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綠袍男子把玩著匕首,一對狹長的眸如刀鋒般看向蘇奕,“是你自己主動去做,還是由我幫你去做?”

聲音沙啞陰冷,如毒蛇吐信,令人遍體發涼。

黃雲衝、黃乾峻父子的目光也都看向蘇奕。

雅間內的氣氛,也在這一瞬變得壓抑起來。

卻見蘇奕神色間渾不見絲毫波瀾,淡然道:“我還當你們敢殺人的,沒曾想......也就玩出這點花樣而已。”

黃乾峻一愣,差點不敢相信耳朵。

黃雲衝眉頭微皺。

綠袍男子眸子一寒,忽地起身,身上散發出可怖的氣息,似要直接動手。

便在此時——

一陣沉厚的腳步聲急促響起,緊跟著一道粗獷的聲音傳來:

“黃兄,給我個面子,放蘇奕走。”

聲音還在回蕩,一個身影健碩,氣勢威猛的虯髯男子已來到雅間前,一對眸亮如閃電。

“聶北虎?”

黃雲衝眉頭皺得厲害,冷哼道,“我倒是很不解,你城主府禁衛統領,怎會要去幫一個上門女婿出頭?”

“原來是他,聶藤的父親......”

蘇奕心中恍然,想起昨天離開聚仙樓時,聶藤曾說的話,這個人情,他會還的!

Advertising

顯然,聶藤昨天回家後,就去求他父親幫忙了。

這或許就是聶北虎此刻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果然,聶北虎走進雅間,沉聲道:“犬子昨日在此被令郎欺辱,多虧了蘇奕幫忙,這個人情,我聶北虎焉能不還?”

黃雲衝瞥了一眼身邊的黃乾峻。

黃乾峻連忙道:“父親,我昨天只是嚇唬了聶藤一下,根本就沒動手,也更談不上羞辱他。”

“聶兄,你也聽到了,這件事根本和你兒子無關。”

黃雲衝神色淡漠,聲音變冷,“相反,我兒子才是被欺負的那一個,這件事若就這麼算了,我兒以後還如何在廣陵城抬頭做人?”

聶北虎臉色一沉,正要說什麼。

黃雲衝直接打斷道:“聶兄,莫要再說了,今天別說是你,就是換文家之主文長鏡來了,也保不住這蘇奕!”

聲音鏗鏘,擲地有聲。

聶北虎臉色變得難看起來,親自上門,卻被這般拒絕,這讓他顏面都有些擱不住。

蘇奕見此,不禁暗自搖頭,他可沒指望靠別人解決此事。

不過,不管怎麼說,聶北虎是為了幫他而來,他也不能就這般眼睜睜看著。

可還不等蘇奕有所反應,忽地又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樓梯處響起。

黃雲衝眉頭一皺,面露不悅之色。

Advertising

聚仙樓是岳天河的地盤,本以為有他在,不會有人打擾。可現在卻一而再地出狀況,讓黃雲衝焉能不惱?

雅間其他人也都疑惑,這一次,又是誰來了?

很快,一道身影出現在雅間外。

這是一名寬袖儒袍中年,頜下柳須飄然,氣質極出眾,可眉宇間卻有些焦灼味道,額頭也帶著一些汗水,顯然是匆忙趕來。

他抵達後,當看到蘇奕完好無損地坐在那時,不禁長吐了一口氣。

在一眾震驚目光注視下,儒袍中年急匆匆上前,朝蘇奕恭敬行禮道:

“蘇公子,他們沒傷到您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