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夕陽殘照,晚霞如火。

庭院中的青棗樹在風中沙沙作響。

“姐夫,其實我心中一直有話想對你說。”

剛走進庭院,文靈雪卻忍不住主動開口了,聲音嬌潤清甜。

今天她一身淡雅素淨的長裙,修長的嬌軀在天光下散發著蓬勃朝氣,清純明淨,煞是美麗。

蘇奕一怔,聲音柔和道:“怎麼了?”

文靈雪面露一抹愧色,道:“姐夫,七天前是我和父母、大伯他們一路把姐姐送走的。”

“本來,我是打算通知你的,可娘不讓......”

說到最後,她螓首低垂,已帶上愧疚之意。

蘇奕這才恍然,明白過來。

七天前,文靈昭啟程前往天元學宮遠行,整個文家上下在送行這件事上,直接忽略了他這個上門女婿。

不過,蘇奕並不意外。

他和文靈昭之間的關系甚至不能用陌生人來形容。

成婚當天,是他們第一次見面。

時隔一年,七天前那個晚上是他們第二次見面。

雖為夫妻,可從成婚到現在,兩人之間卻竟都沒說過一句話。

Advertising

連一個字都沒說過。

形同陌路也不過如此。

可蘇奕卻沒想到,文靈雪卻竟把這件事一直惦記在心中。

文靈雪蹙著柳眉道:“還有,我聽說那魏崢陽無比可惡,說了一些荒唐過分的話,姐夫,你可千萬別跟那種小人一般見識。”

“我最了解我姐,她雖性情冰冷了一些,可絕對不會做出一些過分的事情。”

少女言辭中,有擔憂、有安慰。

蘇奕凝視著少女那白皙靈秀的俏臉,怔了片刻,油然感嘆道:

“這世間的佛門菩薩我見過不知凡幾,可如你這般善良的,還沒見過幾個。”

他心中泛起久違的暖意。

前世的他,一心問道,性情殺伐果斷,腳踏著屍山血海才一步步問鼎大荒九州之巔。

連他那九個弟子都對他既敬又怕。

而今世,自己身為大周玉京城蘇氏的一名庶子,自幼備受冷落,養成了孤僻陰沉的性情。

縱然是在青河劍府修行的那三年,也因為性情太過陰郁孤峭,幾乎沒有什麼朋友。

直至修為盡失,入贅文家,這對當時的自己而言,就如跌落深淵,打擊實在太大,整個人都如同行屍走肉,心如死灰。

就是在這等情況下,整個文家上下,只有文靈雪一人真心待他好!

Advertising

她曾花費心思在庭院中栽種了一片沐陽花,希望自己每天看到那些沐浴陽光盛放的金黃花朵時,心情會好一些。

曾小心翼翼地陪在自己身邊,輕聲細語地說著一些書本上的大道理,試圖為他開解心中的煩悶,予以安撫和鼓勵。

也曾花盡心思去烹煮各種美食,親自送到幾乎足不出戶的自己身前。

......雖然,那時候的他,從來都沒有理會過這些關懷。

可現在,隨著覺醒前世記憶,再想起文靈雪在這一年裡為他所做的點點滴滴,心中,焉能不感動?

少女嬌俏明媚,有一顆剔透明淨的善良心!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