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文長鏡臉色陰沉下來。

今天是老太君八十大壽,八方來賓齊聚,廣陵城內外都在關注。

在這等時候,發生任何一樁事情,都會在最短時間內傳遍外界。

而李天寒此來,明面上是祝壽,實則就是不安好心!

文家老太君、二長老文長青等文家大人物也都意識到不妙,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

李天寒似乎很滿意這種效果,淡然道:“諸位放心,解決了這兩件小事,李某立刻就走,斷不會打擾了諸位雅興。”

根本不給文長鏡等人說話的機會,李天寒已繼續道:

“第一件事,李某前段時間就曾說過,以文家如今底蘊,以無力再壟斷廣陵城中的藥草生意,今日,必須交出一半的份額!”

“一半份額?你李天寒怕是瘋了!”

文長鏡額頭青筋直冒,氣得差點跳腳。

那些文家大人物也都怒形於色。

他們文家最大的財源就在藥草生意上,是他們立族之根。

李天寒獅子大開口,一下子要吞掉他們一半的藥草生意,這簡直等於要他們文家人的命!

滿座大人物倒吸涼氣,心中震顫,李家這可真夠狠的!

李天寒神色淡漠道:“文兄誤會了,我之前已經和黃雲衝兄商議過,文家讓出的一半藥草生意,我李家占三成,黃家占兩成。若你們文家不同意,那可就別怪我們兩家不客氣了。”

眾人恍然之余,又不禁心悸,意識到李天寒此舉,是在用李、黃兩家的勢力,去逼迫文家低頭!

Advertising

這等情況下,文家一旦拒絕,注定後患無窮。

畢竟,就憑文家如今的底蘊和勢力,根本無法去和其他兩家抗衡。

文長鏡、文長青他們顯然也意識到這一點,心中發寒,都有些手足無措。

“黃兄也在場,諸位若不信,可以直接問問黃兄。”

李天寒說著,目光已看向在附近坐著的黃雲衝。

“黃兄,此話當真?”

文長鏡沉聲道。

在座其他人的目光都齊齊看向黃雲衝。

卻見黃雲衝臉色一陣變幻,最終似做出決斷般,猛地起身,沉聲道:“我沒有,別瞎說,不存在的!”

否認三連。

全場愕然,都有些糊塗了,這......這是什麼情況?

文長鏡他們則神色一喜,看來李天寒並沒有真正和黃雲衝達成同盟!

“黃兄,你這是何意?難道忘了之前我們的約定?”

李天寒臉色微變,有些猝不及防。

“什麼約定,只是說笑而已,誰曾想你卻當真了。”

Advertising

黃雲衝深呼吸一口氣,面無表情道,“李兄,我反倒要提醒你一句,今日是文家老太君壽宴,最好收斂一些!”

“你......”

李天寒臉色一沉。

不過,他畢竟久經風浪,敏銳察覺到了情況有些反常,黃雲衝這老東西,竟在這節骨眼上叛變,難道是出了什麼意外,讓得他姓黃的不敢摻合進來?

“李兄,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文長鏡冷哼,心中總算緩和不少,沒有了黃家參與,只對抗一個李家而已,他還是有點底氣的。

李天寒很快就穩住心神,面無表情道:“罷了,這件事暫且不談。再說第二件事。”

大殿眾人心中又是發緊,第一件事就鬧得氣氛如此劍拔弩張,這第二件事又該多嚇人?

卻見李天寒對身邊的李默雲道:“默雲,你來說。”

李默雲上前一步,環顧四周,朗聲道:“我聽聞,那蘇奕和靈昭姑娘只是名義上的夫妻,且靈昭姑娘對蘇奕深痛惡絕,所以,我希望文家的各位長輩能解除這門婚事,還靈昭姑娘自由身!”

一石激起千層浪,滿堂嘩然。

文長鏡、文長青他們這些文家大人物也都愕然不已。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