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寂靜的夜色中。

一簇柳梢如鞭抽打之下,隱約有血色光澤一閃而逝。

砰!

虛空中,一道模糊的身影踉蹌倒退,發出吃痛的叫聲。

這身影漂浮如虛幻,渾身被濃郁的陰氣籠罩,赫然是一頭鬼物!

“一擊而已,就痛叫出聲,真是不成氣候。”

蘇奕早已長身而起,見到這一幕後,不禁搖頭,眼神中的期待也隨之消褪不少。

嘩啦~~嘩啦~~

庭院中的老槐樹劇烈搖晃,無數枝椏狂舞,掀起鬼哭狼嚎般的陰風,席卷著落葉,和那個鬼物一起,再次朝蘇奕衝去。

蘇奕手握柳條,如持著一道神鞭,不退反進,朝前打出。

啪!

脆響如雷,血光乍現。

一蓬柳條綻開,像激射而出的萬千鞭梢。

那鬼物都來不及閃避,被打得一身陰氣嗤嗤作響,冒出條條黑煙,身影都因劇痛踉蹌而退,慘叫不已。

蘇奕眸子深處不禁湧起一絲失望之色。

他此刻所持柳條,僅僅只是浸泡過一些雄雞血而已。

Advertising

雖然有克制鬼物邪祟的作用,但威能談不上強大。

可誰曾想,這鬼物卻竟會這般弱......

啪!

蘇奕思忖時,又是一擊打出去。

這一次,那鬼物似支撐不住,身上籠罩的陰氣砰地一聲炸開,只剩下一道嬌小的身影從虛空跌落。

這竟是一個女鬼!

一襲血色紅裳,容似少女,膚色雪白透明,她蜷縮在地,嬌小的軀體劇烈顫粟發抖,一對大大的眼睛寫滿痛苦。

“仙師饒命,小女從不曾害人性命!”

紅裳女鬼痛苦哀求,趴在地上急促喘息。

她模樣很出眾,眉目如畫,淺淺的梨渦,臉頰有點嬰兒肥,一等一的美人胚子。

只是她身影虛幻,並非實體,平添一些縹緲的氣息。

蘇奕手握柳條,俯瞰著對方,輕嘆道:“原來只是一個最低級的陰魂......”

世間鬼物,簡單可分作陰魂、鬼魅、鬼怪、鬼靈四種。

其中,陰魂是最弱最低等的一種,也最常見。

世俗中流傳的許多鬼故事,大多都和陰魂作祟有關。

Advertising

而在蘇奕眼中,存在於世俗世界中的殘魂、怨魂、凶靈一類的鬼物,全都可歸入“陰魂”中。

畢竟,只敢廝混在世俗中的鬼物,又能成什麼氣候?

真正厲害的鬼物,敢在修行世界占山為王!

“這些年,你一直依附在這老槐樹中?”

蘇奕問道,他一眼看出,這紅裳少女的陰魂並無凶厲血煞之氣,反倒是頗為純淨。

這意味著,對方並未害過人。

“回稟仙師,正是如此。”

紅裳女鬼怯生生回答,清麗蒼白的臉上盡是乖巧和惶恐,蜷縮於地瑟瑟發抖,給人以楚楚可憐的感覺。

“不對,你撒謊。”

蘇奕眉頭一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