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這完全出乎她們意料,震撼到無以復加。

聶藤也傻眼了,頭皮發麻,想到自己剛才還想著如何踩上蘇奕幾腳,心中就直哆嗦。

在這滿是不可思議的目光中,蘇奕已來到黃乾峻身前,眼神微眯,唇角泛起一絲譏誚,道:

“你,剛才說要弄死我?”

全場死寂!

黃乾峻臉上青白交加,陰晴不定,瞳孔盡是駭然和恍惚。

他明顯也被驚到,沒想到自己那一眾護衛,卻連蘇奕一個人都打不過。

這和他認識中蘇奕那修為盡失的窩囊廢贅婿形像完全不一樣!

此時,面對僅僅一步之遙的蘇奕,看著對方那深邃而淡然的眸,黃乾峻心中湧起不可抑制的寒意和恐懼,軀體都劇烈顫栗起來。

不過,他畢竟跋扈驕橫多年,硬著頭皮道:“蘇奕,你再能打又如何,現在的你就是一個地位卑賤的贅婿,而我是黃氏一族的嫡系子弟!”

說到這,他膽氣似壯大不少,語氣也變得冷厲,“你若要動手,盡管來便是,不過,以後就等著我們黃家的報復吧!”

黃乾峻能夠在廣陵城驕橫多年,核心就是背後站著黃氏一族,其父親更是黃氏當今族長。

這才是他驕橫的資本。

果然,聽到黃乾峻的話後,文靈雪和聶藤他們心中一沉,意識到了這件事的後果會有多嚴重和麻煩。

“威脅我?”

蘇奕卻笑了。

Advertising

他驀地探手,一把攥住黃乾峻的脖子,將其整個人舉到半空,輕聲道:

“有膽你就再多說一個字,看我敢不敢殺了你。”

黃乾峻脖頸劇痛,臉頰憋得漲紅,並且隨著蘇奕掌指發力,他能清楚感受到,自己腦袋昏沉,眼前發黑,似乎快要瀕臨死亡。

強烈的求生的本能,刺激得他瘋狂掙扎起來,可卻無濟於事。

在眾人眼中,黃乾峻就如一只被攥住的螞蚱,生死一瞬間!

難道,蘇奕真要殺人?

這個念頭齊齊出現在文靈雪、聶藤和那些少女心頭,嚇了他們一跳,一個個臉色大變。

“怎麼不說話了?”

蘇奕微笑問。

黃乾峻臉頰扭曲,渾身劇烈掙扎,卻死死咬著牙,根本不敢說話,眼神中盡是深深的恐懼。

長這麼大,他第一次感到了近在咫尺的死亡氣息,那感覺讓他整個人都有崩潰的跡像。

他有種強烈直覺,只要說一個字,蘇奕就敢擰斷自己的脖子!

蘇奕鼻端忽地動了動,眉頭一皺,甩手一丟。

咚!

黃乾峻滾落在地,其襠部位置赫然有一片水淋淋的尿漬。

Advertising

看到這一幕,文靈雪、聶藤他們又是震撼又是想笑,誰敢想像,黃乾峻跋扈狠戾的紈绔,竟然被直接嚇尿了?

“朋友還請手下留情!”

突然一道聲音在雅間外響起。

一個錦袍中年匆匆而來,朝蘇奕抱拳道,“鄙人岳天河,聚仙樓掌櫃,還請朋友給個薄面,放黃少一馬。”

岳天河!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