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在廣陵城,黃乾峻是首屈一指的惡少。

其性情暴戾狠辣,囂張跋扈,手底下干過的壞事不知凡幾。

被這樣的惡少登門做客,那絕對就是閻王爺找上門了!

伍庸之前還很憤怒,可此時卻軀體發僵,臉色陰晴不定,雙腿似灌鉛般,再不敢離開了。

黃乾峻悠然一笑,道:“若想清楚了,就老老實實呆著,乖乖地聽蘇哥的話,否則,我不介意派人去你家問候一下你的親人。”

這他娘還打算對付我親人?

伍庸瞪大眼珠,旋即頹然,徹底蔫兒了,灰溜溜返回原先的位置。

蘇奕不禁暗自搖頭,好好說話不行,非得被惡人收拾一頓才肯低頭,何必呢?

“收斂點。”

蘇奕瞥了黃乾峻一眼。

黃乾峻連忙諂笑著點頭:“蘇哥教訓的是。”

精瘦中年等人看到這一幕,心中一陣發涼。

他們在得知蘇奕要接掌杏黃醫館的消息後,就已打定主意,要用各種手段把蘇奕給排擠走。

誰也不想去侍奉一個無足輕重的贅婿。

可千算萬算也沒想到,蘇奕身邊竟還跟著一頭臭名昭著的惡犬!

他們敢得罪蘇奕,可哪敢得罪黃家族長的兒子?

Advertising

這時候,黃乾峻就是把他們全都暴打一頓,文家恐怕都幫不上多少忙!

“姑爺,我等絕非想要和您作對,這點還請您放心。”

精瘦中年深呼吸一口氣,抱拳行禮,態度已收斂了許多。

“你誤會了,我並不是非要留著你們所有人。”

蘇奕搖了搖頭,神色平淡道,“從現在起,只要賣身契簽給文長青一家的,全都可以離開了。”

在前來杏黃醫館時,他就知道,這裡一直由文長青一脈的力量掌控。

如今,既然這裡已經是他蘇奕的地盤,自然得先清洗一番,省得身邊藏著一些釘子,以後平添麻煩。

“什麼?”

一些人臉色頓時變了。

精瘦中年忍不住勸道:“姑爺,這是不是有些不妥?畢竟,哪怕賣身給文家二爺,可也是文家的人。姑爺這麼做,豈不是讓人寒心?”

蘇奕靜靜坐在那,不再說話。

黃乾峻頓時意識到,輪到自己出面了,他干咳一聲,目光掃視眾人,道:

“諸位,最好別讓我蘇哥難做!”

這位惡少的話,威脅分量十足。

很快就有一些人離開,有的沮喪,有的憤懣,有的怨恨......

Advertising

但離開時,全都不敢吭聲。

畢竟,一旦惹惱了黃乾峻,他去家裡做客怎麼辦?

最後,杏黃醫館中的老人,只剩下七人。

那精瘦中年名叫胡銓,是杏黃醫館的管事,並沒有跟文家簽訂賣身契。

不過,他雖沒有離開,可明顯對蘇奕心存芥蒂,臉色一直陰沉著,很不好看。

除了胡銓,其他人都是一些藥徒、幫佣一類的角色。

“吳醫師呢?”

蘇奕忽地問道。

他記得之前時候,有一個名叫吳廣彬的老醫師坐鎮杏黃醫館,是城中百姓信賴的名醫,在廣陵城中頗有名氣。

胡銓態度敷衍道:“吳老昨夜偶染風寒,抱恙在身,正在家中養病。”

頓了頓,他繼續道:“而醫館的其他兩位醫師,昨天一個返鄉省親,一個前往大滄江對岸落雲城訪友,如今都不在醫館。”

黃乾峻都不禁冷笑,“總共三位醫師,全都各有事情不在,這是不是太巧了些?”

胡銓一副與我無關的模樣,道:“這我可不知道,但不管如何,沒有醫師坐鎮,今天咱們杏黃醫館怕是得先關門歇業......”

卻見蘇奕忽然開口,道:“繼續開門,現在就可以接治病人。”

胡銓等人都是一愣。

Advertising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