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斷絕

   三人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一步。

   戰時濂的目光落在地上的幾張紙上,華燦彎腰撿起來,掃了一眼,遞給戰時濂。

   戰時濂接過來看了一眼,唇邊一絲冷酷的笑。

   “ 林先生,你想要以沫的股份和遺產?”

   林雄只覺額頭冒汗:“不,不,不,那個,戰先生誤會了。”

   戰時濂抖了抖手中的紙:“這是誤會?我看寫得蠻認真嘛,肯定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把以沫吃得連骨頭都不剩啊!”

   林雄硬擠出一個笑容來:“那個,呃,是 芊芊在跟姐姐開玩笑,開玩笑,開,玩笑。”

   戰時濂看看紙,再看看 林雄:“呵, 林先生家底頗豐啊,兩位小姐開玩笑都是這麼大手筆的?還是, 林先生當我戰時濂是三歲小孩,連這個都看不懂?以沫臉上這一巴掌又是怎麼回事?”

   林雄的臉色變得慘白。

   顧林芝強笑著打圓場:“戰先生,要麼請到樓下去坐吧,以沫和 芊芊姐妹從小到大都是吵吵鬧鬧,我們也是剛回來,還沒來得及問她們這又是吵什麼,我們到樓下坐吧,她們的事交給我處理就好了。”

   戰時濂目光一閃:“交給你?交給你再給以沫一耳光?”

   顧林芝一窒,訕笑:“不會,怎麼會呢?怎麼會呢?”

   顧林芝上前去拉夏以沫:“以沫啊——”

   夏以沫下意識的後退一步,戰時濂看得分明,欺身擋在她面前:“ 林太太,請您站遠些。”

   顧林芝尷尬的收回手。

   “戰先生,是姐姐先咬我的。” 林芊芊一改之前的張牙舞爪,柔弱的開口,含著淚把她白皙的手臂伸到戰時濂的眼前。

Advertising

   戰時濂皺眉後退一步,眼睛一掃則過那一圈紅印,回身責怪夏以沫:“早上不是吃過飯出的門,為什麼連咬人的力氣都這麼小。”

   所有人聽到這句話都是一愣,反應過來以後更是一愣——他在怪夏以沫咬得太輕嗎?

   夏以沫也吃驚的看著他。

   他的目光落在她粉色外套上,幾縷掉落的發絲粘在上面,他伸手拈起,遞到夏以沫面前:“有人扯你的頭發?”

   他的手撫上夏以沫的頭,輕輕揉了揉:“連自己都保護不了,以後不 林一個人出門了。”聲音溫柔寵溺。

   那縷頭發在他一松手緩緩落下,戰時濂的臉上是滿滿的心疼,仿佛那幾絲頭發無比寶貝一樣。

   “戰先生——” 林芊芊伸著那只胳膊尷尬得落下淚來,她只希望戰時濂看她一眼,好好看她一眼,她長得並不比夏以沫差,只要,他肯看她一眼就好。

   戰時濂卻只是低頭柔聲問夏以沫:“你不是來拿東西的?”

   夏以沫苦笑,她直到現在都沒能走進那扇門。

   戰時濂擁著她走向她的小房間,上一次,他親自在這裡找到的她,當然記得這個小房間。

   推開門,所有人都愣了愣, 林芊芊向後退了退。

   小小的十幾平方房間裡,一室狼籍。

   戰時濂臉上沒有表情,低頭問:“哪些是你要拿的東西?”

   夏以沫環視一眼:“書,和衣服。”

   戰時濂點頭:“彭越、華燦,把太太的書和衣服收拾出來帶走。”

Advertising

   “是!”兩個齊應,越眾而出,直接進到房間裡。

   “好了,交給他們,我們走吧。”戰時濂擁著夏以沫往外走。

   “等一等。” 林芊芊攔在他們面前。

   戰時濂皺眉看著她。

   林芊芊滿臉淚痕,顯得溫溫可憐:“姐姐,你這樣走,是要陷爸爸媽媽於怎樣的境地?你不能為了自己,就把這一堆爛攤子扔給爸爸媽媽?”

   戰時濂挑眉看著 林芊芊。

   林芊芊淚汪汪的大眼溫溫可憐,她貝齒輕咬紅唇,為難的說:“戰先生,姐姐與韓家的天宇哥哥早有婚約,韓家已經在准備婚禮,要在元旦時給他們補辦婚禮,姐姐這樣,被韓家知道了,讓爸爸媽媽很為難。”

   戰時濂唇角微勾,拿出手機,迅速找到一張照片,在 林雄、顧林芝和 林芊芊面前慢慢晃過:“這是我和以沫的結婚證,她已婚,要舉行婚禮也是我和她的婚禮,不關別人的事。”

   林芊芊親眼見到照片上的結婚證,一臉的不可置信:“怎,怎麼可能?戰先生,你,你怎麼——”

   她猛然醒悟過來,改口道:“姐姐,你怎麼可以毀婚,那天宇哥哥怎麼辦?”

   戰時濂看向 林雄:“ 林先生不是有兩個女兒嗎?既然韓家的婚事退不掉,那就讓妹妹代替姐姐出嫁嘍!”

   “不要!” 林芊芊尖聲道,意識到自己的聲音太過尖利,猛然住口。

   戰時濂冷笑,看向 林雄:“訂婚的錄相都在我的手中,還有那個韓天宇的不雅視頻,我也有全套的,你說是我把它交給你,讓你去與韓家退婚呢?還是我公之於眾,告訴大家你 林雄賣女求榮呢?”

   “別,戰先生——” 林雄的冷汗都下來了,他沒想到戰時濂居然把那些錄相和視頻都拿到了手中。

   如果視頻現在公之於眾,只怕夏氏傳媒和創元地產的形像會一落千丈,而他和韓同甫也勢必千夫所指。

Advertising

   看著他的樣子,戰時濂笑容更冷:“ 林先生想好了,可以找人告訴我一聲。順便再重申一遍,以沫是我太太了,今天這一巴掌就算這些年她還你的養育之恩,從此後她與你們再無關系,不要再讓我看到你們以任何借口見她,欺負她!”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