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九年前,害死那一名醫師和兩名藥徒的又是誰?

紅裳女鬼還未回答,異變陡升——

嗖!

一抹黑光如若激射的寒芒,帶著猙獰邪惡的氣息,朝蘇奕迸射而來。

“果然有問題。”

蘇奕唇邊泛起冷峭弧度,手中隨意一轉。

一簇柳條刺出,筆直如劍。

砰!

一擊之間,精准無比的刺中那一抹黑光。

黑光劇烈一顫,跌落在地,掙扎了兩下,就再不動彈。

仔細看,那赫然是一只嬰兒拳頭大小的黑色蟲子,六條節肢,口器密布鋒利密集的利齒,模樣猙獰凶惡,散發出一陣陣腐臭嗆鼻的氣息。

“鬼屍蟲,原來是這小玩意。”

蘇奕看到這,意識到什麼,目光看向那紅裳女鬼,“這些鬼屍蟲是由誰煉制和操控?”

鬼屍蟲,一種從鬼物屍體上煉制出的一種毒蟲,體內充滿屍毒和煞氣。

尋常人被咬一口,不出片刻就會暴斃當場,就是換做搬血境武者,最多也抗不過一個時辰。

對蘇奕而言,鬼屍蟲不足懼,真正值得在意的,是誰煉制和操控的鬼屍蟲!

Advertising

“這......”

紅裳女鬼遲疑,臉上寫滿懼怕和忌憚,似不敢說。

便在此時——

老槐樹一側的古井蓋上,一條條鏽跡斑駁的鎖鏈劇烈晃動,井蓋隨之挪移,水井露出一道縫隙。

緊跟著,一群黑光掠出,像一團烏雲似的,鋪天蓋地朝蘇奕掠來。

那是一群鬼屍蟲!

足有上百只,猙獰鋒利的口器中發出尖利刺耳的嘶鳴,猶如百鬼哭嚎,陰煞之氣席卷整座庭院。

那一幕,讓紅裳女鬼驚恐絕望,埋頭於地,不敢去看。

畢竟,那是上百只鬼屍蟲一起出動,換做是任何搬血境人物,怕也會被嚇得六神無主,心生絕望。

蘇奕僅僅只皺了皺眉,神色淡然如舊。

他驀地深吸一口氣,運氣於周身,手中一簇柳條直似利劍般揚起。

他大袖鼓蕩,大步上前,以柳條為劍,驟然於虛空中一轉。

剎那間,一簇柳條如星河席卷,大有傾天覆地,滌蕩凡塵之勢。

我有一劍挽星河,

傾天覆地蕩凡塵!

Advertising

轟!

漫天黑色蟲影,盡皆爆碎於一劍之中。

那密集爆碎的聲音就像在同一時間響起,給人的感覺,就像一記驚雷乍響,而後塵埃落盡!

這是蘇奕重生以來,第一次真正意義出劍。

雖只搬血境修為,可當這一劍橫空時,卻如謫仙舞清影,劍勢一出,十方皆寂。

上百只鬼屍蟲皆被齏粉,滌蕩一空!

再看蘇奕,立足於庭院,瘦削頎長的身影直似一把出鞘利劍,凌厲得刺破夜幕,和尋常時那淡然出塵的氣質迥然不同。

不動則藏鋒於匣,動則鋒芒盡顯。

砰!

蘇奕手中,一簇柳條寸寸碎裂,化作木屑飄灑,就此消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