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文家,宗族大殿。

“大哥,剛剛傳來消息,蘇奕那廢物被黃家的人帶去聚仙樓了。”

文長青匆匆走進大殿,滿臉笑容,“不出意外,這小子非被收拾得死去活來不可!”

他面白無須,眼神陰鷙,是文靈雪的二伯。

“前些天,他大放厥詞,鬧得魏崢陽公子惱火萬分,早該好好教訓他一頓。”

族長文長鏡神色平淡,“誰能想到,還不等我們出手,這小子就惹到了黃乾峻這紈绔頭上,我都沒見過如此作死的人!”

文長青忽地皺眉道:“我有一事不解,不是說蘇奕這小子的修為早在一年前就廢了,為何他昨天還能打敗黃乾峻和那些扈從?”

文長鏡搖頭道:“昨天發生在聚仙樓的事情,我們畢竟都不在場,僅憑文雪這丫頭的一面之詞,根本證明不了什麼。”

頓了頓,他冷笑道:“不管如何,我可不相信一個廢人能掀起什麼風浪了!”

文長青也笑起來,道:“我也是如此想的。”

當年蘇奕在青河劍府時,有著搬血境第三重‘煉筋’期修為,一手劍術精湛絕俗,被奉為外門劍首。

但因為一場意外,讓得他一身修為消散,氣血虛弱、根基潰敗。當時,青河劍府的一些大人物曾出手相助,可都無濟於事。

也是從那時起,自此蘇奕便淪為一個廢人,被青河劍府所遺棄。

這件事,不止文長鏡和文長青一清二楚,整個廣陵城也是人所皆知。

這等情況下,文長鏡根本不信蘇奕還有重新修煉武道的可能。

“不提此子,明天老太君壽宴上,黃家族長黃雲衝也會前來祝壽,到時候問一問他,便知道發生在聚仙樓的真相。”

Advertising

文長鏡隨口道。

一個無足輕重的贅婿而已,根本不值得他們過多關注。

“說起明日壽宴,文青你那邊可准備妥當?”

文長鏡問道。

文長青點了點頭,“和咱們文家交好的一些宗族和勢力,都已表示明日必會前來參加壽宴。只是......”

他猶豫了一下,低聲道:“大哥你也知道,最近這些年,咱們文家的狀況大不如前,在廣陵城三大宗族中,已處於墊底的位置,在這等情況下,想要邀請一些舉足輕重的權貴人物來參加壽宴,反倒不容易......”

文長鏡頓時皺眉,道:“哪裡出了問題?”

文長青苦澀道:“是城主府那邊。”

城主府!

文長鏡心中一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

這些年來,文家的勢力江河日下,大不如前。

反倒是同樣身為廣陵城三大宗族的黃家、李家皆蒸蒸日上,勢力愈發鼎盛。

如此對比,就襯托得文家愈發不堪。

最近一段時間,廣陵城中都已出現許多流言,說十年之內,文家必將從“廣陵三大宗族”中除名!

這已經成了文家大人物的一塊心病。

Advertising

故而,這次文家老太君的八十大壽,被文家上下視作了頭等大事來對待。

為的就是借此次壽宴,向外界展露一下肌肉,告訴廣陵城所有人,文家底蘊猶在,不容詆毀!

而前來參加壽宴的大人物越多,自然就越能證明這一點。

簡而言之,就是邀請一些大人物來幫文家“撐場面”!

在文家的計劃中,若能邀請城主“傅山”明天前來參加壽宴,那簡直就等於請了一座頂梁大柱,足可以輕松撐住文家的場面。

到時候消息傳出去,世人哪個還敢說文家勢不如前?

“若傅大人不來,前來參加壽宴的那些大人物們,怕是都會認為,如今咱們文家......都已請不動傅大人這尊大神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