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忽地,黃雲衝腳步一頓,目光看向一個位置。

眾人順著他目光看去,就見附近區域中,幾乎所有人都已經起身,唯獨一處酒桌前,坐著一男一女兩道身影,紋絲未動,顯得很惹眼。

正是蘇奕和文靈雪。

“沒禮數!”

不少賓客暗自搖頭。

一些文家族人也皺眉,堂堂黃家族長親自駕臨,怎還能堂而皇之地坐著?

一位文家的長輩人物清了清嗓子,正准備喝斥蘇奕和文靈雪,旋即眼珠子猛地瞪大。

就見黃雲衝疾步上前,微微躬身,抱拳道:“蘇公子。”

全場一寂。

所有人神色錯愕。

蘇奕這才像剛反應過來似的,微微抬眼,看了看黃雲衝,道:“來祝壽的?”

黃雲衝點頭:“正是。”

蘇奕哦了一聲,便收回目光,拎起酒壺又為自己斟了一杯,沒有再理會黃雲衝。

而黃雲衝卻一點都不惱,似認為蘇奕不起身見禮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這讓在場不知多少人驚詫,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這時,族長文長鏡已經匆匆趕過來,大笑著拱手道:“黃兄大駕光臨,有失遠迎,快隨我去宗族大殿說話。”

Advertising

眼見蘇奕不置可否,黃雲衝這才把身影挺直,一身威勢也隨之變化,眉宇間盡是威嚴睥睨之色。

“有勞了。”

黃雲衝朝文長鏡點了點頭,朝宗族大殿走去。

只剩下在場眾人呆滯在那,一片沉默。

“剛才黃族長怎會跟那贅婿如此客氣?”

不止一人內心翻騰,驚疑不已。

“這是怎麼回事?”

文少北和那些文家族人都有些懵,黃雲衝何等身份,怎會主動去跟蘇奕這樣卑賤的贅婿見禮?

在場那些賓客的神色也都變得異樣,察覺到了不尋常的味道。

“姐夫,這......”

文靈雪也感到疑惑,星眸看向蘇奕。

“前天時,我不是揍了黃乾峻一頓嗎,昨天中午的時候,黃雲衝已主動在聚仙樓跟我道歉。”

蘇奕笑著說道,“以後,你也不必擔心黃家敢找你麻煩了。”

“啊?”

文靈雪驚得都說不出話來。

Advertising

蘇奕的話太隨意了,讓她都不知道該不該當真。

此時,宗族大殿內。

不少貴胄人物也察覺到不對勁,當黃雲衝進來時,目光全都彙聚了過去。

黃雲衝沒有理會大殿眾人的目光,徑直文家老太君身前,吩咐道:

“來人,把壽禮呈上來。”

當即,一名老僕上前,將一個玉盒呈上,恭聲道:“老太君,這是我家老爺准備的壽禮,一對百年玉髓雕琢而成的如意,祝老太君壽比南山,事事如意。”

老太君頓感面上有光,含笑道:“你能來,老身已高興之極,還拿什麼禮物,長鏡,快請黃族長入座。”

旁邊的文長鏡笑著招呼道:“黃兄,快請這邊來。”

“稍等。”

卻見黃雲衝揮了揮手,而後在一眾不可思議目光注視下,邁步來到了文長泰夫婦所在那一桌,面露笑容,拱手道:

“長泰老弟,琴箐弟妹,聽聞你們的女兒已進入天元學宮修行,這可是難得的大喜事,黃某這次前來,也有小小薄禮送上,權當黃某的一點心意,你們可一定不能推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