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吳若秋的打算很簡單,先擒住蘇奕,再逼出他背後的高人,如此,則可立於不敗之地。

眼見就要抓住蘇奕。

就在此時——

蘇奕瞳孔深處驟然湧現一抹劍影,一道蒼茫冰冷的恐怖氣息隨之湧現。

轟!

吳若秋腦海如遭雷擊,神魂悸動,眼前發黑,恍惚間,直似墜入無盡煉獄中,一柄神秘仙劍從天外而來,鎮碎萬古青冥,碾壓而下。

那一瞬,四面八方、天上地下,到處都是恐怖的劍意,耳中、心中全都是轟鳴如諸神怒吼的劍吟。

一股渺小、無助、絕望的恐懼感覺湧起,刺激得吳若秋心境都遭受重擊,差點崩潰掉。

這種感覺僅僅一瞬。

可遭受此衝擊,吳若秋前衝的身影隨之一滯,剛好距離蘇奕五步距離。

五步,是武者生死搏殺的標准距離。

所謂血濺五步,帝王難擋,近在咫尺,人盡敵國!

說的就是這種情況。

便在這五步之地,蘇奕動了。

簡簡單單一劍刺出。

快、准、狠!

Advertising

就如歷經無數次拔劍磨煉形成的本能反應,精准到極致,快到極致,也狠到極致。

噗!

鈍厚的木劍刺破吳若秋胸膛皮膜血肉,擊碎其腔骨,帶著摧枯拉朽的力量,貫胸而過。

滾燙的鮮血和劍尖一起從其背後迸濺而出!

由於這一劍的力量太過剛猛,衝得吳若秋軀體猛地朝前彎弓,像煮熟蜷縮的大蝦似的。

他一對眼睛瞪得滾圓,臉上盡是惘然,似不敢相信,聲音沙啞道,“你......你真的是搬血境?”

“如假包換。”

蘇奕隨手抽出了木劍,並退後三步。

吳若秋軀體劇烈搖晃,胸前的血窟窿如泉眼似的迸射出一掛血瀑,若不是蘇奕躲避及時,注定會被濺一身。

噗通!

吳若秋跌倒在地,痛苦喘息。

這傷勢太重,讓他感受到生機正在飛快流逝。

“你......你不是有事情要問嗎......為何......為何下手如此狠?我死了的話,你可什麼都不知道了。”

吳若秋斷斷續續地開口,他很不解。

蘇奕隨口道:“哦,我現在沒興趣知道了。”

Advertising

吳若秋:“......”

他氣得直接噴出一口血來。

他咬牙切齒,怨毒嘶叫道:“你壞了我師門的大事,就等著報復吧!”

話畢,吳若秋趴在地上,氣息全無,就此而亡。

那瞪大的眼睛裡寫滿不甘。

大概是沒想到,一招之差,卻喪命在了一個搬血境人物手中。

“連一縷烙印氣息都承受不住,這大周朝武者的神魂可真弱......”

蘇奕暗自搖頭。

之前,他正是利用了腦海中“九獄劍”的一縷氣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