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就等今晚了。”

蘇奕隨意地揮了揮桃木劍,又看了一眼浸泡在雄雞血中的青碧柳條。

目光隨即挪移,落在了庭院不遠處那一株老槐樹上。

槐者,木中之鬼!

此樹屬陰,最容易招惹鬼物邪祟寄生於其上。

而這座庭院的格局,壞就壞在槐樹一側,開鑿有水井,地下陰煞之氣上湧,只會讓這座庭院化作尋常人眼中的“凶宅”。

“此井明顯被人封禁了起來,如此看來,當初有人已經察覺到這水井中有問題了。”

“可偏偏地,卻沒人告訴我這些......”

蘇奕若有所思。

......

文家。

文長青的住處。

“父親,剛得到消息,蘇奕那混賬才第一天接掌杏黃醫館的生意,就把咱們家的那些下人全都踢走了,這不是在打咱們家的臉麼?”

文解元怒氣衝衝道。

他是文長青之子,年方十九,血氣方剛,擁有搬血境“煉肉”圓滿地步的修為,再過半年,就將前往青河劍府中修行。

“我倒是沒想到,這廢物竟如此狠。”

Advertising

文長青眉頭皺起,道,“他如今在哪裡?”

文解元道:“據說是定居在杏黃醫館後邊的那一處凶宅了。”

“嗯?”

文長青眸子泛起異色,皺起的眉頭也舒展開,道,“若如此的話,根本不必咱們動手,那廢物怕是都活不過今晚!”

“這是為何?”文解元一怔。

文長青追憶道:“九年前,那座凶宅曾發生過一樁慘案,居住其中的一名醫師和兩名藥徒全都在一夜之間離奇暴斃。”

“這件事,鬧得城中沸沸揚揚,還嚴重影響到了咱們杏黃醫館的生意。”

“我花費重金,托人請了一位頗有名望的游方道士。”

“此人名吳若秋,進入凶宅一看,便說那一株老槐樹旁邊的水井內,附著一頭凶惡鬼物!”

“按照吳道士的說法,除非擁有宗師層次的修為,否則,沒人能降得了那一頭鬼物!”

聽到這,文解元悚然一驚,道:“後來呢?”

文長青道:“吳道士讓我鍛造了一批鎖鏈,以奇門秘術將那一口水井封了起來,說只要活人不居住在那一座庭院,那一頭鬼物就不會再出現。”

文解元聽到這,猛地明白過來,“這麼說,蘇奕只要今晚居住在那一處凶宅,就必死無疑?”

文長青笑起來,“應當如此,這一年裡,我一直不明白,為何老太君非要靈昭嫁給這蘇奕。但不管如何,若蘇奕就此死掉,對我們文家而言,也算是一樁好事。”

文解元連連點頭,道:“不錯,如今靈昭堂妹即將成為‘宗師弟子’,這等身份,豈是蘇奕那廢物可匹配的?他只要一死,對靈昭堂妹也是一樁好事。”

Advertising

文長青神色忽地嚴肅起來,道:“這件事,不得泄露給其他人知道,否則讓其他人知道,我們明知那凶宅有問題,還不提醒蘇奕,難免會受到一些牽累。”

文解元笑著答應,“我明白,這就叫他自己作死,真以為杏黃醫館是那麼容易得到的?說起來,害死他蘇奕的,應該是他丈母娘琴箐才對。”

文長青呵斥道:“不得放肆,那是你三叔母,是靈昭的母親,以後切記要放尊重一些!”

文解元不以為然地點了點頭。

夜幕漸漸降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