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24章

素婉君離開了。

這讓第一世心魔、小老爺和陳璞等人皆松了一口氣。

“小清歡,沒看出來啊,你很有演戲的天分,比那些精通此道的戲法師都不遑多讓。”

第一世心魔笑著誇贊了一句。

小老爺皺眉,根本不理會,直接道:“蘇奕已經踏上成祖之路,也已得到大老爺道業力量的認可,你又是什麼打算?”

第一世心魔苦笑道,“你就這麼著急想讓我去赴死?”

陳璞沉默,沒有插話。

但,他明白小老爺的意思,蘇奕要想繼承大老爺所留的道業力量,其心魔就成了最大的阻礙。

簡而言之,大老爺的心魔不死,蘇奕就無法成為大老爺!

“你自己看著辦。”

小老爺眼神冷峻,“我也不瞞你,此次我來前線戰場,另有一個目的就是看一看你,會否耍什麼花樣!”

說罷,小老爺轉身走進大殿。

第一世心魔長嘆了一聲,“我這佩劍的劍靈,可真是打心眼裡就不想讓我活啊。”

一直沉默的陳璞,終究沒忍住,“伯父,不管發生什麼,只要蘇奕活著,也就意味著您還活著,不是麼。”

第一世心魔笑著拍了一下陳璞肩膀,“這話中聽!走,喝酒去!”

說話時,已攬著陳璞肩膀,朝遠處行去。

Advertising

大殿內。

白衣勝雪的小老爺一人立在那,眉梢間帶著一絲復雜神色。

他恨那個心魔害了主人。

可又不得不承認,那心魔代表著的,是主人心境的另一面,是其對另一條大道的執念。

以往,小老爺和劍帝城的劍修,最期待的就是沉默如石的大老爺能多說一些話。

不曾想,這樣的期待,卻在大老爺的心魔身上實現了。

嘴巴時時刻刻都閑不住,自吹自擂、誇誇其談,話多到令人生厭的地步。

完全和其本尊判若兩人。

“那家伙......會選擇自我了斷嗎?”

小老爺無法確定。

因為心魔,最是不可揣度。

......

“伯父,婉君前輩此去命河起源,怕也不妥吧?”

陳璞忍不住問。

他在和第一世心魔對飲。

Advertising

“有蘇奕在,怕什麼?”

第一世心魔牛飲了一大口酒,吧嗒著嘴巴,“能被我的道業力量認可,哪怕蘇奕才剛踏上成祖之路,也不是隨便哪個天譴者就能弄死的。”

言辭間,盡是自信,“更別說,你真以為他此去命河起源,就沒有一丁點准備?”

陳璞錯愕,不是說讓婉君前輩去當蘇奕的護道者麼?

怎麼一下子反過來了?

第一世心魔捧腹大笑,“之前不說那些話,小婉君會離開麼?”

陳璞:“......”

他娘的,合著自己和婉君前輩一樣,稀裡糊塗地被蒙在鼓裡不說,還傻乎乎配合著演了一出戲?

啪!

陳璞把手中酒杯一摔,長身而起。

第一世心魔一怔,“做甚?”

“去戰場殺敵。”

陳璞殺氣騰騰,“宰幾個異域天族的混賬,出一出胸中這口惡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