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更難得的是,她身上有著一股迥異於尋常人的清貴之氣。

“無論這老者,還是這少女,明顯皆是久居上位者。”

蘇奕只瞥了一眼,就收回目光。

可正當他打算離開時,卻又頓足,再次將目光看向那長袍老者。

頓時,他又有了新發現,眸子深處不禁泛起一抹異色。

長袍老者和紫衣少女也早已注意到蘇奕,本沒有當回事。

可當蘇奕目光第二次看向長袍老者時,那紫衣少女不禁蹙眉,俏臉浮現一抹慍色。

“鬼鬼祟祟,一看就不是好人!”

她俏臉寒霜,瞪了蘇奕一眼。

蘇奕一怔,這姑娘脾氣很大嘛。

“紫堇,莫要失禮,你心中就是再牽掛爺爺的傷勢,也不能把火氣灑在無辜者頭上。”

長袍老者聲音溫厚,“為人處世,當克己復禮,非禮勿言。如此,才能保持靈台寧靜,不為心中六賊所困。”

被叫做紫堇的少女苦惱道:“爺爺,你都傷成這般樣子,還來教訓我,我哪有心思聽啊。”

長袍老者失笑搖頭,旋即朝蘇奕微微拱手,“若有得罪,還望小友包涵。”

說著,猛地一陣劇烈咳嗽,咳得額頭青筋凸顯,似要把心肺都吐出來。

“爺爺,您莫要再說話了。”

Advertising

紫堇俏臉寫滿擔憂,焦急無比,小心攙著老者的手臂,“等回城了,我找最好的醫師為您療傷。”

便在此時,蘇奕忽地開口:“這種傷勢,尋常醫師可救不了,若繼續耽擱下去,不出三日,必有死無生。”

紫堇氣得瞪大眼睛,怒道:“你好大的膽子,竟敢詛咒我爺爺死?”

卻見長袍老者苦笑道:“紫堇,這位小友說的不錯,爺爺的傷,幾乎已無藥可救了。”

“這......”

紫堇如遭雷擊,傷心欲絕,顫聲道:“爺爺,我決不會讓您出事的!我這就帶您回雲河郡城。”

長袍老者笑道:“莫慌,生死之事天注定,我戎馬一生,早已看淡了。”

說到這,他目光重新看向蘇奕,眼神微妙,“小友,冒昧問一句,你之前是如何看出老朽身上傷勢的?”

蘇奕對這長袍老者的感觀不錯,倒也沒有隱瞞,道:

“眉間帶猩紅之煞,臉色煞白無血,肺腑受陰毒入侵,再加上身上縈繞著的一縷縷陰寒屍氣,若我猜測不錯,你們之前在鬼母嶺碰到了‘六絕陰屍’。”

長袍老者不免動容,“好眼力!”

旁邊的紫堇疑惑道:“不對啊,爺爺你不是說,在這雲河郡中,極少有人知道這雲滄山鬼母嶺中誕生有‘六絕陰屍’?”

這也正是長袍老者動容的原因。

別說廣陵城,整個雲河郡中,幾乎無人知道這個秘密。

可眼前這少年,卻僅憑他身上的傷勢,便一語道破!

Advertising

蘇奕神色平淡道:“能看出這點,並不算什麼,我甚至敢肯定,你們應當是為了采擷‘六陰草’和‘極陽花’而來。”

“你怎知道?”

紫堇一驚,脫口而出。

長袍老者的神色也變了,心中掀起驚濤駭浪。

一個路邊碰到的少年人,卻竟然僅僅憑借眼力,就看出自己所受之傷和此行的目的。

這未免也太可怕!

“我怎知道?”

蘇奕搖頭哂笑,道,“姑娘,你難道不知道,凡‘六絕陰屍’出沒之地,必孕育有六陰草?這種靈藥極寒極陰,所謂孤陰不長,孤陽不生,有六陰草生長之地,則必有極陽花相伴。”

這點事兒,擱在大荒九州就是常識!

可很顯然,紫堇被震住了,啞口無言。

連那長袍老者的神色都浮現一抹難掩的驚意。

在他眼中,對面那身影頎長瘦削的少年,平添一股高深莫測的味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