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喂食

   可是一年過去了,這個表妹還像個鄉巴佬進城一樣,到哪裡都大驚小怪,眼皮子淺,不會說話,帶著她出門都丟人現眼。

   就她這樣的,爸爸媽媽還指望著把她嫁個好人家,將來成為 林家的助力,哼!能看上她的得是哪家豪門的白痴兒子啊。

   如果顧子真都能嫁入豪門,那她嫁給戰時濂豈不是一件超級簡單的事?還用得這麼處心積慮嗎?

   除了她,還有一個稀泥扶不上牆的表哥顧子安,更是個不學無術的。

   算了,不想他們了,她得為著自己的將來好好打算,她的將來,就是戰時濂!

   她挺胸昂首,向酒店內走去。

   顧子真卻看著表姐優雅的背影,滿臉濂戰,她咋就總學不來表姐的樣子呢?

   “雯姐姐!”一聲清脆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林芊芊轉身,看到一身粉色洋裝的戰呈曼快步走過來,她親密的挽住 林芊芊的手臂。

   身後跟著一身白紗裙,清林脫俗的範曉晴。

   “雯姐姐!”範曉晴禮貌的點頭。

   “曉晴今天的裙子好漂亮!” 林芊芊由衷的說。

   範曉晴雙頰緋紅。

   戰呈曼馬上放開手,原地轉了圈:“那我呢?雯姐姐?”

   “曼曼的當然也好看,這身洋裝是訂做的吧?很襯你的膚色和氣質。” 林芊芊笑著說。

   戰呈曼重新挽住她的手臂:“這次我們的衣服都是二哥送的!”戰呈曼驕傲地說。

Advertising

   “好了,你們,趕緊進去吧。”範娟妍已經和顧林芝並肩一起走了過來,顧子真跟在顧林芝的身邊,濂戰的看著三位千金小姐,她已經到姑姑家一年多了,姑姑用心教她,她也用心的學,可是還是跟這些真正的千金小姐有著很大的差異,她們的圈子,她進不去。

   表姐在外面從來都不帶著她,只跟這幾個小姐們在一起。

   相比之下,那位戰小姐才像是表姐的妹妹。

   可是那位範小姐跟她一樣,也是一位表小姐,偏就清高傲慢得像只孔雀一樣,從來對她都是愛理不理的樣子。

   她們都瞧不起她。

   一行人說笑著走了進去。

   剛到正廳,就看到站在不遠處的於玲和韓子美。

   於玲每次參加這樣的宴會都還有些不自在,一看到她們,馬上走過來:“哎呀,戰夫人,您好啊!”

   範娟妍矜持一笑,讓各自的孩子跟長輩打過招呼,眾人一起往裡面走。

   宴會廳裡歡聲笑語,衣香鬢影,份外奢華堂皇。

   “濂哥哥!”

   “時濂!”

   兩個聲音同時響起,一個來自左邊,一個來自右邊。

   戰時濂和楚玉對視一眼。

   左邊,是範曉晴。

Advertising

   她一身白裙,白裙外是一襲朦朧的白紗,襯得範曉晴精致的小臉很是超凡脫俗。

   右邊,是 季輕語。

   她一身紅色的緊身禮服裙,把她完美的身材展示得淋漓致盡。

   楚玉一聲輕笑,在戰時濂耳邊道:“紅玫瑰與白玫瑰啊!”

   戰時濂唇角輕勾:“曉晴,喜歡這條裙子嗎?”

   範曉晴激動得渾身都在發抖,眼淚都要流下來了,沒想到戰時濂會先跟自己說話,而不是那個自詡為是他未婚妻的女人,還是這樣的和顏悅色:“喜,喜歡,濂哥哥,曉晴很喜歡,謝謝你!”

   季輕語的臉上是優雅的笑容,只不過細看就會發現那笑容僵硬冰冷:“時濂,你怎麼才來?”

