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情敵

   “不去!”戰時濂毫不猶豫的拒絕。

   “不行!”

   “沒空,自己玩去!”

   “你太過份了,我剛大難不死的回來就去處理公司的事,你都不說犒勞我一下。”

   “都是你份內的事,有什麼好犒勞的。”

   “絕交!”

   “好!

   電話掛斷。

   夏以沫聽著對話張大了嘴巴。

   戰時濂帶夏以沫去吃了水煮魚,果然對了丫頭的心思,一頓飯吃得眉飛色舞。

   戰時濂很喜歡嘰嘰喳喳的夏以沫,她有很多面孔,但是短短的幾天,她已經在他面前越來越自然了,這是否說明,她在他面前慢慢放下了心防呢?

   夏以沫的手機響了,她拿起電話,咬著筷子說:“是寧寧。”

   “寧寧,你結束了嗎?”

   “啊!恭喜恭喜,得償所願,我就知道你一定行的。”

   ————

   夏以沫的筷子“吧嗒”落到桌子上,她睜大眼睛看著面前的戰時濂。

Advertising

   戰時濂不明所以地看著她。

   夏以沫慢慢放下電話,小臉有些垮:“寧寧說,她接的這個新戲,投資人是這個楚玉,出品方是JK國際。”

   戰時濂沒什麼表情:“哦,JK國際娛樂方面是我和楚玉一起投資的,業務上由他來負責。”

   夏以沫認真的盯著他的臉看。

   戰時濂回應她的目光:“怎麼了?”

   “戰時濂,聽說你不近女色,聽說楚玉先生也不近女色,聽說,你和他,是戀人。”夏以沫盯著戰時濂認真的說。

   戰時濂與她對視,收起笑容,認真的看著夏以沫的眼睛:“也是溫小姐告訴你的?”

   夏以沫微點頭。

   戰時濂手指伸到夏以沫唇邊,幫她擦掉嘴角的一點湯汁,手指流連在她嫩滑的肌膚上,舍不得收回:“我是不是同性戀,你,還不清楚?”

   戰時濂眼中的想法毫不隱藏。

   夏以沫的臉“騰”的紅了,拍開他的手:“我怎麼會知道?也 林你是一個男人女人都喜歡的變態呢?”

   戰時濂的嘴角抽了抽,手指加大了力道捏住夏以沫的臉:“看來溫小姐教了你不少知識。”

   說完站起身:“走吧?”

   夏以沫一愣:“去哪?”

   戰時濂俯身,唇在她的耳朵邊輕輕吹氣:“回家!讓你見識一下我是怎麼喜歡女人的,看看我是否變態!”

Advertising

   不等夏以沫反應過來,就把她拉起,擁在懷裡。

   夏以沫得到一個非常深刻的教訓:不能亂說話。

   戰時濂用他的實際行動向夏以沫證明那個“不近女色”的傳聞是無稽之談,無稽到夏以沫都想咬掉自己舌頭的地步。

   夏以沫醒來時,床上只有她一個人。

   想起昨晚又被吃干抹淨了,有些郁悶的下樓,光著腳在台階上一個一個蹦下去。

   “幼稚!”一個清越的聲音從樓下傳來。

   夏以沫嚇一跳,差點從台階上摔下來,尋聲望去,一身白衣的楚玉抱肩站在客廳裡,正看著她。

   夏以沫站穩,居高臨下的看著下面白衣勝雪的男子,他今天和昨天有點不同,今天他的頭發扎了起來,不像昨天那樣披在肩上。

   奇怪的是,這樣長的頭發,一點也沒把他顯得陰柔,無論是散開還是扎起來,居然都是見鬼的好看。

   楚玉的目光上下打量她:“這麼幼稚的小鬼,他看上你什麼了?”

   夏以沫站在樓梯上不動,眨眨大眼睛,他說的“他”是指戰時濂吧?

   “你的語氣好酸啊!你在吃醋嗎?”夏以沫問下面的楚玉。

   “吃醋?”楚玉挑眉。

   夏以沫點點頭,一只手肘撐在樓梯扶手上,托著腮,一臉沉思狀:“是啊!你比我長得好看多了,他卻看上了我,好奇怪噢。”

   楚玉咬牙:“我最恨人家說我比女人長得好看,他沒有告訴你嗎?”

Advertising

   夏以沫一愣,聳聳肩,如實回答:“沒有,他從來沒跟我提起你!”

   楚玉忽然一笑:“那說明你在他心裡也沒什麼位置嘛,也 林只是他找回來暖床的床伴而已。”

   他的目光落在夏以沫的肩頸處,那裡的痕跡任誰都看得明白是怎麼來的。

   夏以沫惱怒的抬手拉了拉衣領:“也 林是你沒重要到他想把你介紹給我的地步呢?”

   楚玉嗤笑:“我們認識的時候,你還沒出生呢,小鬼!”

   “那又怎樣?這種事又不分先後,現在,他喜歡我,不喜歡你了,你長得比我漂亮又怎樣?哼!”夏以沫甩他一記白眼。

   楚玉再次咬牙:“你的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嗎?漂亮是形容男人的嗎?”

   夏以沫忽然發現,原來楚玉不喜歡被說漂亮,於是壞笑道:“漂亮不能形容男人,可是形容你正好啊!比女人還漂亮的男人!”

   “你!”楚玉疾步向樓梯走來。

   夏以沫“咯咯”笑著,轉身往樓上跑:“漂亮的男人!”

   連跑連回頭看追過來的楚玉,“咚”撞到一堵牆,本能的向後一仰。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