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禮物

   林芊芊默不做聲地向休息室走去,戰呈曼走過來,關心地說:“雯姐姐,我陪你去。”

   季輕語笑著對範娟妍說:“伯母,曼曼和 林小姐關系真不錯。”

   範娟妍笑道:“她們倆都是S大的學生, 芊芊在學校裡沒少幫曼曼和曉晴,曼曼和曉晴拿 芊芊當親姐姐一樣對待著。”

   季輕語笑笑,沒再說什麼,這個 林芊芊還挺聰明的,居然想到從戰家家人的身上下功夫。

   晚宴開始前, 季星暉和羅美華被請到了中央的主楚台。

   季星暉比他的實際年齡要年輕些,身材魁偉,表情嚴肅,不苟言笑的面容令他看上去很是深沉穩重。

   羅美華比 季星暉小十歲,無論容貌還是身材都保養得極好,看上去不過三十出頭的樣子,就算是跟女兒 季輕語站在一起也仿如一對姐妹花一般。此刻微笑著挽著 季星暉的手臂,一臉的幸福模樣。

   司儀向大家介紹了兩夫妻堅貞的愛情,幾十年的相濡以沫,引人唏噓。

   忽然,頭頂的燈關了,只余了四周牆壁上的光線暗淡的裝飾燈光,人群中傳來輕輕的驚呼。

   隨即,主楚台上方打出一束光,照在了 季星暉和羅美華的身上,人群中又是一陣騷動。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爸爸生日快樂!”人們的身後忽然傳來清唱生日歌的聲音。

   人們驚訝回頭,自覺讓出一條路來。

   一只射燈追光過來,一身紅裙的 季輕語推著一只三層的巨大蛋糕緩緩走出來,臉上帶著迷人的笑容。

   她把蛋糕推到到台前,邊拍手邊輕唱著歌,走到 季星暉面前:“爸爸,生日快樂!”說完擁抱 季星暉。

   燈光被打開,大家看到 季星暉感動得熱淚迎眶,而羅美華已經激動得擦著眼角。

   “爸爸,這是您第一次這樣隆重的過生日,輕語祝爸爸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Advertising

   季星暉點著,拍著 季輕語的手:“好,好,謝謝輕語,謝謝寶貝女兒!”

   季輕語從身後的服務人員手中接過一只托盤:“爸爸,以後我每年都要給您過這樣的生日,讓您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

   話音落,服務人員掀開了托盤上的紅布,人們爭先看過去,是一只半尺高的黃金財神爺,上面鑲著各色寶石,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

   “你看,還是生女兒好啊,多貼心,還是 季董有福氣!”

   “就是,就是,有個這樣的女兒,真是做夢都要笑醒。”

   台下的議論聲台上聽得真切, 季輕語抿唇一笑:“爸爸,這是我送您的生日禮物,祝您也祝我們 季氏財源廣進!”

   季星暉和羅美華幸福的笑著,滿意的點頭。

   季輕語示意服務人員把禮物拿下去:“爸爸,您 林個願吧。”說著挽著 季星暉的手臂來到蛋糕前面,燃著的蠟燭是清晰的55字樣。

   季輕語深情地說:“五十五,就是五加五,等於十,爸爸,從今天起,您就十全十美,萬事如意了,相信無論什麼願意都會實現。”

   季星暉開心的笑起來:“爸爸的願望就是你能早日成家。”

   說完目光掃向人群中,眾人也隨著他的目光搜尋,大家都在找戰時濂。

   然而,戰時濂卻不見蹤影,誰也沒有注意到他是什麼時候走的。

   季輕語的笑容僵了僵,撒嬌道:“爸爸,您舍得我嫁出去嗎?”

   季星暉收回目光,略有些尷尬的哈哈一笑:“爸爸當然舍不得,我就你這麼一個寶貝女兒,巴不得你一輩子都陪在爸爸媽媽身邊呢。”

   眾人隨著附和著,誇贊 季輕語懂事,濂戰 季總好福氣。

Advertising

   羅美華看著丈夫和女人,滿意的笑:“好了,老 季,快吹蠟燭吧。”

   季星暉拉著 季輕語一起,准備吹蠟燭。

   “等一等!”隨著一聲清亮的嗓音,大廳的門打開了。

   門口赫然是一只精美的大蛋糕,足有五層,蛋糕頂端居然是一只小小的玩偶,穿著西裝打著領帶,細細一看,竟與 季星暉十分的相像。

   蛋糕被緩緩推到台前,後面站出來一位身穿米色西裝的俊美男人。

   男人緩步走上舞台,身後跟著一個端著托盤的勁裝男子。

   “ 季先生,不好意思,我們來晚了!”

   說完,向身後一招手,掀開隨從手中托盤上的布。

   下面有人驚呼出聲,是一座50釐米高的玉彌勒,這蛋糕、這禮物直接就把 季輕語剛剛送來的比了下去。

   不說蛋糕更漂亮更精美,就說這玉彌勒,誰都知道黃金有價玉無價,而且是這麼大的一塊,雕佛一定得是整玉才行,這一尊佛,可說是無價之寶。

   “你們——” 季星暉有些驚疑的看著面前的俊美男子。

   季輕語更是吃驚,這是誰,來砸場子嗎?為什麼一定要比過她一頭?

   男子淺笑,恭身道:“ 季董,少爺說這是您第一次隆重的過生日,可是他現在離不開,不能親自回國,所以派我們回來把他精心准備的禮物送給您,祝您生辰快樂!”

