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蕭天闕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和紫堇一起朝城門內行去。

傅山連忙跟隨其後。

直至他們全都離開,城門附近那些百姓這才如夢初醒般,緊跟著就熱切議論起來。

傅山是廣陵城之主,大權在握,只手遮天,就是廣陵三大宗族的族長,也得禮讓三分。

可現在,卻竟對那一老一小畢恭畢敬,言聽計從!

這讓那些百姓皆大開眼界,紛紛揣測起蕭天闕和紫堇的身份。

......

文家。

房間裡,蘇奕坐在浴桶內。

他眼眸閉合,一呼一吸之間,隱然有一縷縷白氣繚繞,如蛇信吞吐,帶著一股奇妙的律動。

這是“松鶴鍛體術”的吐納法。

浴桶內,是煎好的藥湯,由五十余種藥草熬制兩個時辰而成。

這些藥草都並非修煉者眼中的“靈藥”,可每一樣都極其昂貴,加起來價值五百兩!

對廣陵城尋常百姓而言,一年的花銷也不過十幾兩銀子而已。

由此對比,便體現出什麼叫“窮文富武”!

有錢人,才有資格去修煉武道。

Advertising

尋常百姓就是想要修煉,都負擔不起煉武所需的花銷。

作為廣陵城三大宗族之一的文家,號稱有族人上千,可真正有資格從小修行武道的,也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沒辦法,修煉武道太花錢了!

尋常武者要天天吃各種大補之物滿足身體所需,需要購買各種藥草輔助修行,就是進入學府修煉,也要交納一筆不菲的費用。

一般家庭,根本負擔不起。

在整個大周朝,這種情況很普遍。

時光流逝,日影西斜。

蘇奕足足打坐了三個時辰,鼻端忽地有兩道筆直如白練的氣流噴出,

氣流如箭,迸射三尺,空氣如被切割,產生隱隱如沉悶的風雷之音。

吐納如練,風雷作響!

這是周身氣機運轉到沸騰時的特征。

也在此時,蘇奕睜開了眼睛,深邃的瞳孔閃過一抹亮芒,如鋒似電,許久才消散不見。

“今日晨時在城外大滄江畔吞吐天地靈氣修煉,午時以藥浴淬體,到現在不到一天的時間,我那搬血境初期的根基,已得到徹底的穩固......”

蘇奕從浴桶起身,穿上衣服,徑直來到庭院中。

夕陽斜暉。

Advertising

院中的青棗樹籠罩一層柔和的光。

蘇奕身影站穩,感受著體內充盈的氣血力量,突然一指探出,如劍般刺在身邊青棗樹的一條枝椏上。

啪!

枝椏寸寸崩碎,化作粉末。

神奇的是,枝椏上那片片綠葉卻完整無缺地飄飛起來。

蘇奕收起手指,暗暗點頭。

在武道入門階段,淬煉的是體魄和氣血,用在戰鬥中,則體現在對力量的掌控上。

厲害的武者,以槍刺樹上棗,一槍一只。

刺壁上蠅,蠅落而壁無痕。

這便是對力量的精妙御用。

之前蘇奕那一指刺擊之力就是如此。

看似尋常,實則動如崩弓,發如炸雷!

而那一指之力,在摧枯拉朽般粉碎桑樹枝條的同時,更脆弱易碎的片片桑葉卻完整保全。

那等對力量的精微妙用,堪稱出神入化。

不過,相比前世那一指分海,揮袖斷山的神通,這點技巧也只算雕蟲小技罷了。

Advertising

接下來數天,蘇奕晨時前往城外大滄江畔修煉,午時浸泡藥浴淬體,一身力量,則在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