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蘇奕目光看向黃乾峻,道:“還記得我昨天在這裡說的話嗎?”

黃乾峻先是一怔,旋即臉色變得煞白,嘴唇顫抖道:“我......”

不等他繼續說下去,蘇奕已繼續說道:“我說過,給你報復的機會,但只要你選擇這麼做,就要承受其後果。”

這句話,黃乾峻當然記得,只是昨天他根本沒在意。

可現在聽著這句話,那一字字就如冰冷刺骨的鋒刃,狠狠捅進他的心窩。

他內心驚恐到極致,禁不住將目光看向父親黃雲衝。

黃雲衝依舊保持著躬身低頭的姿態,此時也忍不住慌了,咬牙道:“蘇公子,我願獨自承受此事後果!”

蘇奕搖了搖頭,目光又看向傅山,道:“看得出來,剛才傅大人說了那麼多,也是想讓黃雲衝父子明白其中利害,避免讓他們再做一些過分的舉動,惹出更大的禍患。”

傅山神色一滯,他剛才故意把“靈瑤郡主”擺出來,的確有這種心思。

畢竟,黃雲衝是黃氏之主,一旦把事情做絕了,他這個當城主的,也會受到一些衝擊和影響。

可傅山卻沒想到,蘇奕一眼就看穿了他那點小心思!

穩了穩心神,傅山神色一正,肅然抱拳道:“蘇公子慧眼如炬,傅某那點心思,果然瞞不過您。不過,傅某跟您保證,此事任憑您處理,傅某絕無二話!”

眼見城主都這般信誓旦旦的保證,黃雲衝、黃乾峻、綠袍男子三人臉色又是一變,心都沉入谷底。

蘇奕神色平淡道,“我向來不喜借助他人之勢壓人,更何況,傅大人此來也算幫了我一個忙,我自不會讓你難做。”

傅山頓時暗松口氣。

卻見蘇奕目光已經看向了不遠處的綠袍男子,微笑道:“你不是喜歡玩匕首麼,把你的匕首拿出來,把自己的手剁了。”

Advertising

從他進入雅間,這綠袍男子就一直在玩刀,言辭陰陽怪氣,舉止輕佻,剛才若不是聶北虎突然到來,他更打算對蘇奕動手。

蘇奕自然不會忽略了此人。

眾人心中一寒。

綠袍男子名黃寅,黃氏一族的護衛首領,一位搬血境大圓滿存在,擱在廣陵城,已稱得上是頂尖級的武者。

他的一只手若被廢了,必嚴重影響其武道修行!

“我......我能否以其他方式補償贖罪?”

黃寅臉色大變,緊張無比。

蘇奕沒有說話,微笑著看著他。

傅山眼神冰冷,看向了黃雲衝。

無形的壓力,讓黃雲衝胸口發悶,最終臉色難看道:“黃寅,動手!”

黃寅臉色煞白,雙目無神,最終顫顫巍巍將藏起來的匕首拿出,對著自己的右手,猛地一劃。

噗!

一只血淋淋的右手墜落地面,血如瀑灑。

黃寅已疼得臉頰抽搐,滿頭是汗。

蘇奕這才點了點頭,目光挪移,看向了黃雲衝,“剛才,你讓我一步一磕頭,從這裡跪行到聚仙樓外,你覺得,這件事該如何解決?”

Advertising

黃雲衝瞳孔猛地收縮。

再看黃乾峻,早已嚇得面如土色。

傅山和聶北虎對視一眼,神色間都不禁泛起憐憫之色,這就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若是黃雲衝今日從這裡磕頭磕到聚仙樓外......那必將身敗名裂,此生都休想再抬頭做人!

“父親,我來磕頭,我來磕頭!!”

驀地,黃乾峻發出痛苦般的哭腔,趴在地上,以頭搶地。

咚!

木質地面都猛地一震,磕頭聲沉悶如鼓。

黃乾峻頭破血流!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