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蘇奕一陣沉默。

說起來,他這個蘇家庶子的命運可真夠慘的。

四歲時,母親葉雨妃身染重病,最終撒手人寰。

從那時起,他的處境就變得極為窘迫困頓。

他的父親蘇弘禮根本不待見他,對他不管不問。

連帶著整個蘇家上下,都沒人敢跟他親近,讓得他備受冷落。

而隨著年齡漸長,接觸的事情越來越多,他開始懷疑當年害死母親葉雨妃的凶手,便是父親蘇弘禮!

這讓他內心又是痛苦又是憤恨。

最終,在四年前,他選擇前往青河劍府修行,試圖通過踏上武道之路,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

可僅僅三年後,因為覺醒前世記憶的緣故,讓得他修為盡失,最終在蘇家力量安排下,成了這文家贅婿......

“前十七年的我,過得的確太憋屈了一些。”蘇奕暗自感慨。

他之前梳理自身記憶,發現自己這一世對父親蘇弘禮、小主母游青芝的恨意,早已成了心中執念。

“這個執念,自當由現在的我來化解。”

蘇奕眸子重新變得平靜下來。

執念不消,必影響以後的證道路!

“對了,我前陣子剛聽說一件轟動玉京城的大事。”

Advertising

文老太君忽地開口,眼神玩味,“你弟弟蘇伯濘,雖只十六歲,如今已是聚氣境“化罡”期強者,被視作“玉京八秀”之一。”

“大周皇室已答應,只要你弟弟十八歲之前踏入養爐境,成為武道宗師,就送他前往大周第一聖地“潛龍劍宗”修行!”

蘇奕一怔,腦海中浮現出一個身穿玉袍俊秀少年的模樣。

蘇伯濘。

小主母游青芝之子,蘇弘禮膝下最小的兒子,也被視作蘇家嫡系子弟中,武道天賦最高的絕世奇才!

游青芝雖是蘇弘禮的第四個妻子,可畢竟是正室,故而蘇伯濘是嫡出。

相比起來,蘇奕的母親葉雨妃則是妾室,蘇奕自然就是庶子。

總之,當年在蘇家的時候,無論哪一方面,蘇奕這個庶子雖然是兄長,卻根本就無法去和蘇伯濘相提並論。

“十八歲成武道宗師?這也算絕世奇才?”

蘇奕暗自好笑。

他自然知道,文老太君是故意拿此事刺激他。

可她注定想不到,在自己眼中,十八歲的武道宗師,在大荒九州一抓一大把,不要太多,根本沒什麼可在意的。

“若無其他事情,我先告辭了。”

蘇奕起身決定離開。

他已確定了一些事情,不打算再逗留。

Advertising

“且慢。”

文老太君叫住他,“三少爺,在你臨走前,老身給你看一樣東西。”

說話時,她從袖口中拿出一塊銀色玉符,舉起給蘇奕看,“三少爺可知道這是何物?”

這塊玉符約莫三寸大小,通體銀色,似玉非玉,泛著一層淡淡的輝光。

蘇奕的目光頓時被吸引了過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