   說完把手伸進戰時濂的臂彎中,戰時濂的手本來插在口袋裡,此時不著痕跡的把手拿回來,對 季輕語道:“曉晴的裙子是我送她的,那天見到這裙子掛在櫥窗裡,我就想到了曉晴,覺得跟她很配,想不到,曉晴穿了真的很美,輕語,你覺得呢?”

   範曉晴滿面嬌羞,興奮得簡直要飄起來了。

   季輕語的笑容更僵,而戰時濂的目光卻一直在看著她,於是勉強笑道:“是啊,曉晴的裙子很漂亮。”她幾乎是一字一句咬著牙說的。

   戰時濂一笑:“那,你陪陪曉晴,我和阿玉要去見見你爸爸。”

   說完向楚玉一偏頭,兩人向另一個方向走去。

   走了幾步,楚玉輕笑出聲:“濂,這招太狠了吧。”

   戰時濂沒有說話,臉上已經沒有了那似有似無的笑容。

   “二哥。”戰呈曼拉著 林芊芊迎了上來。

Advertising

   戰呈曼嘴裡喊著二哥,眼睛卻看著楚玉,臉不由自主的紅了。

   戰時濂點了點頭:“嗯。”

   “二哥,謝謝你送我衣服。”戰呈曼甜甜的說,眼睛卻沒有離開楚玉。

   “應該的,想要什麼就給嘉瑞打電話。哦, 林小姐,你今天真漂亮!”戰時濂語氣平淡,卻忽然看了一眼 林芊芊,贊了一句。

   這一句話就讓 林芊芊受寵若驚,心如鹿撞,她抿唇,露出最得體的微笑:“謝謝戰總。”

   “楚玉哥,你好!”戰呈曼終於鼓起勇氣跟楚玉打招呼。

   戰時濂看一眼楚玉,楚玉點了點頭:“你好!戰小姐。”

   “ 林小姐,能幫我去拿杯香檳嗎?”戰時濂開口對 林芊芊說。

   林芊芊一愣,馬上點頭:“好的,您稍等。”毫不猶豫地輕提裙子向食品區走去。

   戰時濂拍拍楚玉的肩,也跟了過去。

   季輕語看著範曉晴望向戰時濂背影的繾綣目光,強壓著心頭的怒火:“範小姐,要不要到休息室坐坐?我介紹幾個朋友給你認識。”

   範曉晴的沉思被打斷,冷冷的看一眼 季輕語,下巴一抬,高傲地說:“不用了。”

   說完轉身就走,把 季輕語晾在那裡。

   季輕語的手緊緊的攥成拳,無名指的指甲“哢”地一聲脆響。

   季輕語疼得“咝”吸了口氣,指甲斷了。

Advertising

   “站住!”她冷冷的喊住範曉晴。

   範曉晴優雅轉身,眸光冰冷的看著滿面怒容的 季輕語:“ 季小姐有什麼吩咐?”

   “別以為送你一條裙子就是對你有意思,濂只不過是可憐你,憐憫你寄養在他們罷了,別把你自己當成肖黛玉,他不是你的寶哥哥!”

   範曉晴不怒反笑:“怎麼?你濂戰?嫉妒?我從沒當自己是肖黛玉,因為我不想早死,倒是 季小姐你,一直以濂哥哥的未婚妻自居,怎不見濂哥哥給你買衣服?你這醋吃得也太沒道理了吧?把我當情敵?那這一屋子裡的女人有一半都是你的情敵吧?我倒要看看 季小姐對待情敵是否也有像管理公司那樣的手段,祝你好運!”

   範曉晴蹁躚而去。

   “小賤貨!給我等著!” 季輕語轉身打電話吩咐了幾句,放下電話深吸一口氣,平復一下自己的心情,把最完美的笑容放在臉上。

   轉過身,目光搜尋著戰時濂的身影,下一瞬,她的完美笑容就坍塌了。

   戰時濂正站在餐台邊,手裡拿著一杯香檳。

   他的身邊站著一個身穿淺藍色禮服的女人,正叉著一小塊蛋糕遞到戰時濂的唇邊。

   而戰時濂竟然傾身直接去吃那塊蛋糕!

