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否則,此時怕不會這般淡定了。

蘇奕也沒有多解釋,似這種妙法,他手中多的是。

在前世,世間皆知他蘇玄鈞擁有“千般妙法,萬般神通”,這可絕非誇張。

“你若是有空閑,每隔七天,來見我一次,到時候,我幫你指點搬血境的武道奧義。”

蘇奕叮囑道。

文靈雪清眸發亮,滿心歡喜,“我一定來!”

她知道,姐夫現在雖然修為盡失,可當年也曾是青河劍府的外門劍首,是名揚雲河郡的風雲人物。

有姐夫指點,自己何愁無法在年終大比中名列前十?

“快回去吧,若你娘發現你在我這裡,免不了又要大發雷霆了。”

蘇奕說著,自己都不禁笑了。

他那個丈母娘,脾氣可潑辣之極。

文靈雪心虛似的左右瞟了一眼,旋即吐了吐丁香小舌,飛快道:“姐夫,那我先走了。”

少女身影輕盈翩然,轉身離去,看得出來,她心情很不錯。

目送少女的倩影消失在庭院外,蘇奕這才轉身返回自己房間。

雖然已是暮色十分,文家老太君的壽宴依舊在熱熱鬧鬧地進行著。

只是這一切,都已經和蘇奕無關。

Advertising

文靈雪也沒有再去參加壽宴。

返回自己房間後,她先沐浴了一番,纖秀苗條的身影裹著浴袍,懶洋洋爬在了床上,一對晶瑩雪白的小腿時而抬起,時而又拍落床上,讓得被浴袍掩蓋著的大腿也若隱若現。

少女剛沐浴過,靈秀清美,慵懶嬌俏。

她迫不及待翻開蘇奕所贈的書籍。

書籍很薄,只十多頁,上邊的字跡鐵畫銀鉤,雋永飄逸,僅僅看著便賞心悅目,令人心神靜謐。

“姐夫的字和他的人一樣好看!”

文靈雪心中贊嘆了一聲,旋即就被那字跡中蘊藏的妙諦吸引了心神。

書籍中雖然只記載著玄素靈璣訣“搬血境”的法門,可也極其晦澀玄奧,字字之間,皆有大玄機。

別說文靈雪,縱然讓大周國那些道行高深之輩,短時間內也根本不可能將其中奧義全部領會。

還好,在修煉之法的文字旁邊,還有蘇奕親手撰寫的注解,這讓文靈雪在參悟時並不費力。

凌晨時分,月影西斜。

文靈雪終於將修煉之法通讀了一遍,那靈秀絕俗的臉龐上泛起恍惚之色,心中更泛起難掩的震驚之意。

她縱然再年少,可也並非不懂修行之人。

哪會不明白,蘇奕所贈的這門妙法何等強大?

與之對比,無論是文家祖傳的修煉之法,還是松雲劍府所傳授的修煉之法,簡直是疏漏粗鄙之極!

Advertising

“怪不得姐夫會叮囑讓我不要將此妙訣泄露,嗯,他肯定是擔心這門妙訣給我招惹來麻煩......”

文靈雪怔怔,隱約明白了蘇奕的良苦用心,她心中也暖烘烘的,又是歡喜又是感動。

很快,她深呼吸一口氣,神色也變得認真起來。

心中默默對自己說:

“靈雪啊靈雪,以後無論遇到多大的困難,也一定要幫姐夫找到能夠重新修煉的辦法,姐夫他現在......已經夠可憐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