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美男

   史蒂文點點頭,出去安排了。

   夏以沫一邊把玩化妝間裡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物件,一邊問溫幼寧:“劇本很好?”

   溫幼寧坐到化妝台前照鏡子:“嗯,很好,是個很有挑戰性的角色,女一是一人分飾兩角,性格完全不同,很考驗演技。我原本是女二,女二也很不錯,是個反派。”

   夏以沫抱抱她:“好!那你可要好好表現,等我以後接手公司了,你來做我的台柱子。”

   “自然。”溫幼寧也笑了。

   “到時候我不要當演員了,我要做導演!想我一導演系畢業生,現在做的是演員和模特,好對不起我的專業啊!”溫幼寧故作憂傷。

   夏以沫笑:“你要這樣想,我現在演戲就是為了將來好好的導戲!好多演員都是演而優則導的!你就是我將來的溫導!”

   溫幼寧馬上坐到椅子上,擺出導演的樣子,手裡拿著梳子胡亂點著:“那個演員,你的表情不到位,來,重來一遍。”

   兩個人相視大笑。

   門口傳來一聲輕咳。

   兩個人收聲向門口看去,不知什麼時候,門口站了三個人,前面那個一身白衣的,呃,應該是男人,身後跟著兩個極美麗的女子。

   見兩個人看過來,三人什麼都沒說,走了,似乎只是路過,只是不知道他們在門口站了多久。

   溫幼寧和夏以沫對視一眼,溫幼寧小聲說:“以沫,你說那個人是男人吧?”

   夏以沫疑惑的點頭:“應該是,那個氣勢,很man的,就是長相太好看了些。”

   “不是好看了些吧?我覺得是太好看了些。”溫幼寧感覺有點震驚。

   夏以沫點點頭,無意識的說:“感覺比你還要好看。”

Advertising

   溫幼寧白她一眼:“那他就是妖孽!”

   “妖孽?”夏以沫挑眉。

   溫幼寧點頭:“比女人好看的男人,不是妖孽是什麼?特別是比我好看的男人。”溫幼寧特別咬理了“男人”兩個字。

   夏以沫覺得有道理。

   溫幼寧去試戲的時候,夏以沫就在化妝間等站她。

   一樣一樣擺弄化妝間裡的小物件,倒也不無聊。

   手機忽然響了,是戰時濂。

   “喂?”夏以沫接起電話。

   “在哪?”戰時濂的聲音低沉好聽。

   “在影視城這邊,陪寧寧試戲。”夏以沫如實相告。

   “哦?什麼時候結束?”戰時濂問。

   “不知道——”夏以沫還沒說完,秀秀跑進來。

   “以沫姐,寧寧姐那邊一時還結束不了,試完了還得拍個公告片,寧寧姐說你如果有事可以先走,她結束給你打電話。”秀秀轉述了溫幼寧的話。

   “好。”夏以沫衝秀秀點點頭。

   剛想告訴戰時濂,戰時濂卻已在電話裡說:“聽到了,在那裡等著,不要走開,我過去找你。”

Advertising

   夏以沫微笑,坐在椅子上把玩那些化妝用的小盒子。

   這邊是演員們的休息區,這個時間並沒有多少人在這裡,顯得安靜空曠。

   等的無聊了,夏以沫利用門口的地面方磚跳房子,有一下沒一下的來回跳來跳去。

   感覺到身後有人走過來,夏以沫下意識的回頭,又看到那張妖孽的臉——那個白衣的男子帶著兩個美女准備離開。

   夏以沫一只腳抬起,正跳到下一塊方磚上。

   男子看她一眼:“幼稚鬼!”

   從她的身邊飄然而過,他不但長了一張雌雄韓辯的臉,還有一頭齊肩的卷曲長發。

   夏以沫左右看看,發現他應該是在說自己幼稚。

   嘿?招你惹你了,喵!

   “你才幼稚,你從頭到腳都幼稚!”夏以沫衝著三人的背影大聲說。

   妖孽男沒有回頭,倒是兩個美女,笑著回頭看她,夏以沫吐了吐舌頭,做了鬼臉,兩個美女被她逗笑了,卻緊跟上男子的腳步沒有停。

   夏以沫又等了十分鐘,就看到戰時濂走了過來。

   落日的余暉中,這裡的建築都染上了一層淡淡的金色,戰時濂逆著光走過來,身上也好似染了一層淡淡的光暈。

   夏以沫微笑看他走近,覺得好美,像幅畫一樣。

   “小太太看到我很高興?”戰時濂的手撫在她的頭上揉了揉,寵溺的說。

Advertising

   夏以沫推開他的手,站到剛剛他走過來的位置,用手指指自己:“看,站在陽光裡,是不是很好看?”

   戰時濂眼睛微眯,點頭:“好看。”

   夏以沫在格子上一跳,背過身去:“我們走吧?”

   戰時濂長腿一邁,追上她,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臂彎裡。

   “今天很開心?”戰時濂感覺到今天的夏以沫有些不一樣,似乎很高興的樣子。

   夏以沫挽著他的手臂,踩著方磚的紋路走路,搖搖晃晃的:“嗯,寧寧今天來試女主角了,要是成功,她可能會很紅,很替她高興。”

   戰時濂打開車門,讓夏以沫上車,幫她系好安全帶。

   車上的電話忽然響了。

   戰時濂接聽:“喂。”

   “濂,去喝酒。”一個清越的聲音在車內響起。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