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夜色越來越深,老槐樹寂靜無聲。

忽地,庭院一側的圍牆上,出現一道身影。

依稀可見,他身披玄色道袍,身影枯瘦如竹,雙手各拎著一個人屍。

道人隨手一拋,拎著的兩具屍體墜落庭院地面上,緊跟著縱身一躍,便來到了庭院內。

“咦,傾綰,這庭院住人了?”

由於天色太暗,道人這才看清楚,原本雜草叢生的廢棄庭院,如今被清掃得煥然一新。

“吳若秋,你總算來了。”

回答的,是蘇奕那淡然的聲音。

他已從竹椅中起身,右手隨意拎著桃木劍,站在夜色中,靜靜看著對方。

這吳若秋約莫四十余歲,膚色白淨,柳須飄然,背負一把劍,腰間掛著一個黃皮葫蘆,看起來倒也頗有出塵之氣。

“你是誰?怎會知道我姓名?”

吳若秋吃了一驚,露出警惕之色。

剛說完,他嘴裡中發出一陣尖嘶怪異的嘯音。

可等待許久,也沒有他預想中的動靜發生。

吳若秋心中一沉,有些焦急,怎麼回事?

“那些鬼屍蟲皆被我殺了,你就是叫破喉嚨也沒用。”

Advertising

蘇奕閑庭信步,朝吳若秋走來。

“你究竟是誰?”

吳若秋厲聲道,一對眸子中精芒閃爍,渾身氣機已蓄勢待發。

“別緊張,動手前,我有一些事情要問你。”

蘇奕說話時,已來到吳若秋一丈之地佇足。

吳若秋這才看清楚,對面是一個才十多歲的少年,青色布袍,手拎木劍,身影頎長,身上的氣息僅僅只有搬血境水准而已。

吳若秋頓時放松下來,心中自嘲,老子真是越活越膽小了,竟差點被一個搬血境的雛兒嚇到。

他負手於背,冷然道:“年輕人,你還不夠資格跟吳某對談,去把你師傅叫來,我倒要問問,他是如何教授弟子的,一點禮貌都沒有!”

水井中的鬼屍蟲斷了聯系,連傾綰也躲著不現身,這讓吳若秋懷疑,蘇奕背後另有高手。

蘇奕哂笑搖頭,“這世間若真有能夠做我蘇某人師尊的,我或許還會欣喜不已,遺憾的是......我至今還不曾遇到一個。”

吳若秋一怔,譏笑道:“毛還沒長齊,口氣可不小!若你再不請出你師尊,可別怪吳某人對你不客氣了!”

他眸子精芒湧動,氣勢驟然一變,身上氣機運轉時,竟隱隱傳出澎湃如潮的轟鳴鼓蕩之音。

這是聚氣境才能掌握的力量。

武者一旦運功,氣血聚攏,沸騰燃燒。

隨著氣機的引導,能夠在戰鬥時,讓每一個動作,都精確的好像用標尺量過,不差毫釐,對一身力量掌控到了最精妙的地步。

Advertising

吳若秋是聚氣境通竅層次修為,銅皮石肌,鐵骨玉筋,尋常刀槍根本已難以傷到他。

蘇奕唇邊泛起淡淡的譏誚,道,“那蘇某倒要見識見識,你一個聚氣通竅層次的小角色,該如何不客氣。”

“吳某人行走世間多年,見過狂的,沒見過如你這般狂的!”

吳若秋氣急而笑。

聚氣通竅境是小角色?

聽聽,這是人言否?

他驀地縱身上前,衣袖鼓蕩,探手朝蘇奕脖頸抓去。

轟!

一位聚氣境突然出手,那等力量迅疾若雷,霸道凌厲,僅僅那等氣勢,都能嚇破搬血境人物的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