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誰能想像,一個修為盡失,被廣陵城人人譏笑的上門女婿,怎麼就敢說出這種話!?

“哈,你剛才說什麼,要帶著他們從這裡離開?”

這時候,黃乾峻挖了挖耳朵,笑得很誇張,“蘇奕,你一個廢物啊,說的話卻竟比我都狂,誰......給你的勇氣?”

那些護衛也都笑得樂不可支,似聽到世間最滑稽的笑話。

“蘇奕,不要再搗亂了好不好!!”

聶藤都有些惱了,臉色陰沉鐵青,一字一頓道,“這件事,我來解決,你給我老老實實呆著!再添亂,別怪我不管你!”

這番話,鏗鏘有力,那些女孩都不禁動容,只覺聶藤這一刻充滿了頂天立地的男兒氣概!

相比起來,蘇奕之前的表現......實在太讓人惱火了!

一個廢物,就憑一張嘴就想帶他們從這裡離開?

可笑!

“既是少年,自當有此熱血,如此才不負項上少年頭。這一刻的你,沒讓我小覷。”

蘇奕看了聶藤一眼,點了點頭。

聶藤呆了一下,這家伙的口吻怎麼......怎麼......

不等他回神,堵在大門前的黃乾峻露出一抹不耐之色,猛一揮手:

“去,給我把那廢物拿下,扒了他的衣服,懸吊在城門下,我要讓全城人都看到他的醜態!”

“少爺您瞧好了!”

Advertising

早已迫不及待的一名護衛搶先衝了出來。

“小子,爺們陪你玩玩!”

這護衛身影健碩魁梧,滿臉橫肉,僅僅立在那,就給人極大的壓迫感。周圍那些少女都臉上一白,那凶惡的模樣驚到。

羊晟!

黃乾峻手下的得力護衛,搬血境“煉肉”期修為,一身皮肉如鋼似鐵,力如蠻牛,精通“大摔碑手”。

動輒裂筋斷骨,不死既殘。

說話時,他猛的一掌劈砸過去,勢如摔碑,掌風暴烈,這要打實了,非得重傷在地不可。

“姐夫快躲!”

文靈雪驚叫,花容失色,以她的距離,根本來不及去阻止。

“莫慌,這種煉力不煉氣的貨色,繡花枕頭而已。”

淡然的聲音中,就見蘇奕那瘦削挺拔的身影動了。

邁步上前,動如蒼鷹搏兔,單手一抓,便精准擒住羊晟的脈門,蘇奕臂膀隨之發力。

手腕一抖。

羊晟魁梧健碩的軀體一個趔趄,身上血肉像翻滾的床單似的,一身力氣都被這“一抖”的力量勢如破竹般摧垮。

抖勁如崩!

Advertising

這是一種神乎其技的發力技巧。

練到最高深的地步時,敵人一旦中招,渾身的血肉、骨架、內髒都能全部“抖”碎成粉!

眼下,羊晟雖不至於當場暴斃,內腑也已遭受重創。

緊跟著,蘇奕一腳踹出。

砰!

在眾人不可思議的眼神中,羊晟的身體凌空飛出,轟然砸在雅間一側的牆壁上。

他渾身篩糠似的劇烈抽搐,七竅淌血。

滿座皆驚。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