   “你是,是梓文——” 季星暉又驚又喜。

   男子不卑不亢:“是的, 季先生,少爺不能親自來,還請您原諒。”

Advertising

   季星暉大喜,伸手過去摸那尊玉雕:“好,好,這是我收到的最珍貴的生日禮物,你回去跟梓文說,謝謝他!”

   男子躬身應是,默默退走。

   “哎呀老 季,這是誰啊?”

   “是啊, 季董,這禮物,太有心思了。”

   台下有人好奇地問。

   季星暉眼睛濕潤,笑容多了幾分真心和感動,看著巨型蛋糕上的縮小版的自己,很是感慨,旁邊的服務人員小心地把玩偶取下來,並到 季星暉手上:“ 季董,這個玩偶是從日本專門訂制的,也是小 季先生的心意。”

   季星暉趕緊拿在手裡,愛不釋手,聽著台下眾人的詢問,激動地舉著玩偶道:“嘿嘿,這是我兒子,我兒子 季梓文送我的生日禮物!我太開心了。”

   說完指示工作人員:“來,切蛋糕!切蛋糕!分給大家,讓大家都嘗一嘗,是我兒子送來的。”

   服務人員上前開始切蛋糕,分蛋糕,場面熱烈非常。

   季輕語緊緊攥著拳頭,氣得渾身發抖。

   他們切的是 季梓文讓人送來的蛋糕,則她剛剛推出來的那一款,來蠟燭都還沒有吹呢,就像垃圾一樣被推到了一邊去。

   季梓文!明明就是來砸場子的,他這是赤裸裸的示威!

   羅美華也好不到哪裡去,剛剛還掛著幸福笑容的臉,此刻已經發青扭曲。

   這一場生日會,輕語花了許多時間精心籌備,就等著借這場宴會坐實她和戰時濂的關系,也奠定她 季氏繼承人的地位。

   沒想到,半路殺出個 季梓文來!

Advertising

   他是從哪個陰暗的角落裡冒出來的?

   母女倆面面相覷,目光中殺氣四溢。

   季星暉拿著手中與自己一模一樣的玩偶,正與人熱烈的說著自己的兒子,完全忘記了剛剛他還在拉著手誇贊的女兒。

   原來 季董還有一個兒子,從小就送到美國讀書,一直在外公的家族企業受訓,在三十歲之前必須留在外公身邊,陪著老人家享盡天倫,這是對老人家的孝心。

   眾人恍然,怪不得從來沒有見過這位 季少爺。大家還以為 季家就一個女兒呢。

   一片恭維聲中,不時有人興災樂禍的瞟向強顏歡笑的羅林華、 季輕語,如果 季家還有一個兒子,那 季輕語的身價就大跌了,畢竟在傳統上,兒子才是名正言順的繼承人。

   之前人們都爭先恐後的想娶 季輕語,一方面為著她的能力,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方面,是因為她背後的 季家,如果 季家沒有兒子,那麼將來 季家的一切就是 季輕語的。

   可是,原來 季家有兒子,那麼娶 季輕語的願意就大打折扣了,一個有能力的女人並不難找,沒有家世背景的有能力的女人比一個 季輕語這樣有能力的千金小姐,反而更容易為家族效力。

   何況,比 季梓文送的蛋糕和禮物上就看得出, 季公子只怕與妹妹的關系並不好,從年齡上就推算得出 季公子與 季小姐不是一個媽生的,將來有的官司打,誰家沒事願意惹上一場豪門恩怨?

   角落裡的楚玉捅了捅戰時濂:“行了,好戲落幕,我先走了,今天寧寧劇組殺青,我得去接她。

   戰時濂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一起。”

   “一起?你跟我去接寧寧?”楚玉故意道。

   戰時濂眉毛一挑:“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

   楚玉一呃,苦笑:“我介意,寧寧見你就乍毛。”

   戰時濂心中也苦笑,以沫的朋友,溫幼寧和梓筠,都不待見他。

   深夜的 季宅, 季星暉在書房裡拿著軟布還在細細的擦著玉彌勒。

   羅美華端著茶杯推門走進來,把茶杯放在杯上, 季星暉也沒有抬頭,兀自唇角含笑,欣賞著玉彌勒。

   羅美華清了清喉嚨。

   季星暉抬起頭看她一眼,笑道:“美華,你來看,這玉雕得真不錯,真是高手。”

   羅美華忍無可忍:“我看,送禮的人才是真的高手!”

   季星暉的笑容淡了淡:“美華,你不會看到梓文送我禮物心裡不舒服吧。”

   羅美華冷笑:“星暉,這個生日宴是輕語費盡心思幫你辦的,籌備了一個多月,她有多忙你不是不知道,可是你今天在收到你兒子送來的禮物以後,就完全看不到她了,你就不怕女兒傷心嗎?”

   季星暉愣了愣,他的確有些忽略輕語了。

   於是笑道:“好了,我知道了,明天早上我去看輕語,問問她有什麼喜歡的,我送她!”

   羅美華的心冷了冷,語氣更加的不好:“她喜歡什麼?她只不過是想向你表達一下她的孝心,沒想到,她無論怎樣做都敵不過一個長年不在你身邊的人,我們母女說到底,在你心裡就沒有絲毫的份量。”

   說著,眼淚落了下來:“就因為輕語是個女兒嗎?她那麼努力,為 季氏嘔心瀝血,為了你的大計,努力周旋在戰家兄弟之間,一個女孩子,她這麼拚,都得不到你這個爸爸的欣賞嗎? 季星暉,你讓我們母女情何以堪?”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