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蘇奕負手於背,波瀾不驚。

文玨元斟酌了一番,這才說道:“我只是要告訴你,今日壽宴上,城主大人他們是衝著靈昭的面子而來,雖說你是靈昭的夫君,可你終究只是一個上不得台面的贅婿!”

這番話,貶低意味十足,附近那些文家年輕人笑得愈發肆無忌憚起來。

贅婿,無論在大周任何地方,從來都上不得台面!

文玨元這番話,差不多等於代表著他們這些文家族人的心聲。

卻見蘇奕渾不見怒,反倒搖了搖頭,眼神泛起一絲憐憫。

“哈哈哈......”

而黃乾峻已經再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絕對是他今天聽到最大的笑話!

別人不清楚,他哪會不知道,無論是傅山、聶北虎,還是他老子黃雲衝,今日全都是衝著蘇奕而來?

這些文家年輕一代,完全就是有眼無珠,欠收拾!

文靈雪內心原本又是擔憂,又是憤怒,打算為蘇奕辯駁,可黃乾峻那誇張的笑聲,卻讓她錯愕,有些措手不及。

何止是她,文玨元等人也都有些懵,這他媽有什麼好笑的!?

黃乾峻這廝怕不是個傻子?

文玨元厭煩地掃了黃乾峻一眼,目光重新看向蘇奕,冷冷道:

“以後,你若敢借靈昭的名頭胡作非為,狐假虎威,我第一個饒不了你!”

Advertising

“這番話,你最好牢記心中!”

說罷,他轉身而去。

一副不屑與蘇奕浪費口舌的姿態。

其他文家年輕人連忙紛紛跟著離開。

“玨元堂兄今天的表現,簡直太讓我失望了......”

文靈雪咬著瑩潤櫻唇,亮晶晶的美眸帶著悵然失落之色。

以前,她對文玨元頗為欽佩,視其為兄長般對待。

可剛才那一幕幕,卻讓她對文玨元的感觀變得差勁起來。

“歸根到底,還是年少無知,自以為是,這是大多數年輕人的通病。”

蘇奕輕聲道。

旁邊的黃乾峻渾身一僵,內心泛起濃濃的苦澀。

前天在聚仙樓時,自己可不就是“年少無知,自以為是”,才被蘇奕收拾了一頓,就此釀下大錯?

連自己老子黃雲衝都被拖下水了,實在是不應該!

“靈雪,你跟我來。”

這時候,蘇奕已徹底沒有了在壽宴上逗留的心思,轉身離開。

Advertising

“噢。”

文靈雪第一時間跟上,她也感覺今日的壽宴挺沒意思的。

“蘇哥,你怎麼就能說走就走,那......那我呢?”

黃乾峻禁不住在內心吶喊,滿面愁容。

他可不知道,坐在文家宗族大殿內的黃雲衝、聶北虎看似在談笑,實則一直關注著大殿外有關蘇奕的一舉一動。

當察覺到蘇奕離開,兩人對視一眼,皆不約而同地起身告辭。

這兩位大人物,都懶得再待下去消磨時間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