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你怎知道?”老頭一呆,顧不得發愁了。

胡銓他們的目光也都看向蘇奕,有些詫異。

診治病人,無非望、聞、問、切四字。

可就是像吳廣彬這等浸淫醫道一輩子的名醫,也必須得詢問把脈,才能了解病況。

然而現在,蘇奕什麼也沒做,卻似乎一下子把那老頭的病狀說中了!

“你是肺部出了問題,再加上年老體衰,才導致出現此等病狀。”

蘇奕隨口道。

對擁有前世記憶的他而言,僅僅只是給凡俗百姓看病而已,不要太簡單。

老頭呆滯片刻,猛地激動起來,顫聲道:“蘇公子,那我這病該如何治?”

神色間已帶上一絲熱切期盼。

蘇奕返回案牘後,拿起紙筆,寫了一份藥方,遞給旁邊一名小廝,“去抓藥。”

小廝接過藥方,卻有些猶豫。

“拿來我看看。”

胡銓上前,略一審視,不禁陷入沉默,心中久久無法平靜。

他雖非醫師,可畢竟在杏黃醫館做事多年,一眼就判斷出,這藥方簡直就像行醫多年的名家所開,深諳君臣佐使之理!

“去為這位老人家抓藥。”

Advertising

半響,胡銓將藥方遞給小廝,而後深呼吸一口氣,神色鄭重道:“姑爺,之前是小的小覷了您的本事,還望贖罪。”

其他人見此,無不一驚。

胡銓身為管事,地位極高,僅次於掌櫃。

可現在,他卻竟似是被蘇奕隨手所開的藥方折服了!

蘇奕淡然道:“一張藥方而已,算不得什麼,下一個。”

站在門口的黃乾峻第一時間行動起來,“那個你,快進來!”

這次被叫進來的是一名臉色慘白,臉色浮現痛苦之色的男子。

蘇奕只看了一眼,就從案牘上取出一枚銀針,在那男子都沒來得及反應時,就刺入他臂膀不同穴竅位置。

僅僅片刻,男子眉宇間的痛苦之色疏解消失,被驚喜之色取代,道:

“不疼了!我找了城中十多家醫館都沒用,沒曾想,蘇公子只刺了幾針,我就好了!”

他不斷揮動手臂,欣喜激動。

胡銓他們不禁動容,眉宇間盡是驚色,看向蘇奕的目光都變了。

針灸療傷?

沒想到自家這位地位不堪的姑爺,竟還藏有這一手!

“針灸治標不治本,你且去再抓幾服藥。”

Advertising

蘇奕又寫了一份藥方,遞了過去。

這次那小廝顯得無比麻利,第一時間就去抓藥了。

“下一個。”

“下一個。”

“下一個。”

......接下來的時間裡,完全就成了蘇奕一個人的表演。

每進來一名病人,根本不必問診,就被道破病因和症狀,那些病人無不震驚,為之嘆服。

然後開藥、抓藥、收錢......

自始至終,蘇奕神色平淡,像個沒有感情的看病傀儡。

而胡銓等杏黃醫館的人,都看傻眼了。

活了這麼多年,他們還是頭一次見到這樣看病的!

在杏黃醫館外,也引起了極大轟動。

隨著一個個病人診治離開,也將消息傳了出去,結果根本不必黃乾峻再威脅,那些等著看病的全都擁簇在那,爭著搶著要讓蘇奕看病。

那踊躍熱鬧的景像,讓得黃乾峻都不禁咂舌,不愧是我蘇哥,連治病救人的手段都這麼硬!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