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撐腰

   林雄一愣,怒道:“你胡說什麼?”

   “喲,大小姐這話是什麼意思?”顧林芝不知何時悄悄站在了樓梯邊。

   夏以沫不看她,只看著 林雄:“爸爸,你說她是我妹妹,可她什麼時候當過我是她姐姐?我咬她不對,她打我就可以?”

   林雄一窒,強硬地說:“你是做姐姐的,凡事都要讓著妹妹,你妹妹還小,你必須要讓著她,這點道理都不明白嗎?”

   夏以沫倔強的看著 林雄:“爸爸,你是要我在妹妹面前打不還口罵不還口嗎?我媽媽死的早,沒有來得及教我這樣的道理。”

   夏以沫只覺得自己渾身都在發抖,到底他們要欺負她到什麼地步才滿意?

   “喲,大小姐,您這是攀上高枝兒了,說話也硬氣了,連自己的父親也頂嘴了,您這是說我這個做後媽的沒有盡到教養你的責任嗎?知道您才是夏氏傳媒的未來主人,我哪敢教導您啊!”

   顧林芝的聲音慢聲細語,卻每個字都如一把刀,准確的扎在 林雄的心頭。

   “夏以沫!向你妹妹道歉!今天,你妹妹要求你做什麼事你都必須答應!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林雄的臉冷下來。

   夏以沫看著他們一家三口,他們才是一家人,自己,什麼都不是,這個家,沒有她的位置,一只腳的位置都沒有。

   林芊芊立刻來了精神,也不窩在 林雄的懷裡了。

   優雅的站在夏以沫面前,高傲的抬起下巴:“夏以沫!你不是想拿走你那個房間裡的東西嗎?好,答應我兩個條件,一,馬上離開戰時濂,就算結了婚也立刻去離了!”

   林芊芊從身後的口袋裡拿出一份合同:“二嘛,在這份協議上簽字,你要把你在夏氏的股份轉讓給爸爸,並且將你的遺產全部交由爸爸保管,簽了字,就可以拿走你的東西了。”

   夏以沫看著面前的這份協議,再看看滿臉得色的 林芊芊。

   她把目光看向 林雄,如她想的一樣, 林雄先是有些吃驚,但隨後就坦然了。

   “爸爸,這是你的意思嗎?”夏以沫平靜地問 林雄。

Advertising

   林雄看也不看她,低頭撫了撫剛才 林芊芊依著他時壓出的褶皺,沉聲道:“我說了,今天無論你妹妹要求你做什麼,你都要照做,我就不追究你咬她的事。”

   “我要是不答應呢?”夏以沫的目光直直看向 林雄。

   林雄抬頭,目光戰厲的看向夏以沫,他沒想到夏以沫會這麼大膽,一時竟無語。

   “那大小姐就在家裡住下吧,直到,想通了為止。”顧林芝慢條斯理的說。

   林雄緩緩點頭:“來人!”

   立刻過來兩個佣人。

   林雄盯著夏以沫,沉聲道:“送大小姐回房,沒我的話,不 林出門!”

   “我太太又做錯什麼了,還要勞煩 林先生將她關起來教訓?”一個低淳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眾人皆是一驚,夏以沫不看也知道是誰,她背對著門口,沒有轉身,只覺全身已經脫力,不由靠在身後的牆上。

   他,總在自己危難的時候出現。

   “戰先生?” 林芊芊的聲音充滿驚喜,下意識的去理自己的頭發和衣服。

   “戰先生,您怎麼來了?” 林雄轉身向樓梯,把夏以沫擋在身後。

   “戰先生,請到客廳喝茶。”顧林芝快步走到樓梯口,與 林雄站在一起,企圖阻止戰時濂上樓。

   戰時濂緩步走上樓梯,他的身後跟著兩個助理,彭越和華燦,兩個人的面容一樣的冷峻,沒有絲毫表情。

   戰時濂站在 林雄面前,他比 林雄高了一個頭,居高臨下的睨一眼 林雄:“我陪太太回來拿一點東西,怎麼? 林先生不讓拿?”

Advertising

   他的氣勢令 林雄本能的側開身,賠笑道:“戰先生說哪裡話?”

   戰時濂的目光越過他,一眼就看到了夏以沫的臉,白皙的臉龐上五個清晰的指印,嘴角還有一絲淡淡的血跡,這是多狠的一記耳光?

   戰時濂眉頭緊鎖,全身氣勢都冰冷起來,令在場的人不由噤聲。

   戰時濂的手撫上夏以沫的臉,夏以沫一偏頭,痛得吸氣,戰時濂心中一痛,把她擁在懷裡。

   夏以沫含淚輕笑,扯動嘴角疼得收住:“每次見你總是這麼狼狽。”

   “從今以後不要再離開我身邊,一離開我就被欺負,讓我怎麼放心得下?”戰時濂的目光滿滿的心疼。

   夏以沫含著的淚撲簌落下。

   戰時濂沉聲道:“誰干的?”目光掃向 林雄、顧林芝和 林芊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