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九州國。

東海,某座不知名的小島上。

這裡有一座地牢,建有十八層,取“十八層地獄”之意。

這裡面關押著的,都是從九州國各地抓捕來的窮凶極惡之人,並且都是終身監禁。

此刻,代表著極度危險的第十八層,一襲白衣的沈竹正靠在躺椅上,手裡捧著一本醫書,悠哉地喝著茶水。

這一層,只有他一人。

噠噠——

腳步聲響起,一位白發老翁走到牢房前,躬身行禮。

“老朽見過鬼先生!”

倘若,有九州國權貴在這裡,就會震驚地發現,這位白發老翁正是有著“賽華佗”之稱的神醫安白鶴。

沈竹抬眉,漫不經心道:“你怎麼又來了?這次又是來給誰說情的?”

安白鶴恭聲道:“京都秦氏望族願意出價十億,請您去給秦老爺子續命。”

“嗤,十億?我看上去很缺錢嗎?”

沈竹不屑一笑。

安白鶴苦笑一聲,繼續說道:“東王府的二世子不能人道,東王想請您過去幫忙瞧一瞧。”

“他兒子不能人道,那是他沒本事,跟我有什麼關系?”

Advertising

......

“西王府......”

“行了,打住,怎麼還沒完了?”

沈竹有些不耐煩了,開口將其打斷。

安白鶴面色微變,連忙閉上嘴巴,不再言語。

沈竹放下茶杯,把醫書揣進懷裡,起身道:“我今天就出獄了,以後沒什麼事,就別來煩我!嗯......有事也別來,沒空!”

撲通——

忽然,安白鶴跪在了地上。

沈竹眉頭微皺,“你這是做什麼?”

安白鶴伏在地上,“前不久,南境爆發戰事,朱雀戰神重傷,想請您出手救治。”

沈竹眉毛一挑,“朱雀戰神?就是兩年前,以女兒身執掌南境百萬大軍的新任小朱雀?”

“是的。”

安白鶴低著腦袋,額頭浮現一層冷汗。

九州國境內,敢如此稱呼朱雀戰神的,也就只有面前這位了。

沈竹淡淡地說道:“老安,你知道我的規矩,想讓我出手,要麼靠緣分,要麼看心情。”

Advertising

安白鶴哀求道:“一周前,南境沙漠古國劫了九州國一支商隊,用三百人的性命威脅朱雀戰神獨闖十萬人軍陣。

鬼先生,朱雀戰神是為了九州國的百姓才受傷的,老朽懇請您出手救治朱雀戰神,南境不能無主,九州國需要她!”

沈竹冷哼一聲,“為了三百人,就置自己的安危於不顧,簡直愚蠢!”

安白鶴解釋道:“朱雀戰神也是為了百姓......”

沈竹打斷了他的話,冷笑道:“為了百姓?那我問你,她若是死了,南境又會死多少人?你想過這個問題嗎?”

“這......”

安白鶴語氣一滯,無可反駁。

沈竹收回目光,不再言語,徑直朝牢房外走去。

身後,安白鶴跪伏在地上,面色一片蒼白,卻不敢再多說一句。

就在沈竹即將跨出牢房大門的時候,他的腳步停頓了一下,微微側頭。

“今天出獄,我心情好,等我與家人團聚過後,會讓人通知你的。”

安白鶴面露喜色。

當即,朝著沈竹離開的方向,再次拜了下去。

“老朽恭送鬼先生!”

......

Advertising

十八層地獄。

沈竹每走過一層牢房,關押在裡面的重犯,都會面朝他的方向,跪伏在地上。

直至,他登上最後一層石階,站在了太陽光的照射下,迎著海平面升起的朝陽,他用力地吐出一口氣。

雖然,三年來,他不止一次走出過這裡,但直到這一刻,他才真正感覺到了自由。

三年前,沈竹含冤入獄。

入獄的第二天,他就遭人陷害,被關押到了未知海島的“十八層地獄”。

在那裡,他遇見了一個瞎眼老頭,稱自己是當代鬼醫,還說他骨骼清奇,要收他為弟子,繼承鬼醫之位。

並承諾,等他出師之後,就可以出獄。

於是,他用了三年時間,無數次與死神擦肩而過,終於完成了所有的出師考核。

接下來,他就可以與家人團聚了!

這一刻,他歸心似箭!

......

濱城機場。

沈竹站在路邊,焦急地等待著。

登機前,他給妻子江白歌打了一通電話,後者稱會來接他,並有重要的事與他說。

Advertising

他與江白歌在大學相戀,畢業後共同創業,結果在婚禮的前一天晚上,他卻被捕入獄,使後者淪為整個濱城的笑柄。

對於妻子,他內心滿是愧疚。

回來之前,他就做好了決定,定要給妻子補上一場盛大的婚禮。

不多時,一輛紅色的瑪莎拉蒂,停在了沈竹的面前。

車門打開,走出一位絕美的女人。

一身黑色的工裝,精致的五官,雪白的肌膚,清冷的氣質,瞬間就吸引了無數人的注意。

這個女人,便是沈竹的妻子,有著濱城三大美人之稱的冰山總裁江白歌!

“白歌!”

沈竹激動上前,想要將妻子擁入懷裡。

“干什麼呢?別動手動腳的!”

這時,一道身影擋在兩人中間,神色不善地盯著沈竹。

“小川?”

