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家長

   “啊,那個,我,我先回房間了,護士小姐,是不是要打針啊?我跟你去打針。”溫幼寧拉著護士小姐就跑。

   “喂!你慌什麼?”楚陽好笑的衝著她喊。

   溫幼寧已經沒了影。

   楚老爺子一把抓過孫子:“阿陽,這小姑娘是你女朋友?”

   楚陽苦笑:“爺爺!我都說了我沒有女朋友,您想哪去了?”

   楚老爺子才不信:“別想蒙我,她跟你那麼親近,你還說不是你女朋友?”

   楚陽扶著爺爺坐到沙發上:“爺爺,真不騙你,她肯定不是您的三孫媳婦。”

   楚老爺子斜睨他一眼:“哦,那她還是我二孫媳婦不成?”

   楚陽猛點頭:“哎,爺爺英明!”

   這下,連站在旁邊的管家楚德的眼睛都亮了。

   楚老爺子一把抓住孫子:“你說真的?她是楚玉的女朋友?”

   楚陽點頭:“沒錯!”

   楚老爺子想了想,虎下臉,推他一把:“別蒙我,別你二哥不在就往你二哥身上推,明明她跟你很親近!還叫你什麼?師哥?”

   楚陽嘴角一抽:“爺爺,她是我師父的女兒,我小師妹,我拿她當親妹妹一樣待,她待我也像哥哥,您要是看到她和二哥在一起就知道了,那才是一對呢?”

   楚老爺子半信半疑,楚陽拉過爺爺,小聲在他耳邊說了一句話。

   楚老爺子滿臉震驚:“真的?楚玉竟然給人家丫頭換衣服了?”楚陽小聲的說話已經被楚老爺子嚷了出來。

Advertising

   楚陽一把捂住楚老爺子的嘴:“爺爺,您小點聲兒!”

   楚老爺子把孫子的手拉下來,一本正經的說:“這事兒可不行,把你二哥叫來,這姑娘他得給我娶回來,得對人家姑娘負責!”

   楚陽哭笑不得:“爺爺,您別幫倒忙了,二哥早就巴不得娶了寧寧呢,是寧寧不同意!”

   楚老爺子又不願意了:“為什麼?楚玉配這個小丫頭可以的呀,楚玉長得那麼好,她還不滿意?”

   楚陽嘿嘿一笑:“我師妹就是嫌二哥長得太好看了,一直不答應,這都一年多了。還沒追到手呢!”

   楚老爺子這下來了興致,抓住孫子,招呼楚德坐過來:“真的?說說,說說,快給爺爺說說是怎麼回事?”

   楚陽只好把第一次在戰時濂家吃飯開始,直到昨晚的英雄救美簡單的說了一下。

   楚老爺子和楚德聽得津津有味。

   提到夏以沫,楚老爺子不免感傷:“原來這兩個丫頭是好朋友,怪不得都這麼討喜。”

   聽到楚玉追女孩子的方法,搖頭嘆息:“哎喲,還以為他有一副好皮囊,追女孩子能方便些,沒想到啊,這麼的沒出息。”

   想著,衝楚陽擺擺手:“你趕緊去看看那個丫頭吧。”

   溫幼寧正忐忑的等在病房裡,小護士已經給她掛了點滴。

   一看到楚陽進來,就坐在床上踢腿:“楚陽哥,楚陽哥,你是不是告訴你爺爺我和楚玉的事了?”

   楚陽拉過椅子坐在床邊,笑道:“醜媳婦總要見公婆的,你怕什麼?”

   “我——,誰怕了?我又沒想做你們家媳婦!”溫幼寧臉紅了紅。

Advertising

   楚陽抬手去扒她的眼瞼:“這話跟我二哥說去,別動,讓我看看。”

   溫幼寧乖乖任他檢查。

   楚陽點了點頭:“嗯,好多了,不過還得打兩天的藥,清一清血液。”

   “楚陽哥,我怎麼了?”溫幼寧疑惑地問。

   楚陽盯著她看:“昨晚發生了什麼你還記得嗎?”

