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忙碌了一天的杏黃醫館已打烊關門。

庭院中,蘇奕獨坐房間中,正在呼吸打坐,一身氣血流轉周身,不斷揉煉全身的筋膜。

這是搬血境第三重“煉筋”層次的吐納法。

所謂煉筋,就是用氣血淬煉一身的筋膜,使之堅韌如弓弦,柔軟似棉絮,從而讓軀體變得如狸貓般靈活。

所謂起如箭、落如風,動如狸貓,能做尋常人難做的動作。

這一切的核心就在“煉筋”上。

筋膜錘煉之後,一身的氣力也會暴漲一大截。

在搬血境修煉上,自古便公認“煉皮肉容易,煉筋骨難”,當開始煉筋時,就等於修煉到了搬血境的後期。

許久,蘇奕從打坐中起身,將准備好的一杯參茶一飲而盡,感受著通體暖烘烘的沸騰力量,他對今晚的行動不禁有點期待。

自轉世以來,他還不曾真正進行過真正意義上的廝殺。

誰曾想,第一個對手竟可能會是一個鬼物?

接下來,蘇奕拿起那捆扎起來的柳條和桃木劍,走出了房間,搬了張竹椅,隨意坐在了石階前。

那一捆柳條浸泡在雄雞血中數個時辰,青碧的柳葉和枝條已隱隱泛起淡淡的血色,握在手中,像一截軟鞭。

桃木劍則被蘇奕靠在了竹椅一側。

當真正需要出劍時,也就意味著他需要動真格了。

“換做其他搬血境,就是遇到尋常鬼物,怕也都不是對手。不過,我前世跟西溟鬼皇打過一架,他願賭服輸,乖乖送了一部【十方修羅經】給我,據說是鬼修一道眼中的至高道經......”

Advertising

蘇奕坐在那,不禁思緒如飛。

夜風習習,天色越來越暗淡。

已是接近凌晨時分,廣陵城街道上的燈火都已陸續熄滅,黑暗如潮水,淹沒大地。

整個城池像從熱鬧中平息,陷入睡眠中,只有偶爾的狗吠聲遠遠地傳來。

今晚天穹烏雲厚重,遮掩星光。

蘇奕所在的庭院中,只有房間內一盞燭火在搖曳,透過窗紙,顯得昏黃而黯淡。

他手握柳條,一個人靜靜坐在夜色黑暗中,不急不躁,淡然恬靜。

唯有那一對眸中,有著一點點期待之色彌漫。

忽地,庭院中的老槐樹上,枝椏搖晃,樹葉嘩嘩作響,在夜色中就如一陣陣忽遠忽近的竊竊私語聲。

一側古井上,捆縛井蓋上那鏽跡斑駁的鎖鏈像蘇醒的蛇群,彼此摩擦蠕動,發出夜梟嘶鳴般的聲音,令人牙酸。

空氣驟然變冷,像隆冬寒流入侵,刺人骨髓。

呼~

地面上,一陣落槐樹葉剛落下,就被一陣陰風卷起,在如墨汁般的夜色中飛揚,像無數陰影在狂舞。

蘇奕青色衣袍被風吹得獵獵作響。

他的瞳孔也微微眯了起來。

Advertising

當一陣陰風卷著落葉吹來,他終於動了。

右臂舉起,手腕一抖。

泛著淡淡血色光澤的一捆柔軟柳條猛地繃直,於虛空中鞭撻而下。

啪!

脆響如雷,在夜色中炸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