎起來,很是可愛。

   “好啊!”爺爺笑著同意。

   輕松開局。

   爺爺笑問:“丫頭學過下棋?”

   溫幼寧點了點頭:“我爸爸喜歡下棋,小時候逼著我學棋,因為媽媽不會下棋,他就想把我培養成一個可以陪他下棋的人。”

   爺爺笑得很開心,因為他也是用同樣的理由逼著孫子們學棋的:“那你贏過他嗎?”

   溫幼寧搖頭:“從來沒有,經常被他罵笨。”

   兩人聊著天下著棋,很是開心。

   剛剛出去的白子爺爺端了個托盤進來,是兩碗山藥粥,香氣四溢。

   溫幼寧摸了摸肚子,還真有點餓了。

   “要不要先吃粥,然後再下?”爺爺問道。

   溫幼寧抬頭看一眼爺爺:“要是爺爺不餓,我們就下完再吃吧,我要是敢把棋下到半路走開,我爸爸非打斷我的腿。”

   爺爺哈哈大笑:“你爸爸是個能成大事的人。”

   溫幼寧歪頭:“他是個普通人,等有機會我介紹你們認識啊。”

   “好!”爺爺爽快的答應。

   白子爺爺含笑站在他們身邊看他們在棋盤上殺得難解難分:“老爺子,這位小姐的棋可是跟二少爺三少爺差不多了。”

   爺爺點了點頭:“可不是嘛,真不錯。”

   “是爺爺的孫子嗎?”溫幼寧落子,問道。

   “是啊,有機會我也介紹給你認識啊。”

   “一起下棋嗎?”溫幼寧笑。

   門口傳來說話聲:“剛剛還在的,體溫也量過了,沒什麼事,我就沒來看她。”是那個小護士的聲音。

   溫幼寧把手中的棋子放回到棋簍中,笑著說:“爺爺,我輸了。”

   “嗯,已經不錯了。”老爺子拍拍手站起來。

   腳步聲到門口停了下來:“寧寧?你怎麼在這兒?”

   是楚陽,他吃驚地看著正在下棋的爺爺和溫幼寧。

   “溫小姐,原來你在這裡呀,讓我好找。”小護士一把拉住溫幼寧。

   “師哥?昨天是不是你把我送到醫院來的?我感冒了,是病毒性的還是細菌性的,傳不傳染?口罩很悶的。”溫幼寧拉著楚陽的衣袖撒嬌。

   楚老爺子看得眼前一亮。

   楚陽已經一把把溫幼寧的口罩摘下來:“沒事,不傳染,你就是被冷水衝著了而已。”

   然後拉過她:“你倒是會找消遣,居然找到我爺爺下棋。”

   “啊?”溫幼寧吃驚的看向楚老爺子。

   完蛋了,楚陽的爺爺,也就是楚玉的爺爺,這下糟了,見家長了,還是以最狼狽的方式,披頭散發,穿著病號服,連臉都沒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