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字字莊肅鏗鏘,有激動,有敬畏,也有發自內心的震撼。

紫堇手足無措,都呆滯在那,這......

蘇奕坦然受了這一禮,揮手道:“行了,事情已經解決,我也該回去了。”

說罷,轉身而去。

“先生請留步!”

蕭天闕連忙追上去,從懷中拿出一個玉牌,雙手遞過去,恭聲道,“先生,此乃我蘭陵蕭氏的信令,還望您收下。”

蘇奕挑眉,道:“你這是何意?”

蕭天闕連忙解釋道:“老朽也知道,先生非尋常可比,可在這世俗中行走,難免會碰到一些世俗紛擾的瑣屑事情,以先生的秉性,定然也不喜歡被這般俗事干擾。”

“而有了這令牌,起碼在這雲河郡十九城中,足以化解那些俗事。就當......我蘭陵蕭氏的一點心意。”

說到這,他補充道,“當然,先生今日之恩,遠不是一個小小信令可報答,等以後,凡先生有事,我蘭陵蕭氏必在所不辭!”

蘇奕收下信令,道:“你有此心意,倒讓我有些意外,多謝了。”

說著,已轉身而去。

蕭天闕拱手目送,直至蘇奕的身影消失,他這才放松下來,清瘦的臉頰上浮現一抹笑意,總算......和蘇先生攀上一些關系了!

“爺爺,蘇先生所修改的金瀾訣,真......真有那般神奇?”

紫堇將之前那一幕幕看在眼底,心中早已翻江倒海,此刻再忍不住問了出來。

蕭天闕感慨道:“僅僅只聽我敘述一遍金瀾訣,便能窺破我一生修煉所遇到的致命凶險,還能在不到片刻時間內,便將金瀾訣的缺陷修繕,這等手段,何止是神奇,已和點石成金,化腐朽為神奇沒區別!”

Advertising

說著,他笑容滿面地看著紫堇,道:“丫頭,你還年輕,根本不明白經由蘇先生修繕後,咱們宗族祖傳的‘金瀾訣’,已完全不一樣,以後咱們蕭家......必將湧現出更多的武道宗師!”

紫堇這才有些明白過來,不禁激動道:“這......這可太好了!”

“現在,你還敢把蘇先生只當做是文家的一個贅婿麼?”

蕭天闕笑問道。

紫堇頓時赧然,訕訕道:“爺爺,之前的我,的確是一葉障目,孤陋寡聞了。”

蕭天闕看著自己這個美麗絕俗的孫女,聲音溫和道:

“時人不識凌雲木,直待凌雲始道高。蘇先生正值年少,混跡於紅塵俗世中,正是一株幾乎無人看出的凌雲木,似這等高人,我們既然遇到了,就當用心去結交!”

紫堇清聲道:“爺爺,您是想拉攏蘇先生麼?”

“拉攏?”

蕭天闕哂笑,“似蘇先生這等神人,焉可能居於人下?以他的手段,如我這般的武道宗師都只能去仰望,或許......也只有‘陸地神仙’才能與蘇先生坐而論道吧?”

陸地神仙才有資格去和蘇先生比較?

紫堇越聽越心驚。

“更何況,如今的蘇先生正值年少,以後之成就之高,注定是我們這等人無法想像的!”

蕭天闕眸光灼灼,“所以,和此等人物結下情誼,必當以至誠之心對待。”

“而眼下,我們已和蘇先生產生一定的交際,這對我而言,對我們蕭氏而言,足稱得上是莫大的幸事!”

Advertising

紫堇心潮起伏,久久無法平靜。

半響後,她那恍惚的星眸漸漸泛起堅定之色,輕聲說道:“爺爺您放心,我一定會牢牢把握住這一次契機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