   溫幼寧搖搖頭:“不記得了,昨天我們殺青宴,我後來有點頭暈,就去隔壁休息了,後來就不記得了。”

   “不記得我哥去接你嗎?不記得你很難受?不記得他拿冷水衝你?”

   溫幼寧瞪大眼睛:“他,他拿冷水衝我?為什麼?”

   嘿,楚玉,你膽子大了哈,改用冷水衝我,溫幼寧攥了攥拳頭。

   “寧寧,你被人下了藥,昨晚差點出事,要不是二哥,嘖嘖,後果,不堪設想。”楚陽搖搖頭,這丫頭,真是不識好人心,二哥好可憐。

   “下藥?什麼藥?誰下的?我中毒了?”溫幼寧吃驚的用沒打針的手摸摸自己的臉,自己的頭,感覺著自己有沒有異樣。

   楚陽滿頭黑線,這丫頭,就這點腦子怎麼混娛樂圈啊,怪不得二哥生氣:“你被下了催情藥,是你劇組的兩個工作人員干的,放心吧,一點消息都沒有走露,二哥都替你處理了。”

   溫幼寧呆若木雞,她昨晚夢到自己和楚玉在一起了,還親他了,還摟著他,她模糊地記得,還以為是做夢呢,想著臉不由紅了起來。

   “那,那,我,我——”有些話,就算楚陽再親,也問不出口。

   楚陽揉揉她的頭發:“二哥為了控制你的藥性,在我到之前,只好把你放在浴缸裡用冷水衝,所以,你有些感冒,不過沒關系的,有個兩三天就能好了。”

Advertising

   原來,是這樣,溫幼寧正不好意思了,剛剛還想著要教訓楚玉拿冷水衝自己呢。

   “那,那楚玉呢?”溫幼寧吶吶地問。

   楚陽撓撓頭:“他昨晚去處理你的事了,可是把戰時濂的事給疏忽了,估計著,這會兒善後呢吧。”

   溫幼寧撇嘴:“他又出什麼事了?”

   楚陽苦笑,現在關於戰時濂的緋聞滿天飛呢,估計著戰時濂這會兒都炸翻天了。

   楚德推門進來:“溫小姐,老爺子請您過去一起吃早飯。”

   溫幼寧的臉紅了。

   楚陽笑道:“這是德叔。”

   溫幼寧紅著臉,小聲叫了一聲:“德叔。”

   “哎。”德叔滿臉笑容。

   “走吧,跟爺爺一起去吃早飯。”楚陽看藥已經打得差不多了,就替她拔了針,扶她下床。

   溫幼寧不是個忸怩的女孩子,事已至此,也就大大方方的跟著去見楚老爺子了。

   今天來看楚老爺子的人未免多了些,楚玉來到醫院先去看爺爺,就見到那個圓圓眼睛的丫頭正跟爺爺、德叔、姑姑、楚聰和向晨聊得開心,一屋子的歡聲笑語。

   他倚門看著,沒想到這丫頭這麼容易就融入其中了,她的性子在外人面前總是冷冷淡淡的一副清高模樣,只有真正親近的人面前才會放開自己,直爽、開朗。

   楚泰然一抬頭看到他站在門口:“咦?怎麼來了也不進來?在門口偷看美女?”

Advertising

   楚玉一笑,走了進來,坐到溫幼寧身邊。

   溫幼寧的臉不由紅了紅,往旁邊挪了挪。

   楚紹元笑著看著兩個人,滿心歡喜。

   楚泰然扶著爸爸的胳膊,看他們一眼,笑著說:“爸,你說,我是不是應該著手准備著辦一場喜事呢?”

   楚紹元故意嘆口氣:“哎,你不知道,有人笨得很,到現在都沒搞定人家,人家小姑娘還沒答應他咧,你著急有什麼用啊!”

