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畢竟只是尋常柳條,根本承受不住蘇奕那一劍之力。

蜷縮在地的紅裳少女陰魂直至此時才敢抬頭,當看到這一幕,愈發惶恐和不安了。

對她而言,一擊便滅掉上百只鬼屍蟲,這手段太恐怖!

這時候,庭院中老槐樹陷入靜止,不再搖晃,一側的古井也沒有了任何一絲的動靜。

如水的夜色,籠罩清寂的庭院中,一切都像恢復如初。

蘇奕折身坐回石階前的竹椅中,將一側桃木劍橫陳身前,一身氣息悄然間變得恬淡平靜下來。

他的目光看向蜷縮在地的紅裳少女,道:

“給你一個機會,把你的來歷和你所知道的一一說來,若我滿意,便給你指一條活路。”

話語隨意,卻讓紅裳少女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在她眼中,此刻的蘇奕無疑太可怕了。

她穩了穩心神,聲音軟糯柔弱,怯生生道:“回稟仙師,我......我只記得自己名叫傾綰,在有意識的時候,就被一個名叫吳若秋的道士捉住,他用秘術把我禁錮在這座庭院的槐樹中,說只要聽話,他以後就會放我走。”

蘇奕問:“吳若秋?他將你一個不堪大用的陰魂禁錮於此作甚?”

傾綰低著螓首,語氣苦澀道:“他讓我嚇人,說只要有活人出現在這廢棄的庭院中,便讓我去嚇對方。然後,他所豢養的鬼屍蟲就會從水井深處衝出,將被嚇到的活人精血啃噬掉。”

至此,蘇奕總算明白過來。

這座庭院就是那個游方道士“吳若秋”所布置的“養蟲池”!

以活人精血為食,滋養鬼屍蟲,使之蛻變。

Advertising

而女鬼傾綰,則負責嚇唬活人......

從這點看,那吳若秋恐怕也知道,傾綰這樣的女鬼,根本派不上大用處。

“這九年來,此地已荒廢,久無人居,吳若秋就不擔心那些鬼屍蟲餓死?”

蘇奕問道。

傾綰搖頭道:“不會的,他每隔三天就會一趟,每次必抓來數個活人,把這些活人當食物投喂給水井中的鬼屍蟲。”

蘇奕若有所思,“他上次是什麼時候來的?”

“前天。”

傾綰說到這,猛地反應過來似的,似乎極害怕,結結巴巴道,“仙師,吳道士今晚醜時就會來的!”

“現在是子時三刻,掐算時間的話,這家伙的確快來了。”

蘇奕手指輕輕摩挲橫陳身前的桃木劍,沉吟道,“你可知道他修為如何?”

傾綰道:“我記得他曾說過,他是聚氣境‘通竅’層次修為,用不了一年,就能嘗試去‘開脈’。”

武道四境搬血、聚氣、養爐、無漏。

聚氣境是武道第二境,分作通竅、開脈、化罡三個層次,分別對應聚氣境的前期、中期、後期。

在廣陵城,擁有聚氣境修為,已是頂尖層次的存在。

像城主傅山、廣陵三大宗族的族長、城主府禁衛統領聶北虎、以及城中一些老輩名宿人物,修為也都是在這個層次中。

Advertising

“僅僅只是聚氣境通竅層次的角色,倒也好對付。”

蘇奕愈發氣定神閑了。

想了想,他吩咐道:“你且回到槐樹中,當做什麼也不知道便可,等我收拾了那吳若秋,再決定你的去留。”

“多謝仙師不殺之恩!”

傾綰激動叩首,這才鼓起勇氣起身,隨著身上那一襲血色紅裳飄舞,憑空掠向了老槐樹,眨眼消失不見。

蘇奕則陷入沉思中。

以他搬血境第二重“煉皮”期圓滿的修為,正常情況下,需要全力以赴,才能弄死聚氣境人物。

可這次不一樣,他的對手是一個邪修,擅長一些歹毒的鬼道秘術。

以防萬一,還是要謹慎一些比較好。

“看來這次要暴露一點點底牌了......”

躺靠在竹椅中,蘇奕靜靜等待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