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聶藤笑呵呵道:“文雪,不要這般見外,一頓飯而已,你若真還錢,我非被咱們松雲劍府的男同學罵死不可。”

不少女孩子都笑起來,紛紛附和,勸文靈雪不要太在意這些。

文靈雪猶豫了一下,最終沒有多說什麼。

只不過,她悄悄在蘇奕耳畔嘀咕道:“這家伙就這樣,在松雲劍府時就喜歡出風頭,我最煩的就是這種人,太虛榮。”

“還有,這次聚會我根本沒請他,他自己卻跑來了,臉皮可真夠厚的!”

蘇奕笑了笑。

虛榮而已,少年人的通病,談不上太惡劣。

這時,聶藤忽地將目光看過來。

他之前的確沒聽到文靈雪對蘇奕說了什麼。

可卻看到了文靈雪粉唇湊在蘇奕耳畔私語的親昵舉動!

這讓他笑容發僵,內心控制不住地湧起一股妒火,都恨不得起身暴揍蘇奕一頓,讓他立刻從眼前消失。

強自按捺住內心的嫉恨,聶藤故作語氣輕松,好奇開口:

“蘇奕,你是文雪的姐夫,這次也參加到了這次聚會,不知道這次你送了什麼禮物給文雪?”

蘇奕唇邊悄然泛起一絲若有若無的弧度。

他是何等人物,一眼就看出,這小子心有怨憤,明顯是准備拿自己來挑事!

果然,在座其他人的目光都看了過來,神色各異,大概都猜出,聶藤存了比較的心思。

Advertising

甚至極可能會借此機會,讓蘇奕難堪。

想一想也是,一個贅婿,有什麼資格和他們這些人坐在一起?

自取其辱都不自知!

“這聶藤真是讓人討厭啊!”

文靈雪有些生氣了,她早清楚蘇奕都差點忘了自己生日,哪可能准備有禮物?

偏偏地,聶藤哪壺不開提哪壺!

不過,不等文靈雪開口,蘇奕已帶著歉意道:

“我這次差點忘了靈雪的生日,故而沒來得及提前准備禮物,不過等今晚回家,就會去彌補。”

說著,他目光看向文靈雪。

因為這番話,本就是說給文靈雪的,其他人如何想,他根本不在意。

文靈雪一呆,粉潤的唇輕抿,心中湧起說不出的歡喜,姐夫他......還是很在意我的生日的!

嗯,他只不過是太忙了,才一時疏忽而已。

如此一想,她那眼神中、唇角邊都有笑意在逐漸擴散。

“原來沒准備禮物啊......”

而此時,一肚子妒火的聶藤終於有了宣泄的機會,再忍不住挖苦道,“虧靈雪對你這個贅婿姐夫這般好,沒曾想,你連她的生日都忘了!”

Advertising

在座其他女孩也都搖頭不已。

這蘇奕,簡直就是爛泥扶不上牆。

不過反過來想一想,他一個在文家吃軟飯的贅婿而已,就是拿出禮物又如何?

注定遠遠無法和聶藤師兄的“紫鸞玉簪”相比!

真不知道文靈雪為何會這般在意他這個贅婿姐夫......

不少女孩對此都很感到很費解,心中也是愈發鄙夷蘇奕了。

將這一切看在眼中,聶藤心中總算舒暢了許多,正琢磨是否要趁熱打鐵,再踩上蘇奕幾腳,陡然間——

砰!

雅間緊閉的房門被人重重推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