   “啊?這樣子啊?哎喲,楚玉,你可真丟人,出門可別說是我楚泰然的侄子,我們不熟的喲。”楚泰然巧笑倩兮。

   溫幼寧的臉更紅了。

   楚玉倒是面不改色,淡淡看一眼姑姑:“我今天去見了溫教授。”

   “溫教授是誰?”楚聰不明所以的問。

   溫幼寧卻已經驚跳起來,站在楚玉面前:“你,你,你,去見了我爸爸?”

   楚玉好整以瑕的點了點頭。

   “完了,完了,完了,我死定了。”溫幼寧都快哭出來了,不停地轉圈圈。

   楚紹元和楚泰然不明所以看著驚慌的溫幼寧。

   “丫頭,怎麼了?”楚紹元好奇地問。

   溫幼寧苦著臉說:“我答應爸爸媽媽五年內不談戀愛的,好好演戲,好好學習,五年以後就息影,去做導演的,現在被爸爸知道我說話不算數,完了,這下完了,爸爸要被我氣死了,楚玉!你去見我爸爸怎麼不告訴我?!”

   溫幼寧眼睛瞪得更加圓,怒視著楚玉,大有下一刻就要對他大打出手的架勢。

   楚家人皆是一愣,繼而大樂,從來沒見過有人這麼凶過楚玉,要不是怕表現得太過份,他們一定熱烈為溫幼寧鼓掌。

   楚玉看著張牙舞爪的小丫頭,淡淡的說:“溫教授答應了。”

   呃?

   溫幼寧眨了眨大眼睛,沒聽明白。

   楚泰然驚喜地說:“真的?楚玉,這麼說,你被她的家人認可了?”

   楚玉點了點頭。

   楚泰然轉頭對楚紹元說:“爸,我得給二哥二嫂打電話,讓他們趕緊回來,是不是?明天我正好可以向楚文申請休假,准備婚禮去,這下他可不能不批我了。”

   楚紹元點點頭:“嗯,你來統籌,給我和楚德也找點活干,再跟楚文求求情,別老把我關在醫院裡,悶都悶死了,他要是再這樣,我就告他虐待老人家。”

   “爺爺,您是一家之長,您打算到哪去告?您還不如讓三哥證明一下您的身體沒問題。”楚聰插嘴給爺爺出主意。

   “媽媽,給我和小聰也分配任務吧,我倆功課不多,沒問題的。”向晨興奮的攀住楚泰然的手臂。

   “反正我要離開醫院回家去,我要給我的孫子准備婚禮啊,這樣的大事,我怎麼能還呆在醫院裡?”

   “嗯,這個借口不錯,估計大哥能答應,不過之前還得三哥給你開個證明才行。”楚聰點頭。

   “沒錯,小聰,你去查查你三哥最近缺什麼少什麼,我去賄賂他一下。”楚紹元一臉的老謀深算。

   溫幼寧驚訝的看著眼著的人,他們,他們在說什麼?這家人的腦洞,好不一樣啊!

   楚玉一把攬過溫幼寧的腰,把她帶出房間。

   溫幼寧到了自己的病房一把抓住楚玉的手:“楚玉,你真去見我爸爸啦?”

   楚玉點了點頭。

   溫幼寧艱難地咽了一下口水:“爸爸他,他,有沒有讓我立刻回去?”

   楚玉搖了搖頭:“他讓你養好了病再回去。”

   溫幼寧跌坐在床上:“完了,完了,這下沒救了,以前還有以沫幫我求情,這下可真的完了。”

   楚玉皺眉:“什麼完了?”俯身給她蓋上被子。

   溫教授人挺好的,怎麼把她怕成這樣?

   溫幼寧靠在床頭上,抓著他的袖子:“你爸爸打過你嗎?”

   楚玉想了想,搖搖頭,他從小到大都是資優生,從來沒有讓爸爸操過心,況且他爸爸全部心思都用來愛他媽媽了,哪有時間打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