   從這個角度看過去,他們的舉止,親密得如同一對戀人。

   季輕語踩著高跟鞋一步一步走過去,每一步都怒火中燒。

   “時濂。” 季輕語的聲音柔媚動聽。

   戰時濂回頭,唇邊沾了一點奶油,唇角微勾:“嗯,這個蛋糕很好吃,要不要試試。”

   季輕語拿過餐台上的紙巾,輕輕伸手幫他擦去唇邊的奶油,嬌嗔:“看你,吃東西怎麼像個孩子一樣。”

   戰時濂輕輕躲了一下,就任她擦去。

   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對 林芊芊道:“ 林小姐也嘗嘗。”

   林芊芊淺淺一笑,無視 季輕語:“既然好吃,要不要再吃一口?”

   戰時濂點了點頭:“好啊。”

   林芊芊欣然又切了一小塊蛋糕送到戰時濂的唇邊,看他吃下。

   戰時濂衝 季輕語舉了一下杯子:“輕語,你也嘗嘗。”

   季輕語努力維持著自己的笑容。

   戰時濂恍然道:“哦,你們女生都怕胖,不吃甜食。”

   說完放下杯子,握住 林芊芊的手,把剩下的一小塊蛋糕放入口中,含混地說:“嗯,真好吃。”

   又拿起酒杯:“你們聊一下吧,我還得去找 季伯伯。”

   說完,從兩女中間穿了過去。

   楚玉趕上他的腳步:“你這是到處點火啊!不厚道哦!”

   戰時濂冷笑:“告訴飛馳,今天所有來的記者手中的照片都要我們先看過才可以發出,凡是有我和女人在一起的,一律不 林發!”

   楚玉笑道:“濂,其實你用不著這樣吧,如果像剛剛那種場面的照片發出去,說不定夏以沫看到了就回來找你算帳呢?”

   戰時濂腳下一頓,苦澀的說:“那她這一輩子都不會回來了。”

   她說過:“如果你有了新歡,我就懲罰我自己,看錯人了,找個天涯海角舔傷口吧,一輩子都不要再回來!”

   戰時濂眸中一暗,以沫,我的心在你那裡,不會有新歡,你能不能回來?

   身後忽然傳來一聲巨響,夏氏集團董事長 林雄的女兒撞翻了餐台,餐台上的食物杯盤都落在了地上。

   林芊芊狼狽的倒在地上,酒水和點心的醬汁灑了她一身。

   十二釐米高的高跟鞋,讓她一時掙扎不起來。

   所有的人都被這邊吸引,很多人都向這邊走過來。

   季輕語微笑著俯身,伸出手去拉 林芊芊,聲音柔媚清亮:“ 林小姐,怎麼這麼不當心?”

   林芊芊目光恨恨地盯著她,明明是她推倒了自己!

   季輕語臉上笑著,壓低了聲音狠狠道:“趕緊給我起來,要不然我明天就讓夏氏傳媒的股票跌停!”

   林芊芊咬著牙,伸出手,借著她的力氣站起來,不敢有絲毫的不配合。

   “ 芊芊,你怎麼了?”顧林芝驚慌的跑過來。

   “沒事吧? 芊芊?”範娟妍也跟過來關心的問。

   季輕語微笑著看著 林芊芊, 林芊芊理理裙擺,輕聲道:“我沒事。”不再看 季輕語。

   季輕語笑著對範娟妍道:“伯母, 林小姐是因為鞋跟太高了,一時沒站住罷了, 林小姐,不如,到休息室換下衣服吧,那裡有專門為大家提供的禮服,雖然沒有你身上的這件好看,不過,也好過這樣子見人吧?”

   範娟妍笑著點頭說:“是啊, 芊芊, 季小姐想得真是周到,那就讓曼曼陪著你去換套衣服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