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堂堂玄鈞劍主,何須借這點虛名行事?

文老太君明顯一怔,忍不住重新打量蘇奕一番,心中湧起說不出的陌生感覺。

就好像她所熟悉的那個三少爺,一下子變成另外一個人了。

沉默片刻,她這才說道:“這件事,我自會查清楚!”

蘇奕笑了笑,沒有再解釋什麼。

“雖然我暫時不清楚傅山、聶北虎他們為何那般看重你,可我不得不說,在玉京城蘇氏眼中,像傅山這等角色,就如地上的小小螻蟻,根本不必蘇氏自己動手,只要一句話,他們便死無葬身之地!”

文老太君神色冷漠,在說到玉京城蘇氏時,語氣中不自覺流露出一股傲意。

“所以,我勸你最好安分一些,否則,和你有關的人怕是都會因你而遭難!”

蘇奕回憶了一下玉京城蘇氏的情況,也不得不承認,文老太君此話並不誇張。

玉京城乃大周皇都。

而蘇氏一族,則名列玉京城四大頂尖世家中!

相比起來,廣陵城僅僅只是雲河郡十九城之一,傅山、聶北虎這樣的角色,在蘇家面前,的確根本不夠看的。

稱得上天壤之別!

只可惜,文老太君並不清楚,蘇奕根本就沒打算借任何人的力量行事!

別說是傅山,就是玉京城蘇氏,在他眼中也就是世俗人間的一個小勢力罷了,並沒有什麼太大區別。

“傅山和蘇家比,的確遜色不少,可在今日壽宴上,文家卻需要仰仗傅山來撐場面。”

Advertising

蘇奕神色平淡道,“老太君,如此看來,現如今的你,怕是很難再得到來自玉京城蘇家的幫助了。”

一句話,卻似戳痛了老太太的心,她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起來。

見此,蘇奕不再多言。

以前的文老太君,終究只是蘇家一個婢女罷了。

再加上這些年來,她早已不在蘇家效命,蘇家焉可能還會惦念她這樣的婢女?

深呼吸一口氣,文老太君面露譏諷,道:“沒想到,才入贅我文家一年時間而已,三少爺的嘴巴也變得如此了得。”

蘇奕聽出了一絲惱羞成怒的味道,不以為意地笑道:“老太君,人都是會變的。這次前來,我也有事想要請教老太君。”

文老太君眉毛微皺,道:“和蘇家有關?”

蘇奕點頭道:“不錯,我想知道,在我入贅文家這件事上,究竟是誰的主意?”

文老太君沉默片刻,道:“是小主母提的建議,你父親做的決定。”

“游青芝?”

蘇奕眸光深處寒芒一閃。

文老太君口中的“小主母”,便是他的父親蘇弘禮所娶的第四個妻子,名叫游青芝。

“不錯。”

文老太君點頭,她並不意外蘇奕會直呼對方名字。

Advertising

當年在蘇家,誰都清楚,小主母游青芝最瞧不上的,就是蘇奕這個庶子!

“以她的性格,當初在得知我修為盡失後,為何不殺我滅口?她應該最清楚,我心中對她恨意十足,不殺了我,終究是個隱患。”

蘇奕有些不解。

文老太君不禁冷笑,看向蘇奕的眼神充滿憐憫,“三少爺,你母親死的早,連你父親也視你為孽子,從不關心。再加上你修為盡失後,和廢人也沒區別,也配‘隱患’二字?”

頓了頓,她繼續道:“但不管如何,你身上畢竟流淌著蘇氏的血,小主母若殺了你,必會引起你父親不滿和排斥,這就得不償失了。小主母那等絕頂聰明的人,自不會干出這等蠢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