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竹孤青!

天元學宮三位副宮主之一,雲河郡屈指可數的一代武道宗師。

她修煉武道至今才不過三十六年而已,堪稱才情絕俗。

據傳,她一身劍道造詣玄妙莫測,其掌握的“煙霞劍勢”更是名傳四方,被不少老一輩武道宗師都稱贊不已。

若文靈昭成為她的徒弟,那簡直就是魚躍龍門,一步登天,身份和地位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一位武道宗師的弟子,足以讓一些宗族之主奉為座上賓!

“怪不得黃雲衝、傅山他們為了文家的事情,不惜和我李家對峙,原來文家出了個‘宗師弟子’......”

至此,李天寒徹底明白了,心緒卻有些沉重。

這些年,他一直垂涎文家的藥草生意,多次試圖進行吞並。

就像今天文老太君壽宴上,若不是發生了一些意外,文家注定得交出一半的藥草生意!

可現在的局勢不一樣,有文靈昭這位“宗師弟子”在,整個廣陵城,誰還敢打文家的主意?

“吾兒有何打算?”

李天寒沉默片刻,看向李默雲。

一位宗師弟子,並且已成婚,想要將她追到手中,無疑太難了。

李默雲神色平靜道,“父親,文靈昭在修煉上表現得越耀眼,就會襯托得蘇奕越不堪和無能。可以說,蘇奕就是一個污點,會對文靈昭的名聲產生極壞的影響。”

頓了頓,他繼續道:“我雖不清楚,為何文老太君反對解除這樁婚事。但卻敢肯定,文靈昭地位越高,就會越排斥蘇奕。”

Advertising

李天寒皺眉道:“默雲,你究竟想說什麼?”

李默雲微微一笑,道:“孩兒對文靈昭自小一起長大,稱得上青梅竹馬,我對她的心意,也從不曾有過絲毫改變。”

“為了她,我可以做任何事情!”

言辭平靜,卻有決然之意。

李天寒瞳孔收縮,“你要殺了蘇奕?”

“不錯,只要蘇奕死了,這樁婚事也就無疾而終,對靈昭是好事,對我也是好事,對整個文家而言,也是好事!”

李默雲斬釘截鐵,“所以,蘇奕必須死!一個廢人罷了,根本沒有存活在世上的必要!”

李天寒凝視兒子片刻,忽地笑起來,欣慰道:“孩子,你的確長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和抉擇。”

“不過,在殺蘇奕這件事上,斷不能操之過急。”

“誰都清楚,你對文靈昭情有獨鐘,並且今日在文老太君壽宴上,你已表露心意,這時候,若蘇奕突然死了,誰都會懷疑到你頭上。”

聽完,李默雲點頭,神色平靜中透著自信,道:

“父親放心,獅子搏兔,尚用全力,我自然不會在這件事上有絲毫大意,也斷不會讓人懷疑到我頭上!”

“好,為父就等著你以後把文家的‘宗師弟子’帶回來!”

李天寒大笑著拍了拍兒子的肩膀,道,“到了那時,再由我親自出面牽線,相信文家上下斷不會拒絕和咱們李家聯姻了。”

李默雲卻心中一嘆。

Advertising

文靈昭成為宗師弟子已是鐵板釘釘的事。

有了這層耀眼無比的身份,她還會願意和自己這個青梅竹馬在一起嗎?

“不管如何,終究要全力去爭取!”

深呼吸一口氣,李默雲暗下決心。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