沈竹一怔,這才注意到,攔在自己面前的,是妻子的弟弟江白川。

“小川,你先回車裡,我與他單獨說。”

江白歌朱唇輕啟,聲音如黃鸝悅耳。

江白川撇了撇嘴,“姐,離婚而已,直接把離婚協議給他就好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離婚?”

沈竹變了臉色。

他看向江白歌,問道:“白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江白歌也在看著他,目光有些復雜。

隨即,拿出一份文件,“這是離婚協議,我已經簽過字了,你看看若是沒什麼問題,也在上面簽字吧!”

“為什麼?”

沈竹有些激動。

“沒有為什麼,就是不合適了。”

江白歌抿了抿唇,淡淡地說道。

“不合適?大學四年,你現在告訴我不合適了?”

沈竹沉聲說道。

江白川譏笑道:“你怎麼不提坐了三年牢?你一個勞改犯,有什麼資格當我姐夫?”

沈竹沉聲道:“就因為這個原因?既然如此,三年前為何不提離婚?”

江白歌輕聲道:“那個時候,你剛入獄,我擔心你會想不開,這才等到了你出獄。”

沈竹目光一亮,“所以,你還是關心我的,對嗎?”

江白川嗤笑一聲,“關心你?姓沈的,你就別做白日夢了,我姐那是可憐你罷了!”

“我姐是竹歌集團總裁,身價十幾億!追求她的人,哪個不是豪門大少、世家公子,跟他們相比,你算什麼東西?”

“你一個坐過牢,身上還背著污點的人,除了會給她帶來麻煩,還能帶來什麼?”

“而且,我姐已經答應了顧大少的追求,你還是快點把字簽了,別誤了我姐的好事!”

沈竹身體一顫,看向江白歌,“顧大少?顧飛?他說的,都是真的?你真的答應了顧飛?”

江白歌冷冷地說道:“我選擇誰,與你無關!從你三年前做了那件事開始,我們之間就已經結束了!”

沈竹連忙道:“我是被冤枉的,連你也不相信我嗎?”

江白川冷笑著說道:“冤枉?證據確鑿的事,你還想狡辯?你若是無辜,為何會抓你?”

江白歌面無表情地說道:“你冤枉與否,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她頓了一下,又道:“既然小川已經提到了,那我就直說了。這些年,我為集團付出了很多,我不想因為你的關系,影響到集團未來的發展!”

沈竹面露苦澀,“原來如此,我知道了,是我對不起你......我簽。”

他在離婚協議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隨後遞給了江白歌。

後者接過協議,說道:“當初,集團是我們一起創辦的,我會給你一筆五百萬的補償費用,從此你就和集團再無瓜葛!”

沈竹搖了搖頭,“補償就不必了,畢竟是我對不起你在先,而且這些年都是你在管理集團,我沒有幫任何忙。”

“好。”

江白歌點了點頭,沒有再多看他一眼,直接轉身上了車。

沈竹站在原地,好似失了魂。

江白川看著他,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隨即,上前兩步,湊到他的耳邊,低聲道:“再告訴你一個秘密吧,當年那件事,其實是我做的。”

“你說什麼?”

沈竹身體一震,目光死死地盯著他。

江白川玩味道:“是我把那個女服務員推下樓的,顧大哥跟巡捕房打了聲招呼,就把你送進去了!”

說到這裡,他冷哼一聲,“本以為,你進去了,我姐就能跟你離婚,沒想到她竟然為了你傻等三年。

好在,現在都結束了!”

“是你們?我殺了你!”

沈竹雙目泛紅,猛地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脖子,將其從地上舉了起來。

三年前,婚禮前一天晚上,有一個女孩在酒店墜樓,而他不知怎麼就出現在酒店案發的房間裡,被當成真凶抓捕歸案。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一切竟然都是顧飛和江白川聯手策劃的!

怪不得,一直瞧不上自己的江白川,會在婚禮的前一晚,邀請自己參加一個酒局。

怪不得,一直覬覦江白歌的顧飛,會在那晚主動給自己倒酒,還說什麼祝他婚禮順利。

原來,這都是針對他布置的一場局。

“沈竹,你在做什麼?快住手!”

就在這時,江白歌察覺到動靜,從車裡跑了過來。

她的聲音,讓沈竹恢復了幾分冷靜,松開了抓著江白川的手,使其摔在了地上。

“小川,你怎麼樣?沒事吧?”

江白歌蹲下來,關心地問道。

“咳咳......姐,我沒事。”

江白川干咳兩聲,語氣艱難地搖了搖頭。

“沈竹,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江白歌看向沈竹,大聲地質問道。

沈竹皺眉道:“白歌,當年那件事,是小川做的,他剛才承認了,是他和顧飛聯合起來陷害了我。”

江白川搖頭,“姐,我沒有,我就是讓他以後別再來糾纏你,結果他就像瘋了一樣,說什麼要殺了我,現在還冤枉顧大哥!”

江白歌怒道:“你要殺了小川?他是我弟弟!”

“我......”

沈竹張了張嘴,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江白歌一臉失望,“我沒想到,三年的牢獄生活,還沒有讓你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我對你太失望了,今後別再讓我看見你!”

說完,便攙扶著江白川上了車。

後者在江白歌看不見的角度,朝沈竹露出了一個嘲諷的笑容。

車子遠去。

身後,沈竹握緊了拳頭,面色蒼白如紙。

噗嗤——

終於,他再也堅持不住,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昏迷前,他眼角的余光,看見遠處有一支車隊駛來。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