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更難得的是,有了傅山、聶北虎的捧場,讓在場所有賓客的態度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這對處境大不如前的文家而言,無疑是一樁好事!

“黃兄,你這是徹底改變態度了?”

聶北虎和黃雲衝坐挨著,不著痕跡問出聲。

“昨日是黃某有眼無珠,衝撞了蘇公子,哪還能為此記恨?”

黃雲衝笑呵呵道,“也多虧蘇公子昨日手下留情,讓我和我兒免受更大災禍,我心中可感激的很,故而今日親自前來,一為文老太君祝壽,二則送上一些薄禮,以表心中歉意。”

聶北虎怔了片刻,深深看了黃雲衝一眼,道:“我猜黃兄還另有一點沒說。”

黃雲衝眉頭聳動:“願聞高見。”

聶北虎目光看向大殿外,落在坐在蘇奕旁邊的黃乾峻身上,意味深長道:

“你怕是已經看出,以蘇公子的人脈,以後前程注定不可限量,故而打算把昨天發生的禍事當做一個契機,通過補償和道歉,跟蘇公子搭上一層關系,對否?”

黃雲衝眸光微凝,旋即笑道:“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我如此,聶兄何嘗不如此?”

聶北虎舉起酒杯,哈哈笑道:“來,你我共飲一杯。”

坐在上首的文老太君將大殿中那一幕幕盡收眼底,心中卻五味雜陳。

今天是她八十壽宴。

今天發生了太多的事情。

可她清楚,文家能夠化險為夷,無非是借助了他人之勢。

Advertising

若自身不夠強大,這種局面,文家繁榮的表像也只是曇花一現!

想到這,文老太君目光穿過大殿賓客,望向大殿外的一道身影上。

那人一襲青色布袍,身影瘦削,隨意而坐,便有出塵脫俗之氣質,與周圍眾人顯得格格不入。

深呼吸一口氣,文老太君收起目光,對身邊的婢女道:“去讓老三家的媳婦過來。”

女婢連忙領命而去。

很快,琴箐匆匆而來,一臉疑惑道:“老太君喚我何事?”

老太君神色威嚴道:“今日傅大人和黃族長送到你們家的禮物,你不得私自留下,等壽宴結束,就交給蘇奕。”

琴箐臉色微變,勉強笑道:“老太君多慮了,我可不會貪圖這些。只是......這禮物是送給我女兒和女婿的,單獨交給蘇奕的話......”

老太君冷笑道:“你什麼心思我最清楚,換做往常,我自然懶得理會,可今日之事不同以往,你最好按我說的去做!”

琴箐渾身發僵,她原本的確打算私扣下這兩份禮物的。

可被老太君這般命令後,最終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垂頭喪氣道:“是。”

打發了琴箐,老太君站起身來,對身邊的婢女道:“你再去告訴蘇奕,讓他來花茗堂來見我。”

“是。”

女婢領命。

大殿外。

Advertising

當得知那婢女的來意,蘇奕眸子深處泛起一抹異色,老太太終於按捺不住了麼?

也好。

今日自己之所以來參加壽宴,本就是要和她聊一聊當年的事情。

“你來帶路。”

蘇奕將杯中酒一飲而盡,悠然起身,跟著女婢一起,前往花茗堂行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