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僅僅一眼,蘇奕不由訝然道:“元符?”

所謂元符,就是由踏入元道的修士所煉制,其內灌滿元力,擁有諸般不可思議的力量。

擱在這大周境內,踏入元道的存在,已被視作陸地神仙。

而由這等人物煉制此等寶物,絕對堪稱是萬金難求的重寶!

“不錯,此符名喚‘星刃’,乃是你入贅文家的當天,由你父親所贈,捏碎此物,一擊便可滅殺武道宗師!”

老太君先是小心翼翼將玉符收起,這才一挺腰杆,臉上露出驕傲之色,“而此寶,便是我文家最大的依仗。”

蘇奕暗自搖頭,一枚元符而已,值得這般驕傲?

“老太君跟我說這些作甚?”他問道。

“三少爺,從你入贅文家到現在,除了遭受到一些挖苦和冷眼,可曾有任何人真正動手欺負你?”老太君問。

蘇奕搖了搖頭,“這倒沒有。”

文老太君神色嚴峻,語帶威脅,“那三少爺你聽好了,我不管你心中是否恨文家,可以後若敢做出一些對文家不利的事情,我必饒不了你!”

蘇奕這才明白,剛才老太太拿出那一枚元符,無非就是要借此威懾自己罷了。

他笑了笑,沒有再逗留,轉身而去。

“這小子怎地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直至蘇奕的身影消失在花茗堂之外,老太君這才收回目光,眉頭卻一點點皺了起來,神色明滅不定。

“今日的事情,要不要寫信告訴蘇家?”

Advertising

許久,她發出一聲長嘆,做出了決斷,“罷了,蘇家的事情,早已不是我一個外人能摻合,只要這小子不做對不起文家的事情,我大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

壽宴還在進行,氣氛熱鬧喧囂。

當蘇奕返回時,就見文少北等文家的年輕一代,皆眾星拱月般擁簇在一人身前。

連文靈雪也都在其中。

被擁簇的是文玨元,族長文長鏡之子,一個有著搬血境大圓滿修為的俊傑,是文家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

當然,和李家的李默雲相比,名氣就稍遜一些了。

“蘇哥,您回來了。”

當看到蘇奕,一個人孤零零坐在酒桌前的黃乾峻噌地起身,露出熱情的笑臉。

蘇奕點了點頭,道:“壽宴已進行大半,你怎地還不走?”

黃乾峻訕訕道:“蘇哥不離開,我哪有離開的道理,無論如何,我都得陪到底!”

蘇奕哦了一聲,哪會看不穿黃乾峻和其父親黃雲衝的心思?

無非是想“喪事喜辦”,把昨天的禍事視作一個契機,跟自己修繕關系,最好還能跟自己再拉近一些距離!

“蘇奕,玨元堂兄有話對你說,快跟我過去。”

不遠處,文少北忽地走來,眼神倨傲,措辭生硬。

Advertising

蘇奕抬眼看了看不遠處,就見被眾人擁簇的文玨元,目光正朝自己看來,神色間掛著一絲矜持之色。

蘇奕目光重新看向身前的文少北,神色平淡道:“去告訴他,想說話可以,讓他自己過來。”

在剛來參加壽宴時,這文少北就語帶輕蔑,喝斥蘇奕身為贅婿不夠資格列席於此。

之後,文少北更借機損了文長泰一把,讓文靈雪慍怒不已。

現在,他竟又充當起了文玨元的狗腿子!

蘇奕自然不會客氣了,言辭間也把文少北視作跑腿的角色。

“你......你說什麼?”

文少北發愣,一個贅婿,竟還敢在他面前擺譜?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