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垃圾

   “我今天休息,給你們做了點吃的送過來,一路都在擔心會不會來不及,怕你們出去吃飯。”夏以沫今天穿一件白色毛衣,一條灰色的格子裙,一雙褐色小靴子,顯得朝氣蓬勃,像個高中生一樣,她第一次來的時候齊宇和華燦就把她當成了一個未成年的小孩兒,還擔心她能不能喝咖啡。

   彭越眉開眼笑:“謝謝嫂子!哎呀,老大太幸福了。”

   夏以沫有些不好意思:“戰時濂在裡面嗎?”

   “沒有,老大在樓下開會,不過應該也快結束了,嫂子,你去裡面等吧。”彭越說著要去推門。

   “不用了,我就在這裡等他好了。”夏以沫拒絕了。

   彭越想了想:“也好,嫂子你隨便坐吧,你要喝點什麼?我去給你拿,上次你來過以後,華燦給我們的茶水間添了很多新產品噢。”

   夏以沫笑著說:“那我自己去。”

   彭越點頭:“好,你看還有什麼喜歡的,回頭告訴我,讓華燦再添來。”

   夏以沫邊走邊說:“我又不天天來,用不著的。”

   電話鈴響,彭越迅速接起電話,衝夏以沫擺擺手,示意她自己過去。

   去茶水間會路過專用電梯,夏以沫剛走過轉角,就見到電梯突然開了,夏以沫以為會是戰時濂,停下腳步,卻愣住了。

   走出電梯的人也愣了一下。

   從電梯裡走出來的是一個穿著黑色精致西裝的男人,夏以沫愣住是因為這個人跟戰時濂長得很像,只不過戰時濂在人前總是一副冰山面孔,十步以外就能感覺到他的冰冷。

   而面前的這個男人,臉上帶著笑,笑容卻並不達眼底,邪佞魅惑,那雙和戰時濂酷肖的眼睛正盯在夏以沫的臉上。

   “老二換口味了,也開始用女助理了?”他上前一步擋在了夏以沫的面前,夏以沫下意識的退後了一步,仰頭看著他,他的身高應該也與戰時濂差不多。

   “這雙眼睛真純!”他的手伸向了夏以沫的下巴,夏以沫下意識的向旁邊躲開,退到了牆邊。

Advertising

   男人的手落空,來了興趣,向前一步,長臂一伸,把夏以沫圈在自己的兩臂之間。

   夏以沫被他困住,他伸手捏住她小巧的下頜:“真美!”說著就俯下身來想要吻上她的唇。

   夏以沫把頭別過去,使勁推他,他的胸膛卻硬得像塊鐵一樣。

   “彭越!”夏以沫大聲喊,同時抬腿就踢,正好踢在男人的小腿上。

   男人吃痛放開手,抓住她的手抵在牆上:“還是只小野貓!”

   正當他想再次俯下身時,一股大力猛地推開他:“卓少,請你放尊重些。”

   彭越冷冷的聲音響起,順勢把夏以沫擋在了身後。

   男人穩定身形,看了看彭越:“彭越,你是想跟我動手?”

   彭越冷冷的看著他:“卓少,如果您來找濂少,可以到辦公室稍侯,濂少在開會。”

   男人一笑,目光看向彭越的身後:“怎麼?你女朋友?我還以為是戰時濂的呢,看上去小了點吧?彭越你喜歡小娃娃?”卓少手還拄在牆上,斜睨著彭越。

   夏以沫在彭越的身後,感覺得到他全身的氣息都變得冷凝戒備。

   卓少?這個人是戰呈卓?戰時濂的堂哥?他長得和戰時濂非常的像,看來一定是的,不過這個人讓她很緊張,而彭越的戒備更加重了她的不安。

   “怎麼,怕我?”戰呈卓上前一步,推開彭越,想去抓夏以沫。

   彭越腳步一錯,攔住他:“卓少,我們在這裡動手恐怕不太好。”

   戰呈卓的臉一沉:“那你就讓開!我也懶得跟你動手!我只要你身後的那只小野貓!”

Advertising

   彭越不動,一改平時的嘻哈模樣,與他冷冷對峙:“對不起卓少,如果你一定要無理,我也就不客氣了。”

   “呵,膽子不小!憑你,也配跟我動手?沒有戰家,你們不過是四個垃圾!”戰呈卓語氣輕蔑。

   彭越語氣平靜地說:“我們身份卑微,不敢高攀戰家,這裡是JK國際,請卓少自重。”

   戰呈卓目光一寒:“別給你臉不要臉!讓開!你算什麼東西?也敢擋著本少爺!”

   “那你又是什麼東西?在這裡張牙舞爪的?”夏以沫向旁邊移了腳步,從彭越身後站了出來。

   戰呈卓看著她邪邪一笑:“小美人兒,這裡可沒什麼好東西,我看你還是跟我走吧,離開這個肮髒的地方,我帶你去好地方啊!”

   夏以沫剛想反唇相譏,電梯“叮”的一聲打開,戰時濂大步走出來,看到他們,目光冰冷。

   夏以沫不由松了口氣,她感覺到擋住她的彭越也松了口氣,彭越移開身形,讓夏以沫出現在戰時濂眼前:“老大。”

   戰時濂在看到夏以沫的那一刻臉色緩了緩,拉過她的手問:“你怎麼來了?”

   夏以沫還沒有說話,戰呈卓已經一聲輕笑:“原來她是二弟的人啊,看彭越這麼護著她,我還以是彭越的呢!”

   戰時濂轉過身,把夏以沫攬在身邊:“大哥怎麼有空來JK?”

   說著,腳步不停,向辦公室走去,眾人都跟著他一起走。

   戰呈卓的聲音懶洋洋的:“過來看看你啊!”

   “哦?大哥好興致。”戰時濂的語氣冰冷。

   但他低頭對著夏以沫的語氣就柔和下來:“你來找我有事?”

Advertising

   夏以沫從他的臂彎瞥一眼戰呈卓,輕聲說:“我來給你們送吃的,你忙,我先回去。”

   “沒事,我們一會兒一起走。”戰時濂放在她肩上的手拍了拍她。

   “二弟不打算把你懷裡的人介紹給我嗎?”戰呈卓一進到辦公室就大咧咧的坐到了沙發上。

   戰時濂坐到自己的椅子上,卻沒有放開夏以沫的手,讓她站在自己的身後,指了指自己肩膀。

   夏以沫明白他的意思是想讓自己給他按摩肩膀,可是有外人在場,特別是在那個戰呈卓的目光之下,她猶豫了。

   戰時濂搖了搖自己的肩膀,好吧,看在他很累的份兒,就幫他一次。

   她垂首,卻感覺得到戰呈卓的目光一直盯著她。

   “哦,忘了介紹,這是我妻子,以沫,這是堂哥戰呈卓。”戰時濂仿佛恍然大悟。

   “妻子?”戰呈卓的目光一凝。

   “沒錯,我們結婚了。”戰時濂語氣淡然。

   “呵!我怎麼不知道?老爺子也不知道吧?你私自結婚,這小姑娘只怕得不到戰家認可吧?你這不是害人嗎?”戰呈卓的眼中精光一閃,這麼好的把柄沒想到戰時濂親手送過來。

   “我的太太不需要戰家認可,戰家不是連我都不想承認嗎?”戰時濂站起身。

   “大哥還有別的事嗎?如果沒有的話,我要去約會了。”他拎起桌上的保溫飯盒下了逐客令。

   戰呈卓的目光停在了夏以沫的臉上,夏以沫別過頭去,不看他。

   “他是不是沒有告訴你,戰家的人婚姻大事必須由長輩做主?你還沒有來過戰家,跟他在一起,戰家是不會承認你這個媳婦的。”戰呈卓這次是對著夏以沫說話。

Advertising

   夏以沫轉過臉看向他,瞥一眼戰時濂,戰時濂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很難看。

   “我是嫁給戰時濂,不是嫁給戰家,戰家承不承認跟我有什麼關系?”夏以沫的聲音不高不低不徐不疾。

   她把手插到戰時濂的臂彎中,衝著他甜甜一笑:“老公,陪我去看電影好不好。”

   這一聲“老公”,簡直令戰時濂心花怒放。

   緊繃的臉瞬間化開,微笑寵溺的回答:“好。”

   說完就往外走。

   彭越向前一步,對戰呈卓道:“卓少,請!”

   戰呈卓冷哼一聲,對著彭越啐道:“垃圾!”

   夏以沫突然停下腳步,轉身面向戰呈卓,臉上帶著淡淡笑意:“你和我老公長得真像!”

   包括戰時濂在內,都不明所以的看著她。

   “我們是堂兄弟,當然像!”戰呈卓想都沒想的說。

   “但是形似而神不似,你從頭到腳都像個贗品,很垃圾!”她一字一字的說完,然後轉過身,拽著戰時濂就往外走。

   邊走邊說:“彭越,把垃圾掃出門去,下班了,大家都去看電影!”這一聲,語氣冰冷,氣勢實足,所有人都被她震攝住了。

   戰呈卓氣得七竅生煙,他大步往外走,越過他們身邊,冷冷道:“別怪我沒提醒你們,戰家是不會允許你進門的,你們等著瞧!”

   夏以沫輕蔑一笑:“切,誰有功夫瞧你!”

   看著戰呈卓怒氣衝衝地走掉,肖嘉瑞忍不住開口:“嫂子,以後遇到卓少不要當面與他衝突,能躲則躲的好。”

   肖嘉瑞的關切她聽得出來。

   莞爾一笑,點點頭:“知道了,不過他罵你們是垃圾,這可不行,他才是垃圾,他全家都是垃圾!”

   五個大男人都不由呆了一呆。

   她發火,只是因為戰呈卓侮辱了他們,她要護著他們!

   戰時濂摟過她的肩:“好了,我們先走了,你們四個收拾好就下班吧。”

   四個人並肩而立看著他們去乘電梯,都沒有說話。

   良久,彭越先開口:“我有點明白為什麼老大喜歡嫂子了。”

   “嗯,她居然為我們幾個出頭,真傻,但是,我很感動。”華燦輕聲道。

   他們是什麼出身?都是孤兒,街頭小混混,沒有老大就沒有他們的今天,在戰家人的眼裡,他們就是垃圾,但是他們跟隨的是老大,從來都不是戰家,彭越今天不動手,也不是因為戰家,而是不想給老大惹麻煩。

   可是,夏以沫卻因為別人叫他們一聲垃圾而暴怒,狠狠回擊,不為別的,只因為她視他們為好友為家人。

   她的赤誠與單純,只有身邊的人才能知道了了解。

   這麼好的女孩子,值得他們像守護老大一樣的守護她。

   戰時濂的心中也是激蕩的,這個小女人,愛憎分明著呢,就因為一句“垃圾”就惹怒了她。

   戰時濂知道如果不是戰呈卓對他們出言不遜,夏以沫一定不會開口針對戰呈卓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