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午後的陽光灑落庭院,暖洋洋的舒服。

蘇奕坐在一把竹椅中,正在捆扎一簇青翠的柳條。

庭院已徹底清掃過,寬敞干淨。

胡銓還細心地添置了被褥鋪蓋、洗漱等物品,並把菜畦和藤架也修繕了一番。

吳廣彬等三位醫師已返回杏黃醫館坐診。

反倒是蘇奕這位掌櫃,清閑了起來。

“蘇哥,這雄雞要做什麼用?”

不遠處,黃乾峻正在無聊地逗弄一只剛買回來的雄雞。

此禽極凶猛,利爪尖喙,行走如風,啼鳴嘹亮。

黃乾峻帶了十多個僕從一起,幾乎把城中集市挖地三尺,才找到這樣一只雄赳赳氣昂昂的大公雞。

“殺了,放血。”

蘇奕隨口吩咐道。

歷經今日的事情,他忽地發現,身邊有一個打雜的做事倒也不錯,能節省極大的時間和精力。

“好嘞。”

黃乾峻從腰間摸出一把短刀,就開始忙活起來。

沒多久,就把一碗鮮紅的雞血端到了蘇奕身邊。

Advertising

“行了,沒你的事情了,你可以回家了。”

蘇奕拿起扎好的一捆柳條,將柳梢一點點浸在了雞血碗中,青碧的葉子和猩紅的血液洇在一起,格外醒目。

黃乾峻猶豫道:“蘇哥,依我看,杏黃醫館那些替文長青效命的人全都被您攆走了,文長青知道的話,肯定不會善罷甘休,要不要我找我父親去警告一下文長青?”

蘇奕瞥了他一眼,道:“你若有心,就去幫我打聽一下,廣陵城中誰家最善長鑄造兵刃。”

黃乾峻精神一振,道:“蘇哥,這事太好辦了,我黃家就壟斷著城中的煉器生意,僅僅是煉器師傅,都有三十余人!您要煉制什麼兵刃盡管說,我保證讓最好的煉器師為您效力!”

蘇奕這才反應過來,廣陵城三大宗族,文家壟斷藥草生意,李家壟斷糧食谷物,而黃家則壟斷著煉器生意。

“我打算鑄劍。”蘇奕道。

黃乾峻頓時笑道:“鑄劍?那就去找王天陽,王老的煉劍之道,堪稱廣陵城一絕,不少外地人都慕名而來,只為從王老那裡求一柄好劍。”

蘇奕點頭道:“你明天清晨來此,帶我去見一見他。”

黃乾峻痛快答應下來,道:“蘇哥,還有其他事情麼?”

在為蘇奕辦事上,他簡直是熱忱到了極致。

“快回家吧。”

蘇奕揮了揮手。

“蘇哥,那我明天再來。”

黃乾峻這才行禮離開。

Advertising

他很識趣,一直貼在蘇奕身邊的話,也會招惹對方厭煩。

就像他以前去逛青樓時,最煩的就是他父親派到他身邊的那些扈從......

把捆扎的柳條浸泡在雄雞血中後,蘇奕又拿起一把刀,在一截三尺青桃木上劈砍起來。

隨著細碎木屑剝落,很快一柄桃木劍就成型了。

而後,蘇奕從竹椅中起身,將桃木劍舉在眼前打